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冠,讲仁义不发国难财,全球高净值家族人士最想要什么?

新冠病毒在国内已经处于收尾阶段,中国的老百姓得到了政府和奋战在前线的医务工作者以及社会各届人士的强有力的保护。病毒在湖北省内造成的悲欢离合已逐渐平息,山河无恙,人民安康。

然而,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在全球爆炸性的传播,我们很担心世界上那些弱势群体,他们是否能够在病毒的威胁下幸运的存活下来?大家一直在关注全球的亿万富翁对这种流行病的反应和善举,希望看到他们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可以帮助社会做出贡献。

1

大爱无疆

欣慰的是,国内外,最富有的人们正在捐款帮助受疾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他们甚至成了弱势群体的希望。

马云公益基金会宣布,捐赠1亿元人民币(1400万美元),用于支持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据悉,此前阿里巴巴已设立了10亿元医疗物资供给专项基金,并为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全国医护人员设立了最高50万元的健康保障金,并且从3月2日以来,马云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已累计为日本、韩国、伊朗、欧洲、美国等地筹措到580万只口罩,60万只试剂盒。此外,为了支持非洲国家对抗疫情,3月16日马云的公益基金会决定,将为非洲54个国家每个国家捐赠10万个口罩、1000件防护服和1000个防护面罩。

世界第二大富豪比尔·盖茨宣布,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将承诺1亿美元,帮助全球检测、隔离和治疗该病毒。并且,比尔盖茨基金会、Wellcome以及万事达卡上周宣布捐赠1.25亿成立新冠肺炎诊疗加速器,来支持医药公司研究新冠病毒疫苗。

Facebook CEO扎克伯格表示,目前Facebook已同联合国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成立了COVID-19应急基金,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做捐献。同时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将提供1000万美元用来支持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病毒防治工作。此外Facebook还将向美国疾控中心基金会(CDCFoundation)捐赠1000万美元。

美国对冲基金亿万富翁肯·格里芬(Ken Griffin)的公司Citadel宣布,将向中国受感染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捐赠750万美元。

3月14日,Airbnb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在推特上宣布,该公司将允许世界各地的客人取消并退款。

NBA奇才队、NHL首都、WNBA华盛顿神秘主义者、两支竞技场足球队和华盛顿特区首都竞技场的所有者泰德·莱昂西斯宣布,他将支付所有500名引座员、售票员、运营人员和其他兼职员工的工资,尽管场馆已经关闭,但他们仍计划工作到3月底。

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宣布:旗下香水和化妆品生产工厂将开足马力生产洗手液,以帮助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此类产品短缺,使更多的人能够继续采取正确行动,保护自己不受病毒传播影响。洗手液将免费提供给法国当地卫生部门及医院 。

视频会议公司Zoom的创始人埃里克·袁决定在受影响的地区,像中国的钉钉视频和腾讯视频一样,免费使用zoom的服务-首先是中国,现在是意大利,还有全美。“我告诉团队,在任何像这样的危机中,我们都不要利用其进行营销或销售的机会。让我们专注于我们的客户,“埃里克·袁和中国人一样讲仁义,不发国难财。“如果你利用这个机会赚钱,我认为这是一种可怕的文化。”

2

勇者无敌

尽管富豪们应对疫情相对于普通人显得从容一些,但是他们真实的体验和期待是什么?我们搜集编译了一些近期相关的直接关系亿万富翁的新闻,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新冠病毒这对他们的企业、他们的员工和他们的期望意味着什么。(以下内容根据福布斯采访编译,更新于2020年3月16日上午10点)

法国博洛雷集团首席执行官文森特·博洛尔(Vincent Bollore)表示,他并不那么担心冠状病毒可能会如何影响他的公司。“我们的团体(从1822年起就存在了)。我们经历了革命、两次世界大战等等,所以我们必须调整自己。“。

美国工资支付公司Paylocity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史蒂夫·萨罗维茨表示,他将减少他和他的家人的旅行。“虽然冠状病毒带来的痛苦和死亡是悲剧性的,但冠状病毒也有光明的一面。最重要的是,它表明我们所有人是如何相互联系的,我们都必须相互依赖,共同努力与之抗争。此外,随着旅行的减少,家庭将有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我个人很高兴能从繁重的旅行日程中得到喘息的机会,有机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家里陪我的孩子。最后,瘟疫、地震等自然灾害往往会增加我们对上帝的信仰,帮助我们逃出把自己锁在里面的物质主义的牢笼。“。

“我是做酒店业的!我们现在只是矛尖上的一点。我们抱着最好的希望,但也在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做准备。我们处于一个幸运的位置,但我怀疑在这件事通过之前,所有者将会非常痛苦。”美国Geolo Capita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翰·普利兹克(John Pritzker),他目前的投资包括美国各地的七家酒店。“我们关注的是社交距离、卫生和我们周围的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我一直在进行维生素C/A和B3的养生,并进行了大量的锻炼。如果成功了,我会很高兴的。如果不是,我会为我没有坐在那里吃冰激凌而难过。流感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COVID-19,为期3个月。我担心社会和医疗保健的影响–医疗保健系统能应对大流行吗?我还担心大流行后的影响。破产、失业、贫富差距加大……。很容易变成反乌托邦,所以我更喜欢我自己的观点,那就是‘积极进取’这首歌!“

Square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会成员吉姆·麦凯尔维(Jim McKelvey)说,他的家人刚刚取消了去意大利的旅行,现在正呆在家里。“我们邀请年长的家庭成员和我们一起住在圣路易斯。圣路易斯拥有美国最好的医疗系统之一。如果危机来袭,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地方。但是,我担心老年人和穷人得不到足够的照顾。”

斯图尔特·拉尔(Stewart Rahr)将家庭药品分销商Kinray出售给红衣主教健康公司(Cardinal Health),他说他并不恐慌。“目前我们认为这是1-2个季度的问题,我们继续密切关注并寻找有吸引力的切入点。我们目前有充足的现金,而且没有债务,因此我们有可能以打折购买或抓住新的机会。。”

“我的同事们已经在办公室里安装了自动洗手液。”坦桑尼亚METL集团首席执行官Mohammed Dewji说,他取消了所有原定前往欧洲和美国的旅行计划,正在限制他与大量人群的接触,并取消了参加受影响国家的所有主要会议、论坛和集会。“大宗商品价格已经下跌,由于我们既从事贸易业务,又从事制造商品的大宗商品行业,我们持有原材料的多头头寸。这对我们公司产生了暂时的反作用。石油和食用油市场也是如此,这些市场也崩溃了,影响了我们在这些行业的业务。由于COVID-19,供应商还推迟了原材料的供应,这导致我们订货过多和积压,而我们通常不会这样做。”

“我主要关心的是人们的生计,我真的希望病毒能自我抑制,这样我们就能少一些死亡,少一些感染,恢复得更快。”Brain Power Inc.的创始人赫伯特·韦特海姆(Herbert Wertheim)说,他原本计划登上地球上最大的豪华住宅船-世界号(World),他在那里拥有三套公寓-但游轮已经取消。”我希望各国政府密切合作,共同调配资源,能够防止更大范围的疫情爆发。“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610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3月17日 下午8:10
下一篇 2020年3月18日 下午7:4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