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中国资本市场的「黄金宝地」在哪里?

如果说过去十年,中国最赚钱的领域是房产市场,那么未来十年,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将成为中国的资本市场的「黄金宝地」。在第17届AVCJ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论坛上,经过大咖们的思想碰撞后,还有哪些精彩观点?

伴随居民财富不断积累,资产管理咨询服务经验的累积,我国高净值人群投资方向正在逐步发生变化,投资需求愈发强烈。在未来的资产配置计划上,私募股权投资受到高净值人群的普遍青睐,在近两年整体资产配置中增幅领先。

私募基金作为资本市场中越来越重要的一股力量,不断得到广大高净值人士的认可,成为资管领域的先锋军。根据公开数据,我国私募基金规模截止2017年11月达到10.83万亿元。其中,股权、创投类基金及其FOF(母基金)合计占比58%,已经成为私募投资基金的主流。

绽放活力,中国是「年轻」经济体

未来十年,中国资本市场的「黄金宝地」在哪里?

我们看到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城镇化发展,海外投资者也被中国庞大的市场吸引着,同时,伴随新经济和创业的兴起、第一代企业家逐步交班给第二代,进而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年轻高净值群体,高净值群体呈现日益年轻化的趋势。公开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高净值人士占比仅5.6%,而30岁以下占到8%,45岁以下比超过50%。可以看出,中国富人们更显得年富力强。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一直以来,传统行业是高净值人士最早和最主要的来源,占比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占据绝对优势,占比达到64.6%,主要集中在制造、贸易、房地产等行业。而新兴行业的高净值人士占比在上升,目前已达到35.4%,主要集中在文化教育传媒、医疗健康、TMT等行业。值得一提的是,年纪越轻的高净值人士来自新兴行业的占比越多,尤其是30岁以下年龄段中新兴行业占比超过一半。

以旅游相关的产业为例,在未来会有很大的价值。因为在崛起的年轻一代,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旅游消费,在一些没有发达国家的市场,与发达国家有所区别。无论是对消费者线上的渗透,还是获取用户方面都是有所差距的。如果按地理的角度来讲,应该选择有更多年轻人口的国家,因为有更高的购买力、消费能力。

从规范私募运作以来,证监会始终对违法违规私募保持高压的打击力度,净值管理、打破刚性兑付、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第三方独立托管等方面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规定,进一步强化了监管的专业性、穿透性和统一性,无论从私募从业人员的素质,还是从产品质量、管理规模上来看,都得到了巨大的改善与发展,政策的监管让市场变得更加有纪律、成熟,这也促使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青睐于选择私募基金。

战略性并购,投后管理很重要

未来十年,中国资本市场的「黄金宝地」在哪里?

十年前,中国私募股权融资达到了顶峰。很多基金即将到期,但尚未实现显著回报。这主要是因为近些年IPO市场波折不断及出售市场没有得到充分发展。面对大量资金,普通合伙人很难制定退出计划,而这则为重组并购提供了充足机会。

中国境外并购市场有望进入下一阶段的增长。中国政府对地方经济增长的投资提供的大力支持,以及对审批流程的精简为投资者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要想实现承诺目标,就需要对战略进行仔细思考,从搜索目标到吸引正确的目标,从而在克服文化差异的同时成功实现协同效应。

我们看到,出境投资有在线上线下扩张,从战略并购来看,买方非常重要。对于买方来说,必须要不亏钱,只要有5%的资本回报率就可以不亏钱,打造很多的协同效应。包括组合的管理,交易后的管理,做好整个交易一定要有正确并专业的人去管理这些标的。

回顾中国企业过去十年的跨境并购史,可以看出中国买家的表现参差不齐,大部分交易并没有切实实现原定目标,最主要的原因是时机选择错误,这一点是所有企业都很难把握的。另一个原因是中企欠缺并购后的整合能力,多数中国买家在交易达成后的投后管理能力有限。因此,并购难以带来协同效应或真正的运营整合。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从战略性并购来说,应该更专注于长期的战略投资,而不是短期的变现。评估一宗收购案是否「成功」肯定是主观的,因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如果没有此项收购,买卖双方现在会是什么情形。交易完成后,股价的短期变化只能反映市场是否看好这宗收购,却无法反映真实的执行情况。因此,要真正评估一宗交易是否成功,我们必须追根溯源,看看当初交易双方定下的目标是否得以实现。

境外并购,首先需要跟政府方针,与监管对齐,有些国家对中国买家有政策的限制,同时需要清楚海外进行交易的时候,究竟会签署什么样的协议。另外,需要清楚哪些行业是真正想去参与的,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明白不是仅仅关于完成一笔交易,更重要的是它的投后交易,同时根据不同国家文化背景做一个协调。

在过去10年经验,在整个交易过程中PE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能提供很多战略性的价值,能找到好的标的,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境外,都能帮助投资人在交易的结构方面,首先得到控股权,再逐渐收购整个公司,包括资金与资源方面,以及协助他们在融资结构上进行安排。另外,投后管理是一个很关键的价值创造,包括如何通过股权激发团队创造最大价值都很重要。

同时,像北美,欧洲高度成熟的市场而言,他们的监管政策和指导都是非常明确的,只要合规就可以,而中国的新兴市场却没有,所以,要做到合规的话政府关系也非常重要。如果要做到全球化,那优先级很重要。一方面是有机扩张,在不同的国际市场建立代表处,另一方面,把资源按照优先级进行分配。

本文由Grace整理会议资料报道。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80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3月14日 下午4:25
下一篇 2018年3月18日 下午4:1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