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之欲出的澳门证券交易所——人民币离岸业务的新支点

在很多人看来,设立澳门证券交易所,不仅是庆祝澳门回归20周年的“礼物之一”,还承载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重任,未来通过深耕债券业务和特色金融产品,确定在全球人民币离岸市场领先交易所的地位。

“澳门版”纳斯达克横空出世

10月12日,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何晓军在中国“第八届岭南论坛”上透露,澳门证券交易所(简称澳交所)方案已经呈报中央,希望将澳门证券交易所打造成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纳斯达克。他称,现在广东有4.5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但上市的公司比例过低,只占1.8%,深交所和上交所完全无法满足庞大的企业上市需求,未来澳交所有望成为大湾区内科技企业向国际社会的重要融资平台。

10月13日,澳门金融管理局在公告中也证实,它已委托国际顾问公司对此开展可行性研究,相关研究工作正有序进行。考虑到澳门邻近已有多个成熟的金融中心,澳门要在此领域有所突破,达致错位发展……将以“发挥澳门所长、服务国家所需”的原则,根据国家对大湾区的战略部署作整体性的考虑。

人们注意到,此前不少人把“科创板”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但这是第一次由官方正式提出打造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纳斯达克”,而且发布的时机不同寻常,就在不久前,当中美贸易磋商陷入僵局时,美国放出风声,称考虑将中概股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除牌,因此有人认为提出建立澳交所是为了避免被美国人卡脖子。

实际上,澳交所方案早在酝酿之中,今年2月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就已经提出要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绿色金融平台、中葡金融服务平台。因此更准确地说,设立澳交所是中国主动开放、提升金融实力和开放水平、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举措。

如何与其他证交所错位发展?

目前,我国有4个地区设有证券交易所,分别是中国香港、中国台北、上海和深圳,澳门未来将成为我国第五个拥有证券交易所的地区,届时粤港澳大湾区也将拥有3个证券交易。但这也带来一个问题:澳门交易所如何定位?是否会造成湾区内资源的竞争?

对此,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港澳台研究中心主任、财政金融研究所所长任志宏指出,澳门金融业虽然总量还较小,但有它独特的发展特征,一是国际化程度非常高,金融结构也十分单一;二是澳门可以有效延伸中国香港金融链条,通过澳门的市场来丰富与港澳的总体的合作发展空间、丰富中国金融发展格局。

在任志宏看来,澳门交易所推出有着特殊意义,不仅可以推动大湾区内金融资源的集聚和特色金融、湾区跨境金融的发展,还将推动湾区各个城市的金融优势互补,打通在岸和离岸两个金融市场的有效连接,“尤其是能够加快推进大湾区先进制造业、科技产业、文旅产业等发展,以不同的货币体系,不同的监管模式演绎探索国家金融开放创新的特定实验。”

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目前澳门最主要的产业是博彩业,博彩税占据澳门特区政府税收超八成,如果澳交所能够推出,将有助于改善澳门的经济结构。他预计澳门交易所与深交所、港交所错位发展,虽然有一定的竞争,但整体更多是互补。

多名市场分析师也认为,澳交所暂时对港交所影响不大,因为港交所定位独特、又有成熟的金融基础设施、金融人才、及资金,这是澳门短期难以竞争的。澳门可能更专注于债券融资服务,依托于“中国-葡语国家”资本市场连接枢纽的定位,进一步支持中国开拓离岸人民币市场,挖掘总人口约2.5亿葡萄牙语国家的人民币结算市场,实现错位发展。

会威胁中国香港交易所的地位吗?

今年是中国香港回归二十二年,也是澳门回归第二十个年头。二十年前澳门回归时,在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发展及国际影响力方面都远不及香港,但今天澳门各方面的发展似乎有赶超香港之势,予人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感。

自1999年回归祖国到2018年期间,澳门人均GDP由1.5万美元升至8.26万美元,19年间增幅高达4.5倍。现在,澳门人均GDP不但排名世界第三,同时也是全中国GDP排名第一地区。与之相比,中国香港1997年回归时人均GDP为2.7万美元,但到了2018年也只是勉强达到4.87万美元,21年里累积升幅不到两倍。

呼之欲出的澳门证券交易所——人民币离岸业务的新支点

(资料来源:国民经略)

外界认为,之所以出现如此反差,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回归后澳门市民与政府真心认同”一国两制”,强烈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身份,与中央政府给予的框架性扶持澳门政策(CEPA)紧密结合,拼经济,使得澳门有今天的稳定及繁荣盛况。如今中国香港局势混乱,澳门向中央提出新发展方案,要将澳交所打造成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纳斯达克,争夺发展先机,再次享受”一国两制”红利。

澳门研究设立证券交易所的消息传出后,自然引起了中国香港方面的关注,不少人担心会威胁中国香港交易所的地位。有一些专家表示,澳交所的成立不会对港交所、深交所构成竞争压力。

广州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认为,中国香港金融产品丰富,金融法治体系完善,拥有庞大的金融人才资源,这个优势是澳门、 深圳乃至北京和上海等城市难以取代的。中国香港和澳门所承担的金融职能是不同的,因此中国香港不必担忧澳门证交所带来的资源分流,而是应该更好地发挥金融龙头作用,服务人民币国际化。

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说,中国香港作为传统和主流的国际金融中心,传统投资管道丰富,而澳门资金充沛,而且资金的风险胃纳更高,更适合开发创新金融服务,金融科技、人民币计价的新兴科技产品等也都适合用到澳门证交所发展。

在梁海明看来,澳门的许多特色都为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土壤,而澳交所最主要得任务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未来的业务将更关注特色金融、债券市场等产品。

但有评论指出,澳门已具备香港欠缺的重大发展优势,那就是“人和”及由“一国两制”带来的巨大红利和发展机遇。如果香港暴乱长期持续下去,将对香港的营商环境、法治体系造成永久破坏,影响香港继续发挥其金融优势及核心竞争力。那将是香港和中国国家的巨大损失。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3187/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9年10月14日 上午11:14
下一篇 2019年10月18日 上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