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办公室CIO们的“坐而论道”:使命与考量

CIO的责任,除了做好投资管理,在加强家族客户治理与传承、节税效益的财富转移、产业收购与并购、家族客户不动产管理、综合信息和报告、保持家族客户的代际凝聚力又有多少?

2021年12月28日,由《家族办公室》杂志、Anlan Capital联合主办,惠裕全球家族智库 和GAAS2021承办的《遇见CIO•2021家族办公室首席投资官年度论坛》在上海举办。与会嘉宾们“坐而论道”,共论家族办公室CIO们的使命与考量。

 论道

除了投资,这些升级版“权限”该伸手吗,如何做个合格的家族首席投资官?如何搭建单一家族办公室的投资管理体系和薪酬管理制度。CIO的责任,除了做好投资管理,在加强家族客户治理与传承、节税效益的财富转移、产业收购与并购、家族客户不动产管理、综合信息和报告、保持家族客户的代际凝聚力又有多少?

圆桌主持人

惠裕全球家族智库管理创始人 范晓曼女士

圆桌嘉宾

程前CFO、百度资本前创始合伙人、新希望集团前首席投资官Jenny Wu

Irvine Family Offices David Hou

景圣资本CIO 吴蔚

璟寰家族办公室CIO 陈豪威

ZD Capital创始人 黄瑞

微信图片_20231025114542

范晓曼:

我觉得中国家族办公室,特别是私人家族这一块更大的资产配置文化没有完全形成,大家过去徜徉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在不同的维度,我们来谈谈这个维度。

Jenny Wu:

范总请我过来,我也在想这个话题适不适合我,我们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但另外也是都有大股东的,某种程度我们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在为大股东家族做一些事情的,我自己这两年因为家庭的原因也退出来做我自己的家族办公室,所以对这个事情我觉得,家族办公室究竟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我觉得没有唯一标准的答案,还要自己来决定策略。

我如果自己来做的话我必须全能型的全部来做,我给之前三个公司做首席投资官做管理时,我们只是大股东家族资产里的主业,我们承担的这个角色又有不同,长话短说还是要根据家族办公室在所管理的家族产业里所处于什么地位,有的有可能需要承担主题角色的地位,就像我们在新希望的时候,新希望我们是在集团,某种程度说是刘总的家族办公室。

所有的上市公司、产业都是在集团下面的,我总部一百人承担了大集团战略上的管理,我们要明白战略怎么做,方方面面的资产如何去配置,所以我在新希望一年是成长很快的一年,如何去做世界五百强大集团的首席投资官,我如何把下面五大产业板块的战略制定好,我还要给它整个集团做战略,有已赛道要夯实,新有赛道要打造。

因为我们在刘总家族里是最顶层的角色,我现在给自己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在百度资本时,我们只是百度外围的一个资本,我能承担的作用就是去给它通过财务投资建立一些外部的朋友圈。

范晓曼:

大家肯定很羡慕Irvine Family Office,我们请David Hou讲一下职能的本身吧。

David Hou:

非常感谢范总,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相对于中国家族办公室,Irvinve家族历史比较悠久,同时分工也必要细致,我们在提到Irvine投资也分几块功能,一块是慈善氛围通过它的基金会实现的,Family office更多做我们的本业,大家知道Irvinve家族是以房地产起家的,所以无论是在美国本土、全球新兴市场我们都是地产类投资为主的。

对于其他股权类的投资包括新兴行业的投资,我们委托买方公司进行投资,这家公司起步于在硅谷,刚起步我们就关注到这家公司,他大概有六千万美金管理规模,发展到现在有30亿美金管理规模,服务了250个家族企业。我们跟他们合作来合作二级市场和股权类投资。

所以从我们整体家族对于投资规划上来说,我们是一个混合型的,我们作为直投这一部分重点放在更关注、更擅长的领域。而其他的一部分我们更多的是委托外部的机构,通过委托理财的方式进行投资,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范晓曼:

好的,虽然国外大的家族若干代衍生到今天,但是中国人学习能力非常强,不必再绕过若干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家族的CIO会专注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去做,其他的跟外贸投资是有非常好的融合,这是我们投资文化重新建立的一个事情。接下来看吴蔚女士,之前在诺亚负责家族办公室这一块,最近走向了家族。我想听听新的演变。

