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与慈善异曲同工,聊聊家族基金会有效进行慈善捐助的几个原则

日前,亿万富翁亚马逊(Amazon)老板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登上了新闻头条,因为他的家族慈善基金会向20多个NGO捐助1亿美元,帮助他们在全国范围内为无家可归的家庭提供庇护所。

  家族慈善基金会捐赠正在增加

  去年9月,贝佐斯成立了规模20亿美元的贝佐斯第一天基金。它目前有两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一天家庭基金(Day 1 Families Fund),这其中包括向24个致力于改善无家可归现象的慈善机构颁发的年度领导奖,本次一亿元美元的捐赠便是来自一天家庭基金。另外一个项目是一天学院基金”(Day 1 Academies Fund),该项目正在发起设立一个非营利组织,最终将在比较落后的社区开设幼儿园。

  贝佐斯(Jeff Bezos)基金会本次捐助1亿美元,采取了“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立场,在受助慈善机构中,15个收到500万美元的捐助,其余9个收到的援助资金为250万美元。他将这么多款项留给了慈善机构自行决定,他没有具体说明他的捐款应该如何使用,除了改善无家可归这种泛泛的指示,他只要求每年更新一次。

投资与慈善异曲同工,聊聊家族基金会有效进行慈善捐助的几个原则

  事实上,国际上超级富豪通过慈善基金会的捐赠正在增加。根据瑞银(UBS)的全球慈善报告,截至2018年,在38个国家有超过26万个基金会,其中72%是在过去25年内成立的。去年,Campden Wealth的“2018年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Global Family Office Report 2018)发现,平均每个家庭在一年中通过家族办公室向慈善事业捐赠了500万美元。

  国内的家族基金会也涨势喜人。自《慈善法》和《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实施以来,家族慈善事业正不断成长发展,有不少大家族纷纷成立家族慈善基金会以更好地回馈社会,至2018年底,国内共有家族慈善基金会268家,捐赠规模达数十亿,据此推测,2019年家族慈善基金会数量将有望超过300家。

  慈善基金会是指利用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以从事公益事业为目的,按照法律规定成立的非营利性法人。家族慈善基金会可由家族成员在基金会中担任重要职务,借助专业的团队实施慈善项目。

投资与慈善异曲同工,聊聊家族基金会有效进行慈善捐助的几个原则


像投资企业一样投资慈善项目

  家族慈善基金会因其家族属性,关注领域较为灵活多变和个性化。贝佐斯的慈善基金会本次捐赠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立场,实际上这就给与了NGO把这笔钱花在任何项目上的权利,即使不是在最初的申请或赠款协议上,这对于收到捐赠的NGO及其公关来说是理想安排。

  但也有其他家族慈善基金会的董事对此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香港嘉道理慈善基金会董事Lavender 认为,家族应该像对待任何其他投资一样对待他们的慈善项目,并采取预防措施,确保他们的捐款得到有效利用

  “如果你在投资或收购一家企业,你会花时间参观它,并确保它使用最佳实践来产生成果,那么为什么你在投资慈善项目时不会这样做呢?”拉文德表示,“更好的慈善事业的标志是将商业实践引入其中。”

  此外,关于慈善捐赠,Lavender认为应该更多地关注那些将自己的时间和知识投入到他们支持的项目上的人,而不是他们提供了多少钱。“我认为更好的慈善家在于实地花费更多的时间,而不是发布关于他们可以在这个问题上投入多少钱的新闻稿。他们确保他们在项目上投入的资金确实能在需要时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改变,并利用他们的商业头脑帮助项目取得成功。”

投资与慈善异曲同工,聊聊家族基金会有效进行慈善捐助的几个原则

  坚持审慎的财务条件

  
通常情况下,家族慈善基金会对向非营利性慈善机构的捐款非常严格,他们会限制资金的分配方式,并要求每季度更新一次。

  香港嘉道理慈善基金会由嘉道理家族创建以改善贫困状况,资助医疗保健、教育、社区发展和环保项目为宗旨,专注于与国内小型NGO合作长达三年,参与东南亚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约100个社区项目、尼泊尔、缅甸、印度、孟加拉国、中国和香港。

  嘉道理家族来自伊拉克,他们的祖先是世居巴格达的犹太人,清同治年间,米高嘉道理的祖父以利亚.嘉道理来香港发展随后飞黄腾达。也许是因为犹太人的背景,这个基金会对捐赠的目标和财务的把控非常严格。其董事 Christopher Lavender花了22年时间建立了嘉道理家族的基金会,制定了其程序,并完善了其目标和目标。为了确保这个家族通过他们的项目来影响产生真正的改变,Lavender表示他们会亲力亲为地评估进展并保障项目的成功。

投资与慈善异曲同工,聊聊家族基金会有效进行慈善捐助的几个原则

  他说:“我们有自己的申请表格供给NGO填写,我们有指导方针,他们必须制定非常明确的目标,勾画出里程碑,以便我们可以定期使用它们来评估项目。”Lavender坦言:“有很多好的基金会,但也有很多无所谓的基金会,他们通常关注的是宣传捐赠者的捐赠金额,而不是具体做什么。但我们真的就像任何其他投资一样。我们的底线是社会而不是财务,它们是通过提案中的里程碑来明确和衡量的。我们还采取了其他措施,比如我们只在六个月的基础上分配资金,NGO被要求在我们发布下一大块资金之前提交一份财务报告和一份叙述性报告。”

  Lavender 补充,“我们也会在最后扣留10%的资金,直到最终报告提交,以防某些NGO组织决定拿走我们的钱并逃跑,当然,那种特殊的情况还没有发生,但所有这些都是审慎的财务条件。”

  备注:文章综合编译自新浪财经和FB Campden wealth

原创文章,作者:孟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55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2月3日 上午11:01
下一篇 2020年2月4日 下午2:0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