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顿湖畔的行宫:看传承200年神秘家族的兴衰与如何崛起

中东欧最大的湖——巴拉顿湖畔南面,凯斯特海伊镇,有一座巨大的庄园:菲斯特提克斯(Festetics-Kastely)家族庄园。

编者按

中东欧最大的湖——巴拉顿湖畔南面,凯斯特海伊镇,有一座巨大的庄园:菲斯特提克斯(Festetics-Kastely)家族庄园。

这个庄园景点很多。仅仅是气势恢宏的巴洛克风格建筑,前后庭巨大的草坪,树盖亭、马车馆、狩猎馆、交通馆、植物园、飞鸟馆,就已经让你目不暇接,而著名的“Helikon(海利肯)私人图书馆”,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巴洛克风格的来历

巴洛克(Barocca)一词,来源于意大利语,意思是“畸形的珍珠”。这种风格的建筑,与哥特式建筑尖尖的塔顶,崇拜、神圣、修长的建筑风格不同,仿佛是天国与人间的世俗通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兴起于17世纪到18世纪的巴洛克建筑,是在世俗文化与宗教文化交融的过程中,产生的繁华取向和贵族文化的代表。

这个时候的建筑精神,多少代表着人类无穷的自信、欲望与满足。它的风格强调曲线与宏大的结构相融,强调自由奔放,强调夸张的变化,也强调奢华的装饰。

它反映了人的内心从宗教的约束中解脱出来后的丰富想象,刚刚经历了文艺复兴的欧洲,随着经济的崛起、对外的扩张,开始让更多的文化元素融入到建筑、绘画、雕塑之中。

探险家们对外界的探索,不仅打破了地理界限,也打破了各种艺术形式的界限,巴洛克建筑的内部极其奢华,外部极其开阔,既有财富积累的支撑,又有精神驰骋的空间。

如果说,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还是一个刚刚从严格的家教约束中走出来的大家闺秀,或者清晨含苞欲放的花朵,有着花瓣初开的娇羞与鲜艳,那么,巴洛克时期的艺术,就已经是阳光明媚的夏季盛开的鲜花,不仅包含了各种鲜艳的色彩,也引来了飞舞的蜜蜂与蝴蝶。

但到了后期,当它添加了太多精雕细刻的繁华,变成洛可可风格时,就已经失去了艺术的震撼力,而变成一种繁琐的、层层叠叠的、无以复加的内卷,变成了对人的精神的销蚀与挤压,成为一种足以“玩物丧志”、“富以败家”、即将腐朽没落的艺术了。

洛可可风格的艺术,就像一朵“繁盛美”的、即将凋谢的残花——但即使是散落的花瓣,也足以让我们一窥蒸汽机时代之后,工业革命时期,资本主义时代,建筑、雕塑、绘画和音乐之美。

躲避战乱来自克罗地亚的家族

说远了,还是回到菲斯特提克斯庄园,和菲斯特提克斯家族。或许,这个家族的发展历史,可以给那些暴发户式的家族传承与教育一个重要的启发。

一个家族的崛起,虽然也有各种机遇,但并不是偶然的,也往往不是爆发式的,一定要有至少三代人的开拓、努力、创造、积累,以及精神和物质财富的传承。菲斯特提克斯家族的族谱上记载,家族的血统来自克罗地亚。那时,克罗地亚还处于匈牙利王国的统治之下。

巴拉顿湖畔的行宫:看传承200年神秘家族的兴衰与如何崛起

这只是菲斯特提克斯家族庞大谱系的一部分

这个家族最初的迁徙,有点《桃花源记》的味道:“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菲斯特提克斯一世为了避免来自土耳其的战乱,1634年拖家带口从克罗地亚搬到了现在德国一个叫巴特菲的庄园。

乱世崛起,盛世兴旺

但是,避乱只能安居,不能乐业。菲斯特提克斯二世(1639年至1720年)参加了抵抗土耳其的战争,建功立业,不仅让家族赢得了很高的荣誉,还获得了财富封赏,并拥有了成功的婚姻。

这大约应该算作家族发迹的良好开端。但菲斯特提克斯家族在凯斯特海伊镇(Keszthely)分支的发展,才是我们要关注的重点。

从1739年开始,这个家族的一支,曾经在匈牙利最高司法机构七人委员会担任法官的克里斯托弗. 菲斯特提克斯(Kristóf Festetics 1696–1768),在凯斯特海伊镇购买了一座庄园,并于 1745 年开始建造家族城堡。