吴蔚:

我原先十多年时间,包括在中资银行、外资银行以及诺亚都是做过高净值人士以及顶级家族的服务,今年也在做转型,刚好也是有大的家族,家族体量达到一定程度的话,也希望搭建自己的团队和自己家族办公室做更深入的服务了。无论是机构还是以家族背景的家族办公室都是各有利弊以及自己的常处。

但是我们自己的初中以家族背景来做,我们希望能够提供更加专业、专属、独立以及私密,还有像一体化的全球配置,而且和家族能够更加深入绑定和利益一致去帮他们去做服务了,所以我们一会儿更多分享我们在这个过程里的体会吧。

范晓曼:

前面的命题说到了首席投资官还有什么其他的职能,豪威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陈豪威:

我们上面的家族集团是浙江的一家民营企业,主营业务比较传统的制造业,像基建、工程、港口贸易。所以从实业的布局演变到投资端,其实包括家族实控人也会有磨合的过程,在这个磨合的缓冲期正好就是CIO的角色,他需要去了解当下这个家族目前资产的情况,包括实控人的投资状态和心理。

我们其实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单一家办,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用自有资金做一些一二级的投资,也是在过去一两年时间里完成了从比较泛GP投资到家族办公室从零到一的构建,我们也是慢慢希望走向比较专业化,也能让家实控人在投资理念上和做实业上两条腿一起走,希望能走的更专业,更具有定制化的家族办公室的特色。

范晓曼:

我认为从现在开始往后的五年,单一家办架构化的形成过程当中,怎么样做到配置更科学性和系统性,这是很好的方向,接下来想看ZD Capital黄瑞先生,您觉得怎样跨出很好的一步,在投资也好,家族办公室也好,你的构想都是比较超前的,我们想和很多年一直跨不出去,您也想一下前面的问题是怎么思考的?

黄瑞:

非常感谢范老师的邀请。首先我觉得Jenny老师讲的非常对,每个家族办公室都有它的特点,我在ZD Capital的有由我简单说一下,我们最早也是家办,是全牌照的家办。家办走到机构化的过程当中,现在有一个情况创一代都会倾向于金融类投资增加流动性,我们以地产为主,而且希望由金融增加本身实业上的流动性,就是需要实业和金融相结合。

至于我们为什么跨出来走这一步呢?随着家族的发展,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担当起维护好这个家族传承、稳定框架的角色。刚刚好我有这个特性以及我的学习经历和背景都比较匹配,我也希望把今天的经验传递给大家,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吧,慢慢再分享。

范晓曼:

其实他们两位刚才分享的都跟今年惠裕和歌斐资产联合发布的《2021中国家族办公室首席投资官报告》里提到的非常像。单一家办的办公室是否兼顾家族产业投资或者维度里的建议?也就是办公室是完全分离的还是要兼顾?很多家族选择要兼顾,目前还没有完全剥离,产业这条腿还没有完全分开嘛,所以这个家族办公室刚才提到综合的属性和职能,实际上就是比较考量人的综合性,这是一点。

范晓曼:

下面的问题就会讲到更深度。Jenny之前讨论时说我们不是纯粹的家办,大概念一定是。因为有大家族的股东。那您在过去三家公司做的时候,如何在CVC维度上构建深度和宽度?如何跟家族企业原本的产业去思考和执行呢?

Jenny Wu:

大企业的CVC和家办的角度还是很不一样的。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在于我们做任何事情设立任何职能时,一定要了解你的目的性,或者你的目标在哪里。比如说我们在做大企业的CVC,就是VC Capital企业战略投资团队,它所具备的功能一定是说和公司战略相匹配的。

做完这三家公司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很好,关键在于我们不是脱离开业务去单项投资,我们都是要深入主业里去承担起这个公司首席战略官的角色,我们深刻理解了我们的主业,时刻和主业在一起,能够代它超前思想。作为主业你的短板是什么?这个行业不断发展过程当中需要增强的长板又是什么?

