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八菲尔德家族的老底——曾在美国内战期间大发“国难财”

19世纪中期,在美国芝加哥发迹的两个最大的土地拥有者是马歇尔·菲尔德(Marshall Field)和利瓦伊·Z. 莱特(Levi Z. Leiter)。

1895年,伊利诺伊州劳工署——那一年碰巧是由一批能干而尽责的官员在管理——对芝加哥的土地进行了一次细致周密的调查。据估计,仅在南城区,个人和私营公司所拥有的266英亩土地就价值3.19亿美元。作出这一估计的时间,正值国家从1892-1894年间的金融恐慌中缓慢恢复的那段时期,但是,土地的价值并非处于暴涨或上升的状态。这3.19亿美元只计算了土地的价值,而不包括土地上价值更大的建筑物和基础设施。菲尔德的遗嘱执行人把他在芝加哥的不动产评估为3000万美元。这一估计数据不包括他在纽约市拥有的价值800万美元的土地,也不包括他在其他地方所拥有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土地。

菲尔德在地价相对较低时购买了大量的土地,并一直牢牢地抓住它们不松手。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来自不动产的收益一直很大。

菲尔德的财富大约是在他生命中的最后20年里积累起来的。其过程的迅速,源自于他的财产的多样性和特性。关于其财富的流入速度到底有多快,要想形成一个哪怕是大致上接近的概念,也不得不描绘数百万男女老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艰苦劳作,他们所得到的,不到其所创造价值的二成,而将近九成的价值,要么是全部,要么是部分流入了他的腰包。但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出了这数百万工人之外,还得把其余的美国人算进来,因为他们也不得不向菲尔德持有股票的公司购买商品或服务,或者以其他方式向这些公司进贡,这样一来,你就会对其财富的流入速度有一个差强人意的概念:每一秒钟都有数不清的现金流源源不断地注入他的金库,不管他是睡是醒,是生病还是健康。有人估算,菲尔德的收入达到了每个小时500-700美元的速度,而他的工人中,一天能挣到2美元的人寥寥无几。

菲尔德留下了大约1亿美元的财富,主要传给了他的两位孙子,两位继承人当时都处在孩提时代。构成这笔财富的因素五花八门。其中至少有5500万美元是大量的债券和股票,范围广泛,包括工业、运输、公用事业和矿业公司。菲尔德财产的多样性及其多种所有权形式五花八门。他与莱特,以及芝加哥的另外几位亿万富翁,他们的人生道路多少有些平行。菲尔德是一个农民的儿子,1835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康威市。他21岁时去了芝加哥,在一家批发纺织品的商行里干活。1860年,他成了商行一名合伙人。在内战期间,这家公司着手支持国家,为的是在危难时期订立的合同中得到过高的价格——当时整个商业界都是这么干的。政府和公众被迫为最劣等的材料支付最高的价格。据证实,有政府官员与承包人串通一气。这种勒索构成了内战史上最悲哀、最肮脏的篇章,但传统的历史对这个问题始终保持沉默,你不得不到别的地方去搜寻事实,看看这些商号是如何以很高的价格把劣质材料和差不多要霉变的粮食卖给为他们的利益而战的军队。

用菲尔德的一位歌功颂德的传记作者的话说:“商行大发横财”,这句话是整个利润体系的缩影。

原创文章,作者:家族办公室杂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5362/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8月29日 上午11:29
下一篇 2016年8月30日 上午11:3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