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和石油价格战击落的家族:新加坡林恩强家族旗下兴隆集团破产

路透社援引一份日期为4月17日的法庭文件报道称,新加坡最大的独立石油交易商之一兴隆集团表示,它没有申报“这些年来约8亿美元的期货损失”。该公司欠23家银行的约38.5亿美元的债务将延期6个月偿还。

1

家族企业被迫破产

该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77岁的林恩强在文件中被指负责指挥财务部门隐瞒公司财务报表中出现的数亿美元损失。

林恩强唯一的儿子林志朋在另一份文件中说,他的父亲出售了公司的大量石油库存,并将所得作为普通基金使用,尽管这些石油被用作从银行获得贷款的抵押品。

林志朋写道: “其结果是,与为提供库存融资的银行贷方担保的大量库存相比,库存有很大的缺口。”

林志朋还是兴隆集团及其子公司新加坡海洋油船公司的董事,新加坡海洋油船公司是该集团的航运分支,声称拥有100多艘油轮,但根据新加坡公司法第211B条,该公司也向债权人申请了破产保护。公司文件显示,这两家公司都是林氏家族的独资企业。

在兴隆向法院寻求债权人保护之际,沙特与俄罗斯之间的价格战导致油价跌至20年来的低点,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导致全球需求疲软。该公司提交给法院的文件显示,问题出现的时间要早得多,因为过去几年该公司一直在亏损。

据路透社报道,在本月早些时候向债权人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兴隆透露,其总负债为40.5亿美元,资产价值仅为7.14亿美元。该公司没有回复通过电子邮件发出的置评请求。

据《家族办公室》杂志了解,林恩强家族在去年新加坡最富有人士榜上排名第18位,净资产估计为16.5亿美元。而在披露兴隆的破产申请并承认持续亏损之后,福布斯不再将他视为亿万富翁。

2

发家于草莽之间

林恩强在新加坡有着“石油教父”之称,坊间传言,在新加坡,他不点头,你买不到燃料油。在中国,他带出的“福建油帮”,占据3000亿民营石油市场的半壁江山。

林恩强祖籍福建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石城村,其父早年在新加坡经商,12岁那年,母亲带着林恩强迁居新加坡,读完中二后林恩强就辍学跟着父亲林和义跑船卖鱼。

但真正引领林恩强踏入石油圈的则是彼时混乱无序,草莽横行的贸易市场。

新加坡是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每天从新加坡经过的大小油轮不计其数,“由于马六甲海峡过往的运输船只众多,当时胆子大的人都会和‘船老大’搞好关系,弄点油卖养家糊口。”

第一次出海时,林恩强年仅18岁。一位熟识林恩强的民间石油人士说,刚入道时林恩强敢闯敢拼,仅两年时间,20岁的林恩强就已经在当地的地下石油走私圈中小有名气。

依靠手里积攒的资金,林恩强开始逐渐盘活并扩大自己的地盘。1963年,林恩强一个人开着油车往返于新加坡的运输公司、郊区电厂、以及建筑工地,为他们提供柴油。精力旺盛的林恩强从与夜幕相伴的“油耗子”变成了“油贩子”,其业务渠道也日渐扩大,并开始招兵买马,购买油槽车,为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地的伐木场、种植园丘、渔船、矿场、工厂以及旅馆等地供应石油产品。而这,也是林恩强掌管的新加坡兴隆集团的前身。

1968年,兴隆集团购入了第一艘100吨油轮——海狮号,这艘油轮也成了兴隆集团走向财富之旅的转折点,而林恩强的黑白人生也由此完成转型。

随后,兴隆集团开始为新加坡过往船只提供船舶加油服务,这一部分业务也让其资产迅速膨胀。在完成公司的框架搭建后,林恩强决定进军国际石油贸易和航运业务,开始逐步购入大型油轮参与石油贸易,并出租油轮供跨国石油公司使用。

在短短数十年间,兴隆集团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船用燃料供货商之一,资产包括130艘船舶和石油贸易、码头、储油、燃油供应、润滑油制造等业务。上世纪80年代末期,兴隆成为新加坡本地仅有的两家持有「核准石油贸易商资格」的本地公司,兴隆在世界油轮运营商中排名第16。

然而,2020年石油价格暴跌,新加坡当地金融机构对大宗商品交易提供资金的态度已经越发谨慎。消息指,部分银行此前已拒绝向兴隆发出信用证,主要担心公司短期的还债能力,而信用证是商品贸易公司重要的财务工具,主要用作短期贸易融资。

在这场疫情之中,遭受到重大损失的不只是林恩强家族,世事无常,超高净值家族还是应该及早做好家族的风险管理,而家族办公室正是可靠的选择之一。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7279/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