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顿湖畔的行宫:看传承200年神秘家族的兴衰与如何崛起(下)

这个大家族影响了匈牙利甚至整个中东欧200多年。家族的代表,改革派人物,作家塞切尼.伊斯特万的头像,甚至被印在匈牙利货币5000福林的正面。

文|傅华

编者按

这个大家族影响了匈牙利甚至整个中东欧200多年。家族的代表,改革派人物,作家塞切尼.伊斯特万的头像,甚至被印在匈牙利货币5000福林的正面。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菲斯特提克斯庄园都是匈牙利重要权贵的社交场所。被刺身亡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裴迪南大公夫妇、在匈牙利备受欢迎的茜茜公主等著名的历史人物,都曾经在此驻足。

第一次经济危机陷入低谷的大家族,通过与欧洲皇族联姻,从伯爵升为侯爵,让家族再度成为贵族圈的焦点。但这些只是表象。实际上,一代又一代的成就,与他们家族重视教育、重视知识、重视探险、重视承担社会责任、重视骑术的贵族精神有关。

如果说,乔治和拉斯洛创造、延续的图书馆,更多是一种内在精神的探索,塔齐洛则把这种探索延续到了激情澎湃的狩猎场和赛马场,并捕获了与欧洲皇族联姻的机会。

风雨飘摇,全球恐慌

前文《巴拉顿湖畔的行宫:看传承200年神秘家族的兴衰与如何崛起》说到,乔治的后代,拉斯洛(László)延续了一段时间家族的风光。这个富贵乡里长大的富家子弟,虽然也继承了前辈的志向,继续支持公共图书馆、匈牙利科学院、佩斯的赛马比赛和匈牙利军官培训,但是,经过近百年发展的家族,在过度繁华的时代,已经失去了对危机的警觉,和修身、齐家、治理家族产业、传承家族精神的严谨。

1825年,从英国爆发的世界上第一场经济危机,很快席卷整个欧洲。仅仅一年的时间,英国就有70多家银行破产,3500多家企业倒闭,整个社会处于极度混乱和恐慌之中。这种危机也影响到了地处中欧的匈牙利。

1828 年,由于拉斯洛的大手大脚,和经济危机的影响,菲斯特提克斯庄园被监管,这个家族、庄园和城堡,随着这个时代,一同进入暗淡的低谷期。

家族精英 提振家运

好在这个大家族的后代,又出了一位匈牙利著名的改革家、作家塞切尼·伊什特万(István Széchenyi,1791-1860)。伊什特万1848年3月23日至1848年9月4日,担任匈牙利公共事务及交通部长。他在匈牙利贵族中很有影响力,在匈牙利现代化的进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匈牙利5000福林的纸币上就印有他的头像,布达佩斯的塞切尼·伊什特万广场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伊斯特万的成功,带来了重要的社会声望和家族振兴的气息。拉斯洛的长子塔齐洛(Tasziló,1813-1883)在军队也获得了成功,做到了骑兵中将。回到庄园后,他推动庄园和周边地区共同发展,也推动了小镇的消防队和赫维兹湖的发展。

另一个杰出人物也叫乔治(György1815-1883),欧洲很多家族,爷爷、父亲、儿子,常常同名。在这个家族,就有好几个“乔治”。这位乔治为匈牙利农业的发展做了很多工作,他还恢复了凯斯特海伊的高等教育,力图将庄园在社会、教育、农业领域的影响力,恢复到大乔治时代。1867 年至 1871 年间,他在安德拉什政府中担任部长职务。

红沙龙和绿沙龙

《布达佩斯最美的图书馆:曾经是金碧辉煌的温克海姆伯爵府》,温克海姆宫最漂亮的“金沙龙”和“银沙龙”,都被后人改为书房,成为图书馆的一部分,让家族文化与社会文明相融合,以新的方式继续传承。沙龙文化是贵族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菲斯特提克斯庄园也不例外。

整个庄园城堡,除了那些大家族繁琐的、私密的、漂亮的小家庭套房外,最靓丽的地方有两处:一个是“红沙龙”书斋,因为当时的图书大多以朱红色的封皮和烫金的字面为装帧;另一个是以各种骏马的油画为装饰的“绿沙龙”,寓意骏马驰骋的绿茵草地。

如果说,乔治和他的儿子拉斯洛创造、延续的图书馆,更多是一种内在精神的探索,那么,菲斯特提克斯塔齐洛(Taszilo,1850–1933),则把这种探索更多的延续到了激情澎湃的狩猎场和赛马场。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猎手和驯马师。驯马和赛马,这项欧洲贵族的运动,让塔齐洛在社交场合声名鹤起,捕获了许多机会。

时代变迁与家族命运

时势造英雄,每个人、每个家族、每个民族的命运,都与时代的变迁息息相关。虽然塔齐洛也大手大脚,但他的运气比父辈拉斯洛要好很多。塔齐洛遇到了两个机遇:第一个机遇是时代的迅猛发展,全球化带来的普遍财富增长。

