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家族教授最新发现:善于倾听二代意见并迅速进行数字革命的家族企业胜算更大

数字化浪潮正在席卷各行各业,家族企业也身处其中无法幸免。调查发现,一些成功运用数字化的家族企业的共通点是:倾听年轻一代的意见。

 

Nadine是德国WHU商学院奥托贝森管理研究院家族企业学院教务主任。她致力于家族企业创新、家族治理、家族企业接班方面的研究。其研究已发表于国际顶级期刊,并获得多个国家级和国际级研究奖。

数字化已发展至无处不在,但令人不安的是,大多数家族企业只是被动地旁观数字化进程。如果他们不改变这种态度,并积极对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那么家族企业将可能在短短几年间无商可务,更不用说将家族企业完整地传递给下一代。

我接触过很多家族企业,认为他们中只有少部分正进行数字化改造,这会破坏他们(不实施数字化的家族企业)的业务。前一阵子,我跟一个图书出版商谈,他认为数字化对图书出版业的影响不会像对音乐出版业般震撼。他是否在假设上犯了个大错呢?那些对颠覆性创新力量 (the power of disruptive innovation) 有所认知的人都会认同。不过,他的观点也反映出了我从许多不同行业家族企业身上看到的心态。

现在是时候让家族企业真正从过去中学习,看技术在过去50年是如何对企业进行颠覆性的影响的。我会鼓励家族企业的高层读一读像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的《创新者的困境》(“The Innovator’s Dilemma”)以及他后续写的关于创新者的书籍。

这位哈佛商学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是首位提出颠覆性创新理念以及它如何影响企业业务的那批人之一。他非常精确地描述了那些还没有采用数字化的现任公司在过去几年业务发生的状况。他给出的例子对家庭企业家来说很有见地。我自己专注于家族企业的研究表明,这些公司在面临破坏性的变化 (disruptive changes)时,都处于观念陈腐及缺乏外部观点意见的困境之中。

家族企业也可以借鉴他们同行在适应数字化革命中的成功案例。在德国有几个很好的例子。通快(Trumpf)机床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家族管控的公司目前把整个生产过程进行数字化,并在最近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用于制造的系统软件。此外,成立于1950年奥托(Otto),现由第三代掌舵,是今天继亚马逊 (Amazon)之后的世界第二大网上零售商,它是德国最成功的电子商务案例之一。另外,农业机械制造商克拉斯(Claas)也迅速地使用数字技术,来保持他们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传统行业中的优势位置。

这些成功运用数字化的家族企业的共通点是:倾听年轻一代的意见。家族企业家也需要听取非家族的专业人士的建议。另一途径是参考高校在家族企业创新范筹上的研究成果,继而了解数字化的陷阱和前景。然而,拥有开放态度的家族企业通常能较快速适应并取得成功。在我的大学最近举办一次会议上,我有机会跟很多睿智的、有决心的下一代家族成员交谈,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在不久的将来要做些改变,并且现在必须采取行动。奥托 (Otto、通快(Trump) 和克拉斯(Claas)表明尽管他们属于非常传统的行业,但他们接受新的思想。因此,数字化的实行不该受到行业限制。

就我的研究结果显示,家族企业还可以在数字化进程上发挥各自优势。由于家族企业一般比非家族同行较少官僚主义,因此,他们比非家族企业在运用新思维上走得更远,因为他们不太急功近利,可以采取更长远的创新计划。

然而,如果家族企业仅仅依靠自身业务模式的长处就想面对数字化的挑战,将必败无疑。克里斯坦森在他的《创新者的困境》一书中提到,那些无法适应新技术的企业最终会落后并失败。显然,不拥抱数字化大趋势的后果不堪设想。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446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8月4日 上午10:32
下一篇 2016年8月5日 上午10: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