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C白皮书报告:美国高净值的千禧一代“钱商”远超前辈|惠裕·海外

高净值的千禧一代比婴儿潮一代的人早了十几年学习财富知识,他们在的财务责任上正在变得更加明智。

在千禧一代(出生于1984-1995的美国人)的财富继承者中,自信是他们热爱自学的商业头脑中恒久的主题。一份RBC财富管理公司的白皮书报告了高净值的千禧一代(平均净值五千八百万)怎样获得财富知识、处理遗产继承、以及准备打理他们的个人财务。

在被调查的479个35岁以下的美国、加拿大和英国人中,80%的人告诉RBC他们认为他们有责任去了解自己的财务情况,这是压倒性的比例。其中几乎四分之三的人(69%)自己做研究来增加他们的金融知识。相比而言,在35-55岁的人和55岁以上的人中,这么做的人分别只有61%和47%。

千禧一代也是最早开始了解财务知识的,开始了解的平均年龄为20岁。与之相比,X一代(出生在1961-1971)开始于25岁,而婴儿潮一代(出生于1946-64)开始于32岁。

千禧一代继承35-55岁的X年代的、以及大于55岁 的婴儿潮创一代的百万富翁的高可能性促使了Y年代 (即千禧一代)的人在金钱事务上的自我学习和提升。其中44%的人说他们还没有收到遗产,但是大多数人说他们希望在未来可以继承。

RBC调查了高净值的年轻人怎样获得金融知识,并发现大多数人(69%)自己做调查,53%的人向知识丰富的个人学习,49%的人读金融出版物,46%的人管理自己的投资。

千禧一代对有结构形式的学习,例如金融扫盲计划,持有开放的观念。然而,只有51%的千禧一代继承者得到了来自家族的帮助,25%的得到了律师或会计的帮助,23%的人受助于捐助者的金融顾问。

家族对千禧一代的影响也在OppenheimerFunds资产管理者的合伙人CampdenWealth的《即将到来的年代:北美超高净值的千禧一代的投资行为》一文中被指出。

尽管他们渴望做交易,富裕的千禧一代仍然高度依赖与专业人士紧密结合的家族社交网络来获得投资建议——与和他们同心一意的家族成员以及家族办公室高管。

就平均而言,超过一半(57%)的来自净值从3500万到1亿的家族的超高净值千禧一代受访者认为家族对交易采购非常重要或者在一定意义上很重要。

RBC报告指出,即使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有综合的财富转让计划,几乎只有相同比例的人(35%)只走出了起草继承意愿的第一步。还有36%还没有为财富转让计划做任何步骤。报告指出,剩下还有可观数量的人完全没有准备过。

“可能这是一个对于一些年轻的受访者的年龄的反射;尽管如此,这份报告低估了准备的较少的人对于开始提前思考的需求。”

RBC发现高净值千禧一代在准备们下一代的财富继承的计划上非常主动。53%的人打算为他们的受益者提供比他们接受到的更多的帮助,41%的人打算逐渐地把他们的资产传递到下一代。

报告总结到:“千禧一代对社会责任和金融管理的意识意味着:在社会为史上最大的资产转移做准备时,财富转移计划的未来会有明显不同。”

“千禧一代和他们的捐助者、以及千禧一代和他们的未来受益人之间的对话很可能变得更为透明——从更早的年纪开始,因内外资源的传递而获得更多的信息。”

“千禧年代和他们下一代的人都会更可能得到更高级别的金融知识,以及更好地管理遗产的准备。这样,当为下一代管理家族财富时,千禧一代就准备好了建立一个新的标准。”

文章来源:Campden FB

原创文章,作者:赵建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540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7年6月12日 下午2:54
下一篇 2017年6月13日 下午4:0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