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钰现形记:市值百亿的家族企业最终败给了P2P

东方金钰的“二代”掌门人赵宁曾在媒体表示,他要实现的第一个“小目标”是:“通过3-5年的时间,将公司的市值换一个货币符号,由人民币换作美元。’’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东方金钰确实可能要“换一个符号了”——这家曾经辉煌的“翡翠第一股”正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性。

翡翠第一股的陨落

根据华夏时报消息,因无力偿还约4327万元的债务,曾被誉为“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600086.SH)及其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合并破产重整。结合1月份中国证监会对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立案调查等因素,东方金钰“不排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性”。

7月30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债权人首誉光控有限公司(下称“首誉光控”)以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金钰珠宝均已具备破产重整的原因,向法院申请对公司及子公司合并破产重整。法院已于7月18日接收了申请资料,并进行了立案。

曾经的“翡翠第一股”,如今却数度被债务人申请破产重整,甚至连4000万都还不上。很多人都会把原因归咎于赵宁这个刚接班3年的企二代。不少人证据凿凿地举例2016年4月,35岁的赵宁从父亲赵兴龙手中,接任东方金钰董事长一职。但是当年,这家上市鄂企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出现了下降。而就在前一年,公司的经营业绩还处于上升趋势。

尽管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赵宁家族位于榜单567位,拥有财富70亿元,成为云南地区首富。但舆论声中充满了对这位“企二代”接班的担心。

东方金钰现形记:市值百亿的家族企业最终败给了P2P

资料显示,赵宁1981年1月17日出生,长期居住地为昆明,毕业于瑞士商学院,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据了解,兴龙实业不仅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也是上市公司东方金钰的实际控制人。赵宁家族的翡翠原石供应基本来自缅甸几大珠宝商,然后在国内加工销售,目前其经营网络已遍布全国。在缅甸玉石界,赵宁的父亲赵兴龙也是大名鼎鼎。

对于接班东方金钰而言,赵宁自认为是有备而来。他从记事时开始,就在与珠宝打交道,上初中时就已经跟着父亲去过缅甸。2005年,24岁的赵宁回国后,在北京接受了珠宝管理、珠宝鉴定等理论知识的培训,后来又到珠宝交易加工市场去实践、积累经验。在企业里,赵宁先是在一家子公司做部门副经理,后来慢慢做到子公司负责人、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这样的安排是赵兴龙有意为之,为的就是要让赵宁能接触整个公司的架构、运营模式。尽管如此,冷酷的现实仍让赵宁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其实,压力一直都有,包括以前当总经理时就有压力。但董事长需要宏观把控集团的战略方向,要更多站在全局角度考虑问题。”

赵宁曾经告诉媒体,2016年,针对经营环境的变化,处于对公司未来战略布局考虑,公司主动收缩了黄金业务的规模,这是收入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东方金钰的黄金业务与周大福等以终端销售为主的品牌不同,做的是批发业务,毛利率较低。从经营模式来看,东方金钰无论是黄金还是翡翠业务,主要做的是批发——这种模式的优势是压力小、赚钱快,但劣势也很明显:存在规模瓶颈,制约收入利润。

他清楚地看到,当下的中国珠宝行业面临发展瓶颈,所以想通过学习,汲取更多的知识,找到一条更好的方法去打破这种局面。东方金钰和珠宝行业该怎么走?这是近几年来,赵宁思考最多的问题。

东方金钰现形记:市值百亿的家族企业最终败给了P2P

“创二代”赵宁的壮志未酬

“珠宝作为传统行业迫切地需要寻求改变,作为年轻人,我更乐于与有想法的伙伴们一起打造新的模式,创造新的市场。” 赵宁说过。

可惜的是,赵宁接班后并未能守护好家族的“翡翠王朝”,接连的创新步伐也没有帮助东方金钰抑住颓势,反而是加速了这个家族企业走向困境。

公平地讲,作为“创二代”的赵宁,他其实充满了抱负也很有魄力,也确实脚踏实地地去经营家族企业。作为年轻一辈,他对公司的经营运作加入了很多新的元素,比如互联网元素。而这些想法和实践都经过了讨论研究,得到了管理层的支持。

