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亿股权被冻结,创始人成“老赖”!知名深企陷困境

“股权冻结”、“限制消费”、
“强制执行”、“欠薪”……
曾经的知名深企柔宇科技
如今已被各种负面标签缠身

文 |综合编辑来源|深圳大件事,南都·湾财社记者 严兆鑫

 

“股权冻结”、“限制消费”、

“强制执行”、“欠薪”……

曾经的知名深企柔宇科技

如今已被各种负面标签缠身

天眼查信息显示,近日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柔宇科技”)又新增两项股权冻结信息,冻结金额合计31.16亿元,冻结期限自2023年6月19日至2026年6月18日,执行法院为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被执行人为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柔宇科技股权再度遭遇冻结,冻结金额合计31.16亿元,股权冻结期限长达三年。这一事件进一步加剧了柔宇科技近期所面临的困境,该知名企业不仅面临诸多周边风险和预警提醒,还曾多次成为被执行人。股权冻结对该公司的经营和未来发展带来了巨大挑战,投资者对其前景产生了担忧。”

其中,深圳柔宇显示技术有限公司被冻结股权数额31.1亿元,深圳柔宇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被冻结股权数额5000万元,这2家公司均为柔宇科技的全资子公司。截至目前,柔宇科技已有10项股权冻结。

31亿股权被冻结,创始人成“老赖”!知名深企陷困境

天眼查信息

31亿股权被冻结,创始人成“老赖”!知名深企陷困境

天眼查信息

曾一个月内五次成被执行人多家子公司也被强制执行

实际上

除股权遭冻结之外

柔宇科技还面临着诸多其他困境

天眼查显示,公司自身风险77项,周边风险694项,预警提醒也高达605项。

其中,不乏“限制消费”、“强制执行”的诸多记录。南都湾财社记者梳理看到,柔宇科技曾一个月内五次成被执行人,多家子公司也被强制执行。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2022年的8月至9月,柔宇科技一个月之内被法院强制执行五次。2022年8月18日,柔宇科技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逾1亿元;9月7日的两则被执行人信息显示,执行标的分别为23.16万余元、41.71万余元;9月20日,再次新增两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分别为8万余元、121.97万余元。截至去年9月,柔宇科技已累计被执行总金额超1亿元人民币。

除了母公司

柔宇科技多家子公司

也频频被法院强制执行

仍以2022年8月至9月为例,天眼查信息显示,柔宇显示共有4则被执行人信息;深圳柔显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分别于9月7日、9月9日新增2则强制执行信息,其中9月9日的执行标的高达3824.75万余元;深圳柔宇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也于8月26日新增被执行13万余元。

除了强制执行,柔宇科技和创始人刘自鸿也被限制高消费,成了“老赖”。今年2月,天眼查信息显示,柔宇科技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柔宇科技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限制公司及公司法人代表兼CEO刘自鸿高消费。综合公开资料,刘自鸿被下达限制消费令6次,终本案件中,执行标的总金额375.24万元,未履行总金额达368.6万元,未执行比例高达98.2%。

 破灭的理想 

负面标签缠身的背后

是烧钱的产线和复杂的商业利益纠葛

难以撑起刘自鸿的理想和情怀

今年3月21日,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曾悲痛地在微博上表示:“在缺乏长期主义的商业利益面前,有时候理想和情怀一文不值”。

至少有8年的时间,柔宇科技曾光环加身。2012-2020年的8年间,在资本的追逐下,柔宇科技迅速完成从A至F轮共13轮融资。

在投资人们看来,柔宇科技的技术一直是超前的,但往往0到1不是最难,1到100的蜕变才是最难。一直没有过硬的产品可以带来现金流,加之作为创业公司,柔宇科技相比传统的制造业公司而言远没有深厚的产业化积淀,却在从科技到商业的转化过程中,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自建生产线,使得柔宇逐步陷入资金困境。

有柔宇科技相关负责人透露,柔宇此前获得的融资基本全都投进了自建生产线,依然深陷“缺钱”窘境。

2017年,刘自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建产线的原因,表示实际是迫于无奈:我们一开始并没有想自建产线。但在2014年发布技术后,很多的制造行业包括面板的制造公司找来跟我们谈合作生产的事情。但我们在接触后,觉得不太容易去推进,原因在于有些制造商希望我们把技术、工艺先拿到他们的产线上去全部跑通后,才签合同,而不是先签。“换位思考一下,我们的团队怎么能答应?因为没有保障,工艺和配方等东西是没有办法通过专利进行保护的。团队有很多顾虑,就无法进行下去。”

但熟悉柔宇的投资界业内人士认为,正因柔宇选择了自建生产线的道路,才将其逼至欠薪亏损,投资机构望而却步的境地。业内投资人向南都湾财社记者分析,技术出身的刘自鸿低估了自建生产线的烧钱速度,即便是百亿资金,自建生产线也能很快烧光,“团队对生产线的烧钱速度没有准确判断,即便是好的技术也浪费了。如果选择与拥有成熟生产线的企业达成合作,结果或许会不一样。”