围绕主业建立好和公司CEO一起制定好发展的大战略方向,然后有了战略的版图之后寻找适合的投资标的。所以做好CVC最重要的就是首先是首席战略官的角色,在战略版图的指导下选择适合的投资标的,所以我们在三家公司做CVC不谦虚的说,还是非常成功的,在行业都是树立了很好的口碑。

如果是做家办时,我觉得同样的道理,家族办公室首先要和你服务的家族沟通好,家族办公室设立的目标是什么?希望家办的功能是什么?有了顶层指导之后,再一起在这样的指导下设立它投资的风格,在投资风格里再去努力找适合的标的进行灵活或者稳健、激进的配置,所以我觉得它们相同性都在这里。首先是战略官,然后是投资官。

范晓曼:

家族办公室还有几个CXO非常关键,可能未来大家在这个行业里会不断听到这样的词。David前面也铺垫了一下,Irvine是百年地主。已经经历过了财富燥热的过程,我们很想了解它也一定经历过若干的变迁,肯定最开始也是自己做投资嘛,您能总结一下怎么样去快速跨越不必要的过程,另外我们也想了解你甄选外包投资观的过程当中,为什么您认为它是合适您的?这是我们希望了解的,请您简单分享。

David Hou:

谈不上总结,只能说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也算是做实业出身吧,最早投资农产品、农场出身,后来看到城市化进程的发展,我们通过百年的城市规划进入到房地产领域又做了这么多年。我最大的感受还是创富和守富的概念,目前从实业家族出身的话,创富是有哲学理念的,作为投资官要和家族核心成员进行沟通,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多的是做到一个守富功能。

守富功能有两个方面,基于主业上拓展的需求设计投资战略,这是核心的,也能满足家族传承和发展的主线,因为读得懂、看得懂。另外一方面来看对于新兴的投资机会,我们如何遴选外部的机会帮助家族创造新的财富增长点?这也是我们的任务。这个过程当中作为一个投资官功能是Mix的,其实更多还是要寻找新的机会,但是新的机会更多的是要对外部投资机构有整体很深入的认知、了解、追踪,才能决定与他们合作。

刚才举了一个例子,这些产业创业者在收到C轮融资、D轮融资之后,就提供Pro-IPO的trust服务,通过早期服务等到创业者实现财富自由之后来收取资金,我们跟踪了投资策略,我们现在形成了不仅仅是机构关系,同时也是私人的关系,我们进行了长期的观察,对整体的投资策略甚至团队的组件、构成都进行了充分的考察,从我来说我们更喜欢规模可控的投资团队,规模不要很大,但是团队非常吸引人,他们的战略执行非常统一化。

我们再去观察整个团队成员它的执行理、彼此合作的方式,我们要观察过往投资的业绩,这是我们跟决定和哪个外部机构合作的标准,这么多年我们选的外部机构很少,基本上在两三家左右,它负责我们二级市场股权类的投资,而我们主业地产类投资特别是中国市场地产类投资,还是由家族成员自己操刀进行的,目前我们采取的是混合投资的模式,也就是直投和委托投资相结合的方式。

范晓曼:

今年六月份惠裕联合华港财富发布了《2021中国新经济家族办公室的报告》,我们看到他们有这样的诉求,当时提到了那家公司从服务新经济群体慢慢起来的。我们也会觉得其实现在有一些GP,市场上也缺很到LP的持续贡献,在你的体系延伸出家族办公室的模块,你不需要了解更多的综合性家族办公室服务的职能,这样产生的价值反而更大的。

下面是吴蔚,你的角色发生了变化,您分享一下这一两个月时间变化在哪?薪酬结构不好谈,很多的激励机制他们说怎么留住这个人?特别厉害的人一定不会来我家,我们怎么利用这些能力去持续构建?大的变革方向有没有?