2016年初,东方金钰40%参股江苏东方金钰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2017年上半年,又通过全资子公司云南兴龙珠宝有限公司控股成立了瑞丽市若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围绕网红经济展开;东方金钰曾经对外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正在进一步实施“珠宝4.0战略”,从完善产业链、带动衍生服务、珠宝金融等促进公司发展,并拟增发20亿元投资零售终端。2017年3月,东方金钰小贷公司正式拿到牌照,正式涉猎珠宝金融。东方金钰接连推进公募债、私募债、增发等事项,一方面能改善公司负债结构,另一方面积极布局零售终端建设,通过内外两个方面的优化和拓展,为公司培育新的增长点。

东方金钰现形记:市值百亿的家族企业最终败给了P2P

可能是步子走得太大,近十年间东方金钰存货数量明显增加,2008年还只有6.91亿,而到2018年末已达到88.1亿,增加了近13倍,但相反的是存货周转率却在不断下降,2008-2018年从0.91下降到0.34,这导致了东方金钰的“干血症”。2018年,公司旗下P2P平台暴雷,成压垮东方金钰的另一根稻草。

今年1月15日,东方金钰公布的新增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中曝出,其旗下已停运的东方金钰网贷平台运营方——深圳东方金钰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欠下中信资本高达8.5亿元,逾期近5个月。根据券商中国统计,在东方金钰超长的债务违约列表中,68家信托公司中,多达15家信托公司都与其有业务往来。

此后,东方金钰试图“卖壳“给中国蓝田,以解决一系列债务危机,但被交易所叫停,令公司经营状况雪上加霜。随后整个集团债务危机彻底显现,公司经营也随之进入“崩坏”状态。如今的东方金钰三度被申请破产重整,仍有41亿债务逾期未偿。

三四年前,随着“互联网+’顶层设计”的出台,A股上市公司迎来了布局P2P的浪潮,多家上市公司在宣布涉足P2P后股价大涨,有不少家族企业都积极拥抱互联网金融,直接或间接地进入P2P行业。然而,大多P2P的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不少二代和家族企业在P2P铩羽而归,比如国美、比如报喜鸟……此次东方金钰危机,不过是P2P爆雷的其中一粒炮灰。

东方金钰现形记:市值百亿的家族企业最终败给了P2P

二代接班的“三年之痒”

二代接班的好处在于年轻的管理者在产品设计创新与品牌塑造方面更有动力,有更多机会适应新的市场形势。但是,接班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除了需承受来自外界的种种质疑和非议,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承担起企业生死存亡的重大责任。一旦经营不善,很有可能将父辈的事业,推向一个困境。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一辈的创业者,由于年事已高,逐渐退居幕后。A股市场上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接班“二代”。近些年,包括春秋航空、昆药集团、江南高纤、金力泰实、智慧能源、申科股份、壹桥股份、鲁泰A、山东矿机、赛象科技都经历了二代接班。在这些“创二代”中,有除了年轻朝气,不少都是留学归来。

虽然创二代们的绝大部分都经过了系统的教育和学习,掌握了现代管理的知识,很多都在国外留学,也经过系统管理的训练,也有一些创二代在其父辈企业之外,其他的一些企业甚至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企业经过一定的历练,但很多创二代的业绩好像不如他们的父辈那么好,他们在接班过程中还是因为缺乏一些经验,特别是跟社会打交道的经验,跟官方和政府打交道的能力,相对来说对第一代来讲要弱。

有数据显示,从三年平均净利润率增长来看,一代掌权的企业其三年平均净利润率为8.7%,而二代接班的其三年平均净利润率为6.4%。这说明二代企业的掌控和发展盈利能力都比一代要逊色,尤其是当前经济增长放缓,经济转型期风险显增大,和经济环境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面临资金压力,而过去的两年当中受到经济增长慢和政策调控以及贸易摩擦的影响,许多家族企业上市的进程放缓,融资困难直接导致了企业经营状况的下滑。

在商界,接班人经营不善的案例有很多。山西最年轻的首富李兆会,22岁接班父亲李海仓的海鑫集团,结果败光了家业。兴乐集团的接班人虞文品接手家业,却令企业深陷债务危机,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13次等。

创业确实挺难,守业更是艰难的。虽然第二代有强烈的家族的责任感,也愿意继承父辈的产业,把它发扬光大。但家族企业的业务创新是一种守业和创业的结合,是难上加难。这对于很多家族企业和二代来说面临的一个不可避免的挑战。

往深一层思考,家族企业或有其生命周期,但家业却可以长青。如何让家族财富在家族中世代传承,则依赖家族办公室来做及早安排和守护,合理合规利用架构,在家族财力鼎盛时期安排好财富的保全和传承显得极为重要。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553/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9年7月30日 上午11:47
下一篇 2019年8月1日 下午5:5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