从此,菲斯特提克斯逐渐发展成为其后200多年里,匈牙利最重要的贵族家族之一。随着城堡的发展,城堡也渐渐成为凯斯特海伊镇的城市中心和才是建设最重要的推动力之一。

这个家族创办了一家医院,资助了一家叫佛朗斯的制药公司,招贤纳士,让这座城市逐渐拥有了现代的医疗、交通等服务体系,并从女王那里获得了每周举办一次集市的权利。

集市贸易让这个小镇迅速发展,这个家族又在当地创办学校,建造大型盐运船。1767年,家族成员在承担女王的法律服务过程中,起草了绅士法令,解决了绅士和农民的关系问题。1772年,女王授予这个家族伯爵爵位。这是家族历史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自从这个家族在18世纪被提升为伯爵后,发展势头迅猛。

家族的力量和传承

这个家族能够长期凝聚在一起,相互借力、蓬勃发展,与他们重视教育、文化、联姻,重视家族精神的传承,密切相关。

家族的后代,对政、商、学、探险、自然科学、交通、医疗等领域的知识和实践,涉猎广泛,其中爱默瑞. 菲斯特提克斯(Imre Festetics) 还发表过重要的科学论文:《自然的遗传规律》。

菲斯特提克斯的后代枝繁叶茂,加上七大姑八大姨,谱系十分复杂,连匈牙利人都很难分清楚。因此,我们已经无法区分后代的杰出人物,和执掌庄园的佼佼者,到底算是“几世”,我们只能择其一二,大致介绍。

乔治时代:创办大学和图书馆

乔治(György ,1755–1819)是家族中最重要的成员之一,他所在的时代,也是这个家族最辉煌的时代。

乔治会说多种语言,并通过研究获得了大量的知识。他曾经在格雷文轻骑兵团服役,1790年,乔治和其他军官一起,向议会递交了一份规范军官生活的帖子,不仅没有达到目的,他也受到了挤压,郁郁寡欢,被迫退役。

这段挫折,恰恰成为他回到城堡后发展的精神动力。虽然不再是“骑士”,但骨子里的骑士精神和贵族精神,仍然伴随着他的一生。回到家乡,激进的乔治引进了现代庄园的管理方式,并在1797年建立了一所农业学校:匈牙利农业专科学校,由这个家族自筹资金,将这所学校一直维持到 1848 年。不要小看这所学校,这可是全欧洲最早的一所农业专科学校!

特意查询了它的历史,该校后来与成立于1787年的布达佩斯兽医大学等机构合并,继而与考波什堡大学、潘诺尼亚大学Georgikon学院和Eszterházy Károly天主教大学珍珠市校区合并,更名为“匈牙利农业与生命科学大学”,成为欧洲规模最大、以农学为主的多学科协调发展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

乔治还创办了这个城堡最引人注目的 “Helikon(海利肯)私人图书馆”,以86000册丰富而珍贵的藏书闻名。这些藏书按照历史、哲学、农业……等等详细分类,整个图书馆又分为大馆和小馆,走进小馆,已经令人震撼,当你从小馆的一侧进入大图书馆时,才真正感受到了“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开阔与人类文明的浩瀚。

因为图书馆的优势,乔治还赞助了许多重要的图书出版,并在1817 年至 1819 年间,多次接待当时重要的作家和诗人。他大力发展公益事业,清理了赫维兹湖周围的区域,并建立了浴室。为了发展巴拉顿湖的航运,他还建立了一个造船厂。1797 年,巴拉顿湖上第一艘定期航行的帆船“凤凰号”就在这里建造。

第一次经济危机:暗淡的低谷

乔治的后代,拉斯洛(László)延续了一段时间家族的风光。这个富贵乡里长大的富家子弟,虽然也继承了前辈的志向,继续支持公共图书馆、匈牙利科学院、佩斯的赛马比赛和匈牙利军官培训。

赛马、狩猎、远足,是这个家族的另一种精神和骄傲。但是,经过近百年发展的家族,在过度繁华的时代,已经失去了对危机的警觉,和修身、齐家、治理家族产业、传承家族精神的严谨。

1825年,从英国爆发了世界上第一场经济危机。仅仅一年的时间,英国就有70多家银行破产,3500多家企业倒闭,整个社会处于极度混乱和恐慌之中。

这种危机很快波及到整个欧洲,也影响到了地处中欧的匈牙利。1828 年,由于拉斯洛的大手大脚,和经济危机的影响,菲斯特提克斯庄园被监管,这个家族、庄园和城堡,随着这个时代,一同进入暗淡的低谷期。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568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2日 下午3:04
下一篇 2022年7月27日 下午3:1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