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遥远的战场》连载之二十三:残酷的战斗、艰难的谈判

《并不遥远的战场》连载之二十三:残酷的战斗、艰难的谈判作者| 赵明  昭觉 

连载第二十三篇
残酷的战斗、艰难的谈判

“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彭德怀

“上甘岭”战役

虽然一切都在好转,但战争还没有结束。在谈判桌上激烈斗争的同时,在战场上战斗也在残酷地进行。

为了挽回败局,迫使中朝方面接受谈判条件,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发动了三角山战役(Battle of Triangle Hill,我方称上甘岭战役)。

这场战役,美国先后投入了6万多人的兵力,出动了3000架飞机和170辆坦克,动用18个炮兵营,进攻不到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阵地。在44天的激战中,美军向上甘岭发射200万发炮弹和5000枚炸弹,发动900多次冲锋,但我军阵地巍然不动。

英雄的人民志愿军守住了阵地,此战役我军歼敌2.7万多人。

为了配合交换战俘,我军先后又发动两次进攻性的作战,歼敌4万余人,我军还组织了一次金城战役,歼敌52,000余人,收复土地176平方公里,迫使敌人答应交换战俘。

“自愿遣返”骗局

但敌人内心是不愿意的,他们又提出了“自愿遣返”,与此同时,一场血腥的“甄别”运动在美军战俘营里偷偷地进行。

所谓“甄别”就是强迫战俘表态,愿意回大陆还是去台湾,凡是表态要回大陆的战俘,都遭到他们毒打甚至杀害,不断有血案被曝光。 

志愿军战俘李兰贵寄给他母亲的一封信,由于美帝的疏忽,辗转被送到志愿军政治部。信写道:“坏蛋们不知道哪里弄到了刀子,就进行威胁,谁说‘回国’两个字就打死,割肉挖心,甚至打断肋骨,有好多人已被打死,幸而我是残废。”

这封信成为在谈判桌上控诉美军暴行的有力证据。

战俘问题最终达成了协议,但遗憾的是有些战俘被移交给了台湾当局。

“希望回家”

1952年12月20日,美英战俘拥护和平委员会发表“告全世界人民书”文中说,我们希望在这封信里表达出,在朝鲜的全部“联合国军”战俘的衷心愿望,我们希望回家,我们希望正在进行的谈判能够顺利结束。中国和朝鲜人民军对“联合国军”战俘非常友善和照顾,没有丝毫虐待行为,我们坚决反对“联合国军”方面利用战俘问题,拖延停战谈判。

文中最后有布鲁斯、牛劲特等14名英、美、土耳其军俘虏签名。

美军战俘陆军24师师长迪安少将写信给朝鲜最高司令长官金日成,以及俘虏营长官,对其在战俘营中受到的照顾表示衷心的感谢。 

《并不遥远的战场》连载之二十三:残酷的战斗、艰难的谈判
交换战俘

我亲临开城板门店(谈判交换俘虏阵地),这也是我们团阻击敌人阵地前沿。

我亲眼看到美国为首“联合国军”战俘,身穿我军新衣,红光满面、歌声洪亮、掌声不断、笑言笑语、挺胸阔姿,高声喊着“再见”、“谢谢”……

而美军送回来的朝鲜战俘和我军战俘,担架抬着、柱着拐棍、一走一拐、一身破烂,好多人血腿血臂、满脸是血,共同高呼“打倒美国侵略者虎豹豺狼”、“打倒美国魔王”,有的几个人还扯着一条标语“打倒美帝国主义”。

这种场面我们军队看着咬牙切齿,骂着美帝国主义没有人道,猪狗不如。

各国记者都在拍照、速写这种场面,这就是历史纪实。

战俘记载:中朝军队被俘13万多人,其中志愿军2万余人;联合国军被俘2万多人,其中美军3193人。

《并不遥远的战场》连载之二十三:残酷的战斗、艰难的谈判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并不遥远的战场》连载之二十三:残酷的战斗、艰难的谈判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98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