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两周年,有的家族企业凋零,有的家族企业长青

百年家族企业的智慧:投资财富于家族的未来。

【编者按: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疾风骤雨般地席卷了全球,不仅挑战着个人,也挑战着企业的脆弱。但是,脆弱也激发出坚韧不拔。全球没有一家长寿的家族企业不是穿越风雨,甚至经历了浴火重生才走到今天。这些长寿的家族企业身上究竟有怎样的“特质”帮助他们无论顺境、逆境都能持续向前的呢?他们的家族事业又是怎样一代一代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的呢?

纵观全球,或大或小的家族企业经营着各个国家大多数的商业活动。然而,只有一小部分家族企业可以传承到第三代。这些传承成功的家族往往经营着规模庞大的企业,对社会和经济有着重大的影响力。什么是家族企业薪火相传的成功秘诀?为了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的研究团队采访了100多个最成功的家族企业的家族成员。这些家族分布于各大洲20多个国家(地区)。我们将这些家族称为“有传承力的家族”,因为他们的企业和家族都已成功传承至第三代以上。一个有传承力的家族不仅是一个成功企业的拥有者,他们还一代接一代地不断创造着金融财富和非金融财富。

尽管这些跨国家族多种多样,我们惊讶地发现他们的“长寿”有着共通的秘诀——在创造了第一桶金之后,这些有传承力的家族将注意力从创造新财富(当然,创造新财富依然重要)转移到了建立和维护一个伟大的商业企业家族上。有传承力的家族选择把建立伟大的家族作为对未来的最好投资。

把建立伟大家族作为对未来的最好投资,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发现这些家族大多都具备几个共通的特征。我们使用下图总结了这些共同元素。下图在中心区域列举了两个基础核心要素,在四周列举了家族采取的四个行动“路径”。

疫情两周年,有的家族企业凋零,有的家族企业长青

图片注释:

SharedValues and Purposes, 共同价值观和共同目标;

Taught, shared and used in family dealings abouttheir business and wealth, 在家族商业管理和财富管理实践中的教育、分享和运用;

Governance Policies and Structures, 治理策略和治理结构

Clear, explicit structure and agreements thatregulate family and business activities, 清晰、精确的结构、协议,用来规范家族活动和商业活动

Long-term business resiliency,家族事业长期运营的弹性

Cross-generational engagement, 跨代参与

Next generation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 下一代的教育和发展

Commitment tocommunity beyond family, 对家族之外的社区的承诺

 

基石1:建立家族文化

建立一个伟大家族首先意味着建立强大高效的家族文化,即家族“部落”的共同价值观和目标。作为家族企业,家族成员具有核心身份认同感和超越金融财富的、决定什么对于家族来说是重要的和有意义的价值观和目标。几代人下来,这些非金融的价值观和目标对于维系不断扩展的家族的内部团结与和谐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家族文化不是静态的,当家族里的每一代人重新定义他们的身份认同时,都会给家族文化注入新的元素。
 
几乎所有家族都将他们的成功因素归结于他们与家族核心使命和价值观的深层次的连结。在企业创始人打造出一个出色的企业之后,到了第二代,家族不再只是简单地增加他们的财富,而是着眼于建立一个有爱心、有能力、团结的、负责任的和具有社会影响力的世代相传的家族。这类家族在建立不断壮大的家族的过程中,把注意力从外部转向内部,不仅维持家族的金融财富目标,也通过非金融财富目标支持家族和社区的成长。
 
有传承力的家族在家族成员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上形成并维护一种既连续又灵活的成功的文化。这种文化既是家族文化,也是企业文化。正如这些家族所说:
 
