全球疫情时代,税制改革带来高税风险,同时小心被双重征税!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家族成员的身份越来越国际化,家族办公室越来越需要驾驭复杂的跨境法律问题。后疫情时代,具有全球视野的家族办公室,将需要涵盖所有国家的税收、遗产规划和监管等问题的顾问,把有关继任规划的建议越来越多地排在家族办公室待办事项清单的首位。

1

税制改革带来高税风险

《逼近的瘟疫》这本书里讲到:“瘟疫的到来如死亡和税收一样不可避然免。”而现实更悲催的是,瘟疫还带来了高税负。

从历史经验分析,本次疫情过后税收可能会大幅上升,因为各国政府希望通过实施紧急措施来为巨额公共债务提供资金,以抵消本国财政免受新冠肺炎的伤害,保护国家经济运行。较富有的人群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承担这一光荣的负担。

比如,在英国有传言称遗产税(“IHT”)将是政府的首要任务,要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遗产税曾被提高到80%。

韦德莱克·贝尔私人客户集团(PrivateClient Group)合伙人兼负责人卡米拉·华莱士(CamillaWallace)认为,目前英国遗产税的税率为40%,这将是一个明显的税收增加。当然,财产税也可能出现,还有其他潜在的改革,包括削减对商业和农业资产的减免。

“这一切都意味着,家族资产的继任规划结构(如信托基金)将需要审查,尤其是在家族成员英国家有资产或者有税务居民身份的情况,并重新考虑其在IHT方面的效率。例如,有不少超高净值人士在英国持有地产。

有许多家族客户利用了此前相当慷慨的商业地产IHT减免,他们的信托基金投资于另类投资市场(AlternativeInvestment Market)上市的股票,因为这些股票可能会从100%的减免中受益。但是如果英国政府取消或减少这项减免,他们将需要考虑改变投资策略。”卡米拉·华莱士表示。

2

资产价值低迷带来传承窗口

2019年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显示,55%的家族办公室预计经济衰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此许多家族办公室实际上已经提前在新冠疫情前制定保守的资产配置计划。

虽然疫情导致的资产价值下降对大部分家族和家族办公室来说不是好消息,但硬币有两面,资产低迷同时也为遗产规划提供了机会。从继承的角度,甚至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家族资产的低迷可能会给那些已经拥有大额资产的人带来一些希望。

比如说,资产可以以相对低的价值从目前的家族上一代传给年轻的家族成员。从税收的角度来看,这可能会带来实惠。

比如,在英国,资产的转让资本利得税(CGT)成本微乎其微。通过转让,资产的价值(及其后来的增值)将不在家族上一代的遗产范围内,在他们去世时不受遗产税(IHT)的影响。

在这一方面,房地产和股权的继承显得尤为明显。

根据卡米拉·华莱士的分享,自2017年以来,在一个封闭的结构中拥有一处英国房产并没有什么减免遗产税的好处,但由于拆除该结构需要付出税收和行政成本,她的许多多客户选择了保持其结构不变。而现在房地产价格处于低位的情况下,可能是重新考虑拆架构的好机会,并安排将家族上一代个人使用的房产以免费或最低的资本利得税费用转让给家族的年轻一代。

特别是对于华人来说,如果“非居民”资本利得税规则适用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房产可以估值重新基数可以追溯定位到2015年4月6日的较低位的价值。

3

旅行封锁影响税务居民身份

受新冠疫情影响,许多国家“封锁”造成的旅行中断,可能会对家族成员的纳税居留造成影响。

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的纳税义务取决于你是否被确定为这里的“税务居民”,而这个概念的很大一部分是你在这个国家度过的天数。国际上,有不少国家对税务居民的认定是一年内居住满183天。

比如,一位居住在西班牙的家庭成员,在疫情爆发期间一直在访问英国,一直无法返回。那么他们在英国多呆的几周可能足以让他们在2020/21年度成为英国居民。尽管“特殊情况”在英国或其他某些国家度过的天数可以打折,一些与新冠疫情有关的情况也可以接受,但这些规定并不直截了当。