从1800年到1880年,第二次工业革命从欧洲影响到了亚洲和美洲,80年间世界贸易总额已经从1800年的14亿升至147亿美元。蒸汽机、内燃机、电车、电灯、电话和电报的发明,人类经济进入了迅速发展期。1880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西欧城市人口的比例几乎上升了40%。参与到世界经济进程中的菲斯特提克斯家族也获得了巨大的财富。二是家族声望的迅速提升。1880 年,苏格兰公主玛丽·维多利亚·汉密尔顿与菲斯特提克斯家族的塔齐洛结婚,从此,这个家族与欧洲王室有了血缘关系。1911年,塔齐洛被授予“王子”称号,使这个家族从伯爵家族晋升到侯爵家族。

玛丽·维多利亚·汉密尔顿的祖上,一位是威廉·托马斯·贝克福德(William Thomas Beckford),欧洲著名的艺术品收藏家;另一位是斯蒂芬妮·德·博哈奈(Stéphanie de Beauharnais),是拿破仑的养女。这样显赫的身家,给菲斯特提克斯家族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列车的收藏品作为嫁妆,还有公主的艺术的品味与眼光,更重要的是,她给这个家族带来了更多欧洲皇室的上层关系。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其实这个家族200年前,也和其他家族一样,甚至只是一个普通大家庭中并非嫡长子的一个分支。200年后,随着时代的变迁、家族的发展,王室的联姻和新的爵位,让菲斯特提克斯家族的名望、荣誉、地位和影响力与日俱增。

赛马是一项贵族运动

塔齐洛组织了大量的赛马、狩猎活动,并成为奥匈帝国赛马场的风光人物。这两项当时的 “贵族运动”,让城堡再度辉煌,也迎来了家族的复兴。现在菲斯特提克斯庄园的马车博物馆有许多精彩的图片,记载了那个时代塔齐洛主导、参与的骑术比赛,以及这个家族所拥有的名马的血统谱系。这些图片也给家族文化和庄园文明带来了新鲜血液。

1921年,塔齐洛甚至举办了直升飞机庆典,并捐赠了一部分地块和建筑材料,建造了一座博物馆。

审时度势的勇气与智慧

1933年,塔齐洛去世后,他的后人捷尔吉(György,1882-1941 年。其实也叫乔治,只是这个翻译好与前面的乔治区分)于 1933 年继承了“王子”称号。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捷尔吉曾在巴黎和伦敦担任外交官。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捷尔吉在塞尔维亚和意大利前线作战,在那里他赢得了无数荣誉。

战场归来的捷尔吉雷厉风行,在赫维兹湖和凯斯特海伊镇开设了浴场,没有人敢来捣乱。因为他的威望和魄力,被选为巴拉顿协会的高级会长。捷尔吉在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一个赛马马厩。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开始延续家族的传统,积极参与马术运动。尽管他的马匹并没有像他父亲的驯马和赛马那样取得成功,但马术精神,依旧传承给了他的后代。

1941年,捷尔吉的儿子小乔治(1940–) 在父亲突然去世后,继承了“王子”称号,和侯爵爵位。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结束时,时局更加动荡。与纳粹勾结的箭十字党开始疯狂捕杀犹太人、知识分子、社会精英。1944 年 9 月,对二战后的局势有着敏锐判断的小乔治,与母亲玛丽亚·豪格维茨伯爵夫人一起,离开了这个庄园,远走他乡。不久,苏联红军在“百日围城”后,不惜一切代价,占领了布达佩斯和匈牙利。

1945年后,庄园的一部分被军方接管,之后成为当时市议会的财产,将个别房间出租给不同的公司。后来的历史,就请各位读者自己去查阅历史资料吧。现在,这座庄园对外开放,成为匈牙利平民和全球游客观光娱乐的乐园。

家族的机遇:进取、传承、积累

纵观全球的大家族发展史,一个家族的发展,无论从哪里起步,最后往往都离不开军、政、商、学、医、产业、金融、交通,甚至宗教的布局。Festetics家族自然也不例外。从1739年直到1944年,横跨18世纪、19世纪到20世纪,200多年来,这个家族从军事起家,从经商开始发达,从服务于女王的法律体系获得了稳固的家族地位,从家族联姻获得了纵横欧洲稳固的保障。

传言这里曾经是茜茜公主的行宫,但我们没有找到确切的资料。但的确有众多影响历史进程或导致历史转折的重要人物曾经来访,成为这个庄园重要的嘉宾,Festetics家族的许多成员在匈牙利的政治、经济、科学和文化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匈牙利近代史上最重要的家族之一。

他们在法律界、农学界、商界、教育界、交通领域、社会改革领域、公益领域……一度风生水起,干一行成一行。一代又一代的成就,与他们家族重视教育、重视知识、重视探险(包括那个时代的狩猎文化)、重视承担社会责任、重视骑术的贵族精神有关。这个家族的庄园能够穿越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安然无恙地保留下来,堪称奇迹。而庄园的后人,则散落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继续发展。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570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下午2:45
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下午5:3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