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把孩子往国外送的时候,国外却在学习我们的教育

在上海的一所公立学校里,一位美国的母亲发现,美国应该从中式教育体系中学一些东西——要相信老师更知道如何教育你的孩子。

 

传承是家族企业的重要问题,而教育直接涉及到传承大业。在出国大潮越来越多的同时,也总有人在讨论国外和国内教育到底谁更好。在富裕家族子女附欧美留学成为标配的同时,我们也能看到英国却正在引进中国的数学等教科书以及中文课程。

在中国的教育行业被国内贬低的同时,我们也能看到中国的青少年在国际一些学术赛事上表现优异。最近,也常常能听到一些富裕的家长说起要让孩子在国内完成基础教育再送出国。那么,来自海外的让孩子亲历中国教育的家长又是如何看待呢?

当我的儿子3岁的时候,他学校里的一位中国老师在未经他许可的情况下,往他嘴里塞了一个鸡蛋。

“她把鸡蛋放在我嘴里”我的长子告诉我,嘴唇形成了一个“O”。

“然后发生了什么?”我问道。因为我儿子他十分讨厌鸡蛋。

“我哭了,吐了出来,”他说。

“然后?”我追问。

“她又这么做了,”他说。

总而言之,陈老师把鸡蛋塞进我儿子的嘴里四次,最后一次,他吞下了。

 

权威对教育有意义吗

 

我们一家是美国人,生活在上海,这个有着2600万人口的中国城市。中国人被认为是可以培养出世界上最好的学生。当我们意识到,离我们新家的几个街区的学校是精英公立幼儿园之一时,我们决定让我们的儿子去。他能学习到世界上被运用最多的语言,有什么会让他不喜欢的呢?——结果是很多。而这只是幼儿园的第一周。

 

第二天,我去到学校打算质问陈老师关于鸡蛋的事件,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并且我对自己的这种认为深信不疑。

 

“我们在美国不使用这种方式,”我直截了当得质疑老师,儿子紧握着我的手。“哦?那你是用什么方式?”陈老师回问我。

“我们会向他解释,告诉他们吃鸡蛋的好处,有营养有助于强健骨骼和牙齿,有助于提高视力。我们鼓励他们选择…我们相信他们的决定。”

“那有用吗?”陈老师继续回问我。

 

事实是,没用。我从来没能让我的儿子吃鸡蛋。他对食物很挑剔。然后,陈老师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在孩子面前,你应该说,‘老师是对的,妈妈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做事’,可以吗?”我点了点头,有点震惊。

 

中国的教育更多的都是来自孔子,他把自己的整个哲学都押在了自上而下的权威和自下而上的服从上,给我们的生活赋予了方向。

 

 

许多研究都支持中国的教育方式。研究人员发现,6岁的中国孩子在早期数学技能(包括几何和逻辑学)上打败了美国同龄人。在过去的十年里,上海的青少年们在一次名为PISA的测试中两次获得了世界第一的成绩,该测试评估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而美国学生则落在了中间。

 

当年轻的中国领导人出国的时候,结果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他们在世界顶尖大学里赚的钱更多。根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常春藤盟校的中国毕业生人数是10年前的8倍。

 

然而,当我身在在上海并把孩子放进中国的学校后,我开始反感中国教育。强制喂食这在美国能将使一名教师被拖进法庭。在美国,孩子能自由的玩耍和选择个性化的一切。在中国,孩子一直都要经受高风险的测试,这让他们一直在埋头读书。

 

我开始思考,中国为生产“聪明”的孩子付出了什么代价?而我们真的需要在这种僵硬的、专制的教育中学习吗?

 

五年来,我作为一个在中国的学校系统里的孩子母亲角色,在我的孩子受教育的各个阶段采访了中国的老师、家长和学生。然后我发现,确实有一些中国的“秘密”,值得效仿。其中大多数与教育的态度有关。

 

当我在努力克服对中国这种僵硬体制的焦虑时,我开始注意到,当父母与老师的态度一致时,他们的孩子也会这样。这种「必须顺从」的概念使老师几乎完全掌握了她的课堂。我的儿子非常开始害怕上课迟到、旷课或让老师生气。在他5岁的时候,他曾因为我为了一次家庭旅行,去找学校请假的时候而和我大嚷一番。

 

教师的权威有助于孩子学习

 

2004年,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一项针对112名三年级和四年级学生的研究显示,让老师在课堂上成为一个毫无疑问的权威,可以使得学生们在几何和计算机编程等科目中获得了优势。2014年的一项对1.3万多名学生进行的《教育评估与政策分析》(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的研究发现,对一年级的学生来说,当老师演示解决问题的程序,并遵循重复的练习后学习更有效地。

 

相比之下,西方教师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管理课堂行为,并对学生和家长们进行小型的反抗。一位在20年前来到美国的中国老师,在明尼苏达州一所高中教普通话的张心在她教美国孩子的第一年惊奇地发现中国老师的那一套在美国根本无法起到任何效果:“只我说我的学生的时候,他们会顶嘴反说回来。”她惊奇地说到。父母有时会抱怨她布置的作业太多了,有一次,一位学生母亲让她改变她对没有完成作业女儿说话的方式,“她想让我说,‘你可以做得更好!’”而不是“你没有完成这个!”