柔宇自建的号称世界首条的柔性屏大规模量产线位于深圳龙岗,2015年10月开始筹建。这座占地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0万平方米的柔性屏生产基地,2016年正式动工并陆续启用,2018年6月即宣布实现量产。

但是,这条生产线的量产能力也备受质疑。此前,南都曾报道了柔宇的“量产难”困境,除了与多个大客户之间的交易存在蹊跷,在产能方面,招股书显示柔宇的产能利用率也并不高。全柔性显示屏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设计产能分别是11.67、46.67、23.33千张,但实际产能分别为1.76、14.56、1.23千张,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5.1%、31.2%和5.3%。可见公司产能远未饱和,生产线可能存在大量闲置情况。

在柔宇科技的生产线宣布量产后,南都湾财社记者曾向柔宇方面发出前往生产线采访的申请,但未获柔宇方面应许。现在看来,拒绝外界到访或许也与其量产“困境”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2022年4月,柔宇被曝欠薪及放假三个月后,其背后的投资人也对柔宇的情况三缄其口。南都湾财社记者尝试向深创投、基石资本、松禾资本等曾为柔宇“两肋插刀”的投资机构发出采访请求,均未得到官方回应。

仍正常运营但缺钱困境未解 

虽然频频因强制执行、

限制高消费等原因出现在公众视野

但柔宇科技在去年9月仍声明表示

公司运营正常有序

根据柔宇官方公众号最新发布的信息,其在今年6月还与朝阳文旅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朝阳文旅集团此次的签约方还包括腾讯音乐(北京)有限公司、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签约各方将在文化产业园区运营、文旅项目投资孵化、文旅IP开发设计、音乐文化演出、大型活动管理及数字广告等领域展开合作。

去年4月,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柔宇科技独立董事刘姝威曾力挺柔宇科技,两度发文呼吁拯救。刘姝威建议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不过,从其日前屡遭股权冻结、强制执行的现状来看,柔宇科技的缺钱窘境仍在,“寒冬”似乎还未过去。

FOTT点评:使用家族信托持有企业股权的架构可以避免企业股权被冻结吗?

使用家族信托持有企业股权并不能完全保证股权免受冻结的风险。股权冻结是根据法院的裁决或其他法律程序决定的,与企业股权的持有方式有关,而不仅仅与股权的所有人有关。

家族信托是一种常用的财富管理工具,通过将资产转移到信托中,可以实现财产的管理和保护。然而,如果信托持有的企业股权本身面临法律纠纷或债务问题,依然有可能导致股权被冻结。例如,如果企业涉及到违约债务、法律诉讼或执行程序,法院有权决定冻结该企业的股权,无论这些股权是由个人直接持有还是由信托持有。

此外,法律和司法制度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所不同,对于信托的法律地位和保护程度也会有所差异。因此,在考虑将企业股权装入家族信托时,应咨询专业律师或财务顾问,了解当地法律的适用和相关风险。

需要注意的是,使用家族信托可以提供某些优势,如财产管理、继承规划和隐私保护等,但并不能完全避免法律风险。在任何投资和财富规划决策中,都需要综合考虑多个因素,并寻求专业意见来制定最适合个人情况的策略。

FOTT点评:家族办公室的被投企业出现企业股权被冻结时应该如何处理?

当家族办公室的股权投资所涉及的企业股权被冻结时,首先应该了解导致股权冻结的原因,可能的原因包括债务纠纷、法律诉讼、执行程序等,并评估被投企业股权冻结的风险程度:同时,与冻结企业的管理层和相关方进行沟通与合作,寻求共同解决问题的途径,比如:债务重组、支付债务、达成和解等。

然后,通过积极的合作态度,可以增加解冻的机会。如果冻结是基于法律裁决或执行程序,可以通过向法院提出合理的申请,寻求解除或减轻股权冻结的决定。这可能需要法律专业人士的帮助,以准备和提出适当的法律文件和论证。

FOTT点评:知名企业柔宇科技股权被冻结的事件给家族办公室的提醒

家族办公室在进行股权投资时,需要确保自身的权益得到保护。根据法律和合同条款,确保股权冻结不会或者能尽量对家族办公室的其他权益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已经进行的股权投资,定期监控和评估公司的经营状况和财务情况。如果发现潜在的风险或问题,采取适当的措施来保护投资。

最重要的是,针对股权冻结情况,家族办公室应及时采取行动,并与专业人士合作,以制定适合自身情况的应对策略。灵活性、沟通和寻求法律支持是解决冻结问题的关键要素。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8669/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amily Office Times, Lucy.Zhang的头像Family Office Times, Lucy.Zhang编辑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