“我们每天能够开门营业是因为我们有父母教给我们,同时也是父母的祖辈教给他们的智慧:我们家族企业存在的目的是让社区变得更加美好,让家族更加亲密和幸福。如果家族企业不是为此而存在,那么我们就不过是在做一些类似机械转动齿轮的事情。我们的家族企业是一种将家族凝聚在一起的工具,使我们所有人都获得机遇和幸福。”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您考虑的是下一代,而不仅仅是下一季度,那您的计划周期是二十五年。您希望家族的故事可以延续,这个想法深深植根于所有家族企业中。这种长远的眼光非常,非常重要。这种意识会反映在公司的人力资源政策中。员工们知道,您所追求的目标不仅仅是赚钱。”

基石2:建立家族和企业治理

使命和价值观本身并不能直接帮助家族。只有当使命和价值观被执行并产生积极影响时,它们才可以帮助家族。为了实现这些愿望,我们所需要的不只是善意,我们还需要组织、资源、计划和承诺来实现。这类非商业活动只能通过有组织的家族结构来实现。
 
家族企业往往面临着复杂的挑战,其中许多挑战都在企业经营管理之外,并涉及到家族如何发展非金融“资本”以及如何管理内部多个家族分支。为此,家族企业发展了“治理”的概念。家族企业不仅需要治理自己的企业,而且还需要治理一个不断成长的、多元化的家族。当家族有许多成员和目标时,大家族里必须组织确立分工、原则、角色、决策权以及投资盈利性事业和慈善事业。家族企业的各种商业活动,以及商业活动之外的家族活动,都是规模庞大并且复杂的运营活动。
 
有传承力的家族的特征是有明确的原则和实践规范来管理非商业类任务。他们发展家族和企业治理,组织定期的全家族聚会、商业和教育活动,并通过家族理事会来组织家族活动、家族教育和慈善活动,将家族与其各种商业、金融事业联系起来。家族治理将家族活动与企业董事会和受托人的商业与金融治理联系起来。
 
家族治理为不参与家族企业管理的家族成员提供了与家族互动的途径。他们可以成为家族领袖,而不是商业领袖。他们可以在非商业领域帮助他们的家族。在有传承力的家族中,家族治理与企业治理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和地位,使家族能够作为一个家族组织进行各类活动。

家族文化和治理构成了有传承力的家族的基石。在两大基石之上,家族积极寻求四种行动途径。
 

途径1:弹性与创新,逐代演化

没有任何家族在第三代时依旧经营着和第一代时一模一样的生意。每代人都在重新定义和更新他们的商业活动和金融活动,从而为越来越多的家族成员维护家族财富。以前有效的商业实践需要针对新的现实情况进行更新、重新定义。没有家族天生就能应对大的变化,但成功的家族一定得在不断变化的商业环境中保持灵活度。我们如今正进入一个空前动荡的时代,我们需要应对很多不可预见的逆境。

有传承力的家族认为自己的企业和家族都是一段旅程,他们在旅程中不断重塑自我。尽管每个家族的旅程都不尽相同,各个家族在其发展过程中都以不同的方式和速度经历了四个主要转变:

疫情两周年,有的家族企业凋零,有的家族企业长青

图片注释:收获、剪枝、生发(多元化)、固根

收获:随着时间推移,有传承力的家族从其传统业务和其他投资中收获大量财富,他们需要决定如何去管理这些财富。即使他们仅维持家族传统业务,家族也会在生意之外积累财富。大多数家族都会经历某种流动性事件,这往往成为一个转折点。家族必须决定下一步要做什么,以及他们是否想继续作为一个共享的金融主体。财富的增加或突发事件为家族创造了增加资产,重新定义商业策略和业务组合的机会。

修枝:随着家族成长,一些家庭甚至家族分支会决定不再留在家族里。我们研究中的每个家族都有一些家族成员选择退出,以确保留在家族里的成员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和承诺。

“这里并不存在退出障碍。如果您想离开,请带着尊严离开,让我们继续保持友好的关系。但是我们当中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发展家族资本。我们意识到,留在一起有更大的机会持续发展。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想继续往前。于是我们坐下来讨论:“这笔财富已经落到我们手中。它不是我们创造的,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负责任地管理它呢?”从那时起,这就成为我们继续运营(家族企业)的态度。”