 

中国社会赋予教师与医生同等的社会地位

 

中国家长知道她的孩子会得到老师的帮助。换句话说,老师可以行使像家长一样的教育孩子的权利。根据Varkey基金会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在世界上享有最高的声望:一半的中国人会鼓励他们的孩子成为老师,而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和英国人会这样做。中国社会赋予教师与医生同等的社会地位。

 

中国坚持要把每个孩子都提升到一定的水平上,也有教育上的优势。原因很简单:如果每个人都以同样的速度向前推进,那么课堂目标就会更好。没有例外,没有娱乐。

 

我的儿子患有哮喘病,到冬天以防发作,我要求让儿子教室附近的呼吸器呼吸,但陈老师拒绝了我的要求,原因是这可能会让其他同学分心。当我大声抗议的时候,我被告知可以把我的儿子从学校转走。换句话说,没有孩子可以得到特殊待遇,如果我不喜欢,我可以出去。最终,我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一个我可以在家管理的预防性类固醇吸入器。

 

中国学校的态度的确很严厉。但也可以说,美国人在另一个方向上走得太远了,将个别学生的需求提升到对群体的损害。在美国,一些家长认为送一个未接种疫苗的孩子去学校是忽视社区健康,或者要求学校上课时间来适应体育日程。与此同时,老师的朋友们告诉我,他们花了更多的时间来处理“问题”学生,通常是通过干预其他项目的精度,这会减少老师与班上其他同学相处的时间。

 

另一个令人振奋的中国信念是,在学术方面,努力胜过天赋。我儿子的中文老师知道他有能力学习平时所需的3500个汉字。他的小学数学老师没有让孩子免去学习三位数算术的这件事,甚至会在放学后留下来帮助落后者。中国的学校体系孕育了中国式的勇气,它传达了一种日常信息,即毅力是成功的关键,而不是智慧或能力。

研究表明,这种态度让孩子们能在课堂上走得更远。亚洲青年在更高学术上能取得成就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相信努力和成就之间的关系,而美国白人倾向于认为什么都是天生的。

据一篇2014年发播在《国家科学院学报》上,根据纵向研究5000多名学生的后的文章表示,中国的孩子习惯于艰苦的工作,他们相信成功是任何人都愿意为之工作的。在制定和执行更高的标准方面,这种态度给了中国政策制定者很大的自由。

 

在美国,当政策制定者试图推动类似措施时,家长们常常会感到反感。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我们担心如果孩子不能取得成绩,我们会对自己觉得难过。相反,如果孩子的父母和老师相信,孩子们可以用足够的努力来学习具有挑战性的数学知识呢?

 

然而体育方面,美国人并不害怕逼一下他们的孩子。在这块领域上,我们相信努力工作和实践是值得的,所以我们接受分数和排名。在玩游戏时上,我们眼睛会盯着记分牌,我们接受数字作为衡量进步的一种方式。在100米的冲刺中,一个第九位的排名告诉我们,需要更努力地训练。这并不意味着他低人一等,我们也不担心这样会伤害他的自尊。

 

中式教育并未破坏优秀品质

 

我儿子如今已经在中国学校学习了五年了。在这段时间里,他变成了一个每天早上会友好地问候老师的小学生,并培养了对教育的坚定尊重。在他刚上小学,6岁的时候,他就会开始准备了自己的书包,每天早上把他的英语、中文和数学课本塞进书包里,还有六支铅笔。

 

当他带着家庭作业回家时,中国的父母需要每天签下名字,来证明自己的参与,他每天做完后也会立刻把作业本带到了我面前。他开始教他的弟弟普通话,两个小脑袋围着画册,给动物命名。现在年纪大一点的时候,他熟练地在算术上表演平时的训练,他的铅笔沿着书页向下移动,他从他的成功中获得了信心。他也开始一直吃那曾代表他自由意志的鸡蛋。

 

当我向美国朋友讲述我儿子的中国教育经历时,他们感到很惊讶。当他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更惊讶,他不会在角落里退缩,也不会像拉布拉多寻回犬那样完全服从命令。我儿子绘画很有想象力,并且有着很强的幽默感,还有在网球上那天生的手感,这些品质都没有消失。我现在和中国人一样相信,即使是很小的孩子,只要进行培养,也能被培养成高要求的人才。

 

本文编译自 Wall Streel Journal 的文章,原文“Why American Students Need Chinese Schools”,编译:李梦芝。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686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7年9月21日 上午11:38
下一篇 2017年9月22日 上午10:0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