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第十七届AVCJ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论坛于2018年3月14日-15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China World Summit Wing)隆重举行。

在这场中国富影响力的私募股权盛会上,汇聚了超过390位知名普通合伙人、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包括140位有限合伙人聚首一堂、相互交流,共同探讨中国私募股权的趋势及机遇,透过讨论都有哪些发人深思的观点呢?

PE 在并购中的投资机遇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太盟亚洲资本总裁及合伙人,邱中伟:我认为并购投资会成趋势。2000年初做投资是国家快速发展期,很多PE,VC赚了很多钱。现在经济放缓,中国的银行对并购贷款还是很宽松的。跨国,民营企业也培养了很多职业经理人。那中国民营企业创业大部分都是80年代创业,现在会考虑家族传承,企业发展,那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并购机会。很多中国企业并不是国际化的企业,所以,跨境并购是一个路。那除了并购技术,归根到底是人才的并购。汇集了顶尖人才,那管理水平会上升一个很大的台阶,在跨境并购还需向欧美基金继续学习,并购趋势要走专业化,所以这就要看GP能不能抓住机会找到这样的并购机会。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Private Capital Director,欧阳Olivia: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有不到一千家上市公司,现在有三千多家上市公司,现在资本化程度很高了。中国VC、PE 会成为两头比较大的市场,那比较大的基金会有几个趋势:1.按行业划分,在每个行业深耕细作。2.专门从行业,工业,企业招专家,专门负责投后管理。GP需要适应市场带来的机会,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新经济会成为 PE 的主流吗?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高盛董事总经理,李天晴:作为PE,资本需要投到有回报的地方。从行业上来看,在过去几年,比较大的基金投新经济的不是特别多,也没有特别成功。由于中国的市场很大,就比如,投资委员会在美国,那怎么做?我们当年投分众传媒时金额并不多,2000万美金,但是投资委员会就大概讨论了三次,每次都非常困难,因为我们认为没有适合的模式,风险是否能把控。但我认为,新经济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如果投就要投可以把控风险的,选择能看懂的熟悉的领域中的好企业,只有这样才能够把控风险。

Private Capital Director 欧阳Olivia:我们有专业的VC团队,会去看全球的VC基金,那作为一个养老基金,我们也看到了新经济对传统经济冲击非常大,我觉得还是需要去了解并关注新经济发展的趋势。在中国,如果说是一个相当独立的VC,在没有太强大的生态系统做增值服务,那么跟BATJ竞争起来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在商业模式没有形成之前,我们是先去了解关注,不会轻易动手投的。

私募股权在「一带一路」中

扮演的角色与经验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沄柏资本创始人兼主席,鲍毅:我们主要做跨境投资。回顾过去的经验,「一带一路」带来的投资经验:像美国马歇尔计划,1860-1890年,在这期间有很大的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分别投到铁路运输、物流、矿业、金融、消费领域,有了非常大的发展。那今天的「一带一路」规模要更大。我们不光要看到基础设施的投资,那我觉得可以投有中国所带领,所倡议,有政治背景的公司,这包含了PE的机会;另外,在这些投资中,对于「一带一路」的投资,可以投不仅限于中国的,在欧美这些海外的中国公司,这是「一带一路」里最好的投资机会。

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王方路:在过去9个月里我们完成了7笔交易,我讲一下过去10年的经验。首先要克服心理上对于风险的顾忌,像汇率,还有国家政策方面的因素。其次,要认真去选择不同的行业。比如去选择最独立的,增长潜力最大的行业。那我们在长期进行研究后,选择了几个重要的行业:环保、治理、社会,这是宏观的分析。那从微观去看的话,这些行业是比较好的:能效行业,可持续行业、食品行业、出行行业。这些行业无论在怎样的宏观经济条件下,都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我们对这些行业中的龙头企业进行了共同之处的总结,我们发现:1.在多个市场中的营收能力都非常强。2.都是独立的。那我们更倾向于投资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而不是靠关系发家的人。我们希望企业家通过良性竞争说明自己是可以的。我们投的7家中,有两家走向了IPO,当然我们也成功的退出,兑现。那我觉得这个就是需要你去进行很多谨慎的思考,也需要你去非常信赖管理团队。另外,通过交易建立名誉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包容性非常重要。我们不应该是单一的去合作,我们既与本地又与国际合作。再一个就是执行能力。打造名誉是非常慢长的,但一次执行不到位,对名誉影响非常大。

 价值创造:超越基础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博裕资本董事总经理吴晓力:我们有4个出资伙伴,那我们所创造出的价值来自2个领域。对于传统公司,从10亿要增长到100亿,要提升内部的效率,商业推动能力,所以会在具体方式上面会提供协助,比如优化财务系统,怎样降低运营成本,也可以通过第三方数据帮助创始人团队做调研,也可以帮助他们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当然他们也要充分相信我们。

在投资组合方面,我们抓的大趋势包括医疗与金融服务方面的消费升级、新技术等等。我们投的行业都覆盖了一些龙头企业。我们相信中国巨大的人口量,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了消费者行为变化,还有监管带来的变化。那我们关注医的疗行业,就是AI +服务,这个会带来新的挑战。我们也积极做企业的软件,很多的企业去考虑怎么改善效率,所以软件领域,包括区块链,我们也做了很多的调研。

2018 年中国不良债权投资趋势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鼎一投资董事长郑华玲:我们在2015年踏入了不良资产的上半场高峰,从2015到现在,管理60亿的人民币,在这三年里,每年大概会有20~30亿左右的资产投放量。那我们的投资、基金没有加过任何的杠杆,买了大概上百亿面值的不良资产,大概有70%以大的资产包,银行组合出来的。那对于批量化的不良资产,套利,做波段是要有抓住它的能力的,而且是要求非常高的。在做整个大类资产配置的时候,要有分散风险,多元化配置的能力,包括对团队的磨练,对项目渠道的开拓,包括对心性都是需要磨练的。过去一年,不良债权投资非常热,那我对国内整个不良资产重组还是充满信心,相信会迎来新的盛宴,那2018~2019年我觉得不良债权投资方面的合作会越来越多,当然分化会越来越多。

中国是否会取代美国,

成为最大的风投市场?

私募与创投的「新路径」,听听大咖们都说了啥?

讨论环节总结:中国会取代美国,只是时间问题。中国现在是第二大风险投资市场,那中国现在已经快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所以取代美国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新一代的企业家更加渴望成功,与其说给跨国公司打工,更想要创业。而政府也给予帮助,把很多资金引到了这个行业里,对资金的态度越来越开放,对资产配置没有太多限制,地方政府做LP的话,需要把资金配置到当地的初创企业上,地方政府也越来越多以人民币基金引到行业里,促进以创新为驱动的企业带动地方发展。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但是,它带来的不好的一点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获得融资,政府并没有真正做到以市场为导向的决策,所以在资金的供给上仍然存在不平衡,另外,中国企业面临上市的过程监管还是有问题的。尽管,政府现在提供了一些快速通道,但是我想还是需要去看到更多的监管。如果能保证这样一个趋势和监管,那对我们的行业来说就是有非常大的帮助。

本文由Grace现场报道。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799/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3月14日 下午4:20
下一篇 2018年3月16日 下午4:2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