吴蔚:

其实我自己通过转变也能感觉到在机构服务和真正站在家族的角度上有所不同。现在很多的机构也在做转型,从最早销售导向到现在都是以服务为导向,这个方向其实是对的,而且也是非常好的趋势。原先我在机构做也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会有利益的冲突,当然怎么去平衡买方卖方以及我们和家族之间利益还有目标的不一致,这对机构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

但是现在我们站在家族的角度上面,这个利益完全绑定而且是一致的,像我们现在也是在不断的搭建自己的团队,因为这个团队要求是必须专业、专属、独立私密的团队,薪酬体系也是我们要考虑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如何把这个团队围绕家族真正实际的需求,让它做更加长久的规划,很多家族办公室对于家族来说是可以做长期服务的。

家族无论是薪酬体系、投资体系都是定制化的,要根据和家族做沟通之后,双方如何促进双方利益都达到共赢的方向否长重要。以共赢为基础去搭建家族办公室还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作为家族办公室像机构也是,每家机构都有优势和劣势,但是作为家族办公室站在客户的角度做的话有自己的优势,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机构或者选择它的优势来做整体的整合,有利于投资、家族治理以及家族整体规划,这对家族是非常有好处的。

回归到刚才那一点,完全站在家族的角度出发去搭建能力,更深入帮助家族做更好的服务。

范晓曼:

现在好的家族办公室分两类,一类完全私密。另外一种稍微开放一些的,我也知道家族背后特征是什么。下面豪威我想问的问题是现在成立家族办公室会往两个路径走,一个路径还是坚持自身管理模式,做深做宽,他也不会想去打开,另外一种过度到私人家族办公室,我们也会开放给周边的其他家族,从您的角度来说有没有这样的设想?或者最近三年依然在做什么?

陈豪威:

我们最近也正好面临这样的选择,我们在走一条道路是多家办还是专注于自己的钱?我们还是更关注自己的资产,处于几点原因吧,整个家族企业还是属于实业在赚钱比较稳定,在这两条腿走路的情况下,希望有不是非常激进但有比较稳定。这个大背景下会延着整体家族企业产业链上下游寻找需要的投资标准,像细分的赛道我们会关注高端制造、上游原材料以及设备类的,都是自己能看得见的有把握资产。

另外一方面我们更倾向于以LP的身份跟GP产生一些比较深度的连接。我们也愿意以LP的身份去筛选和挑选一些和我们投资风格比较相近的投资机构。这样一方面也是给我们自己的投资团队通过GP投资逻辑包括他们的力量对我们进行反哺。

另外一方面也是对家族实控人对投资人有理念的梳理,我自己的体会就是从实业转到投资的确有理念的差异,整体项目的把控和市场交易的规则,法律、税收的认知,以及比较庞杂的外部信息,这些也需要整个投资团队和家族实控人一起去消化,打磨出一种适合自己家办的打法。

范晓曼:

对,豪威代表了很多家族的想法,我们也想听听看黄瑞先生,他在这个方面往前跨的步伐会更快一点,想听一下您对这方面的理解。

黄瑞:

我们ZD Capital具备比较扎实的一级团队、二级团队,在境内外投了很多项目,我们合伙人有几个都是家族式的朋友,其实我是潮汕人,潮汕圈子都是PS friend,我们各自在各自金融细分领域都是有一点小的成就吧,我们等于说是家族离合家族,把钱放在一块,等于说我们做了这样的角色,刚才也形成了多家族情况的对比吧,为什么会拿牌照?

首先我们承接了家族的期望,另外一点我觉得家族办公室的原则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把父辈企业文化进行圆转让我们企业有灵魂,通过这个载体我们有更加扎实企业的灵魂吧。所以我们二级有一个伙伴,他父亲培养了他很多年,有一个是在海外,等于说ZD Capital通过这样的情怀创立起来的,也分享一下我们简单的情况吧。

范晓曼:

这个还是蛮好的,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怎么样去慢慢摸索出自己一条路径,其实每个家族办公室都不一样,我们每年做调研的时候,还是比较有感触。

另外最后想讲一下2016年惠裕刚刚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出了一份报告叫8090后家族继承人群像的报告,大家在最终的家族办公室是没有认知的,但是这几年下来之后,今年和明年我们总是在提交“家族新掌门”,“家族新掌门”思维和概念非常强,女掌门也很多接手家族企业,这是值得推崇的新兴力量。

好的,谢谢各位在台上的分享,也让我们认知到家族投资观各种各样的维度与他们的思考,谢谢各位。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邮箱:lynda.zeng@fott.top,huiyu2017@fott.top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9656/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ott G的头像Fott G编辑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在线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