据卡米拉·华莱士介绍,如果一个家族成员在2020/21年度无意中是英国税务居民,而且在过去5年内也是如此,那么“临时非居留”税收规则可能适用,这意味着在这段时间内的任何资产处置都可能受到英国消费税的影响。同样,咨询意见将是关键,从实际角度来看,仔细保存记录、储存旅行收据和记录国际流动情况,以便在必要时提供在每个国家逗留时间的证据,都将是关键。

在此,《家族办公室》提醒,疫情从1月持续至今已有4个多月。那些原已经移民到海外的华人,因疫情期间回国避难;或者是出差到国外工作的中国人,因为航班取消滞留海外,应当留意自己在海外国家和中国的居住时间,避免自己被两国同时认定为税务居民,造成对年度全球收入的双重征税。

4

遗产规划正当时

虽然家族成员的遗嘱应该总是出现在家族办公室的待办事项清单上,但是从没有像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显得那么更重要。

从税收、实践和情感的角度来看,家族成员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去世的后果可能会对家庭和企业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据《家族办公室》了解和接触到的很多高净值家庭都是跨境家庭,在几个司法管辖区可能需要遗嘱,还可能涉及到了英美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各自继承法的冲突继承,是按照遗嘱自由方式还是强制继承方式,家族成员应该优先向法律人士寻求专业建议。

于此同时,《家族办公室》提醒,跨境家族成员应该在所有相关司法管辖区提前制定授权书和意定监护协议,以便在疫情期间落单的家族成员需要住院的情况下,有靠得住的人员管理他们的财务或者协助进行签字和后事处理。

5

家族下一代教育契机

教育是家族办公室有关任何继任计划的核心组成部分。如果家族办公室的管理要传给年轻一代,他们需要必要的技能和经验,并与他们分享家族的文化、精神、目标、愿景和管理风格。

根据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发布《2020年中国家族办公室和家族财富管理报告》,近五分之三(59%)的家族表示下一代会担任管理/执行职务,而29%的家族表示他们会担任董事。59%的家族表示,下一代会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业务,例如基于项目基准或获得工作经验。现在,尤其是疫情居家隔离期间,是让年轻一代参与进来的好时机,这样既可以增强他们对家族的责任心和关切感,也可以让他们就亲眼目睹危机的有效管理,为未来出现类似情况做好准备。

这种危机教育可以是让年轻成员参与任何家族投资公司的董事会,也可以是信托结构内的控股公司;也可以通过参加家族办公室会议或有跨境顾问的会议来实现。尽管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两种参与方式可能都需要远程会议进行,而随着中国的复工复产,家族的年轻成员越来越多的企业中崭露头角。

6

慈善与传承一起规划

面对突如其来的全人类共同的疫情,国内外许多家族都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大量的捐助,献出了他们的爱心,承担了他们的社会责任。

有些家族是通过志愿者团队进行有效的辅助;有些是通过基金会来做落地;实力更强的家族利用家族企业的优势,用专机直接从境外采购物资运送到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但于此同时,家族又对捐赠过程中的流程及实施过程中的透明性和有效性表示怀疑。

实际上,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成熟的家族一般通过家族办公室将家族慈善顶层架构做好,利用家族慈善基金进行协调和统筹,更好的组织来辅助家族成员;或者选择运作能力强的公益基金会来做慈善信托的受托人,并得到一定的税收政策优惠。

慈善也是家族传承继任规划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家族办公室》了解,更多的家族办公室正在考虑用一个长远的机制,让家族的年轻成员参与进来,把家族精神和公益慈善进行更好的规划。

备注:本文卡米拉·华莱士(CamillaWallace)观点,来自她发表的文章<FAMILYOFFICES AND CROSS-BORDER SUCCESSION PLANNING DURING COVID-19>。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893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6月8日 下午9:57
下一篇 2020年6月8日 下午10: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