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如何富过三代?这份继承问题的「终极 BOSS 」通关攻略请收好~

大多数富有家族主要关注他们的金融资产向下一代的转变。但世界上最成功的家族更重视人力资本而非金融资本。这是成功的财富转型的伟大秘诀。

大多数家族未能将财富转给他们的孙辈—我最近在剑桥大学获得的研究表明,成功转移到第三代的财富失败率高达91%。印证了那句俗话,「富不过三代」。这种失败率的原因并不是富裕家族没有最好的法律建议或税收规划,而是他们忽视了财富(正如贫穷)在人际关系上施加的重负。

人力资本究竟是什么?这是家族综合技能的价值和他们互动的质量,是家族财富转变能力的基石,因为这包括下一代教育,有效的内部治理,密集的情景规划,解决父母关切,管理冲突以及关于家庭成员角色,责任和能力的关键及持续对话。

毫无疑问,人力资本是家族财富成功传承能力中最困难和最重要的方面。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每个接近过渡的家族,他们在金融资本方面的规划路线,包括投资组合结构,资产配置,减税和遗产规划方面一般都很清晰,但是从人力资本的角度来看,他们有许多「地雷」领域,埋伏在兄弟姐妹的共同决议、配偶关系、家族财富角色与贡献的关联等方面。这些问题非常困难,以至于往往被简单地回避。

「真相」是假象

观点 | 如何富过三代?这份继承问题的「终极 BOSS 」通关攻略请收好~

从人力资本的角度来看,家族在转变财富方面遇到挑战的原因有三个。首先,我们都是妄想的—在试图理解世界时,我们的大脑会自然扭曲,删除和泛化,因为我们每秒处理数十亿条信息。其结果是我们都形成了一个世界的模型—特别是我们自己的家庭模式—这是独特的,但我们认为是「真相」。

影响家族和睦的第二个因素是我们都是自以为是的。心理学中有一种称为网状激活系统的结构,我翻译为「眼睛只能看到,耳朵只能听到大脑告诉他们的东西」。总之,我们都会挑选关于其他家庭成员的意见,然后我们找到支持这一信念的数据,这就成为了我们的现实。这让我们自以为是,并且锁定了我们对其他家族成员的看法。

第三个因素是所有家族通过反应模式彼此相关——无意识的,自动的,应激的反应,对这些反应我们很少或根本没有控制。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神经科学家John Gabrieli的说法,人类只知道我们认知活动的5%。我们95%的行为是无意识的。而在家族中,这些无意识模式的建立时间比任何其他类型的关系都长(通常在多代的过程中)。

为了解决家族冲突并在家族内创造新的和谐与信任,与这三个领域合作以积极转变家族动态至关重要。在过去十年中,我曾与超过30个亿万富翁家族合作,帮助他们了解如何从家族中的人力资本中获得最大收益,补充他们从业务中的金融资本中获得最佳收益的自然能力。通过了解上述的根本原因,在过去的十年中,我把许多「不可能」解决的冲突变为可能。

可能的解决方案

观点 | 如何富过三代?这份继承问题的「终极 BOSS 」通关攻略请收好~

有意思的是,越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创造巨大财富的人,越可能形成自己坚定的世界观并强加于人。正是这些有助于他们展示惊人的创意和想法、建立成功的企业的特质,阻碍了他们的代际传承。在内部家族领域,这些「优势」成为了「劣势」。

不过,假如有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帮助,是有可能解决这一矛盾的。专业人员能评估、确定哪些是家族领导人的「习惯性参照框架」,它们构成了困难的家庭关系的基础。

有一种特殊的方式,全家人都可以采用,这是一种解放、赋权、使所有家族成员舒服的方式。这些「地雷」的解决方案是,在下一代在他们打算如何以及为什么一起工作上达成的协议上进行情景规划工作,这份协议需要获得家长认可。

首当其冲的是,家族必须决定是否真的想将财富在代际之间转换。传承并非是必须的和适合每个人的选项。有些人可能会考虑潜在的压力和缺陷,并做出其他决定。我个人感觉,巨大的财富与贫穷是一样的,是对人的巨大考验,这取决于个人的思想力量、性格和人生观。如果使用得当,财富可以成为自己和他人获得巨大的快乐、幸福、满足和成长的通行证。

如果确认了确实想要传承,那么接下来需要对潜在的继承人进行严格而有力的培训计划。通常,金钱铺平了富裕孩子的道路,以至于当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他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因此,第三方需要对继承人提供「阻碍」以使他们自己成长、发展和繁荣,这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家族也需要建立有效的结构——一个可以沟通和建立信任的治理体系,一个通过它可以一起达成决定的家族委员会,以及一个可以有效控制家族企业所有权的股东大会。然而,如果没有「公平的过程」,这样的结构不可能有效,而这正是有一个信任的顾问角色对成功至关重要的地方。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在这些结构的背后,家族最好通过围绕「家族财富使命」跨越几代人进行调整来实现,其中包括财富的目的,家族的集体遗产,代际价值体系以及有效转型的具体时间和结构的清晰度。就像每一个成功的企业一样,每个成功的家族都必须有一个他们都参与其中的故事。

我试图为有着非常规生活的家族带来创新和赋权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在剑桥大学教授心理学博士,但也许真正的训练是,我曾与21个打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一起工作四年,曾花6个月在西藏偏远地区静默沉思,我曾指导一些世界上最成功的亿万富翁赚更多钱,也曾在现代社会最贫困地区的监狱和学校系统工作。而从这所有过往经历中我学到的相同一课就是,我们最终都不是经济上的囚犯,而是自己思维模式的囚犯,我们的限制仅来自于自我的思维设限。

富裕家族处于一个复杂的「雷区」,而且蒙着眼走向下一代过渡。只有当他们理解了这一重要真相——家族行为才是成功的真正标志时,家族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并且超越人力资源对他们的限制。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338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5月17日 下午4:56
下一篇 2018年5月21日 下午5: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