生发(多元化):随着每一代人增加家族财富,家族发展成为一个多元化的实体组合,包括一个或多个传统企业、房地产、投资、家庭度假房产和慈善基金会,所有这些都需要得到妥善的管理。日益复杂的资产组合向家族重新定义其家族治理和家族领导提出了挑战。

固根:家族需要采取行动来维护家族的身份认同,通过聚会来欢迎新的家族成员,庆祝家族成员长大成人,并确认他们对家族的承诺。家族办公室既是家族成员的港湾,也是家族企业的大本营。

途径2:跨代参与和协作 

没有广泛分布的家族成员之间的个人关系,家族组织就不可能存在。如果家族不存在,它就是一家企业,而不是家族企业。让良好的家族关系跨越几代人是至关重要的。这使得家族可以将其传统的价值观和家族使命传递给下一代,同时也对新的方式和事业保持开放态度。有传承力的家族意识到,要想家族生机勃勃,家族就必须投资时间于了解彼此和关心彼此。当家族成员花时间在一起做事时,他们自然而然地共同耕植着家族文化和价值观。

有传承力的家族积极地让下一代参与进来。他们倾听下一代的声音,并将下一代的发展和承诺视为对家族未来的投资。创新、新思想和新机遇通常来自新生代。老一辈作为管家,为后代提供家族资源。但是,当继任者收到这些馈赠时,他们必须尽责、有能力并做好准备,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巨大责任。即使一个家族有许多专业顾问和职业经理人,家族成员也承担着维护家族和企业的许多责任。他们必须不断创新更新家族传下的财富。他们必须互相倾听,包括倾听那些并非家族企业成员的声音:

“我加入了青年领袖组织。在我的第一次会议上,我描述了我的家族如何以信托方式持有股票以及我是家族信托的管理受托人。因此,我控制着公司。但是我的一位朋友说:“你遇到大麻烦了。你没有股东,只有股息索取者,他们完全不会关心你做的事情。”这番话惊醒了我。我们认为最好的股东是受过家族教育的股东。于是我们召开了年度家族聚会和一整天的商务会议,让所有家族成员都参与,重新激发家族成员的热情,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是家族企业的主人。对于整个家族来说,使用这种凝聚措施是非常有益的。成员们提出了很好的问题,有更高的参与度。我们的家族成员次年又重返家族聚会,再次进行了这一系列活动。最终,我们开始获得更多的持续的家族成员的参与。

 途径3:发展崛起的一代:能力与承诺

一个伟大的商业家族的主要“产品”是其日益崛起的后代。家族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们成为有能力、有责任心的人,新生代们互相关心、分享家庭价值观,并准备好承担家族及其企业的管理看护职责。老一辈不能保证每个继承人都能不负所望,但他们会针对有可能帮助实现这一结果的活动进行投资,正如以下两段所述:
 
“人们不明白家族教育的重要性,会低估建立一个强大家族所需的时间、精力和奉献精神。我们的家族企业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结合。
 
重要的事情包括我们期望继承人做的事情,父母向孩子们灌输的价值观以及孩子们获得介入家族基金项目的机会。我们有一些社区项目,我们会送一些孩子去医院或者慈善机构做义工,让他们获得一些我们认为重要的工作经历。”
 
我们研究的家族希望在后代中孕育的价值观和素质包括:
慷慨大方:回馈社区
尊重:尊重拥有不同财富背景的人
职业道德和技能:有能力赚钱并找到自己擅长的工作
自尊:拥有独立于财富的个人价值
金融知识:理财能力
对财富的责任:不被财富宠坏,并且把财富理解为一种工具,而不是目的
节俭:谨慎消费
感恩:珍惜财富提供的机会

途径4:超越家族利益,致力于社会影响

有传承力的家族面临的关键问题不是如何获得财富,而是拥有财富之后将用它来做什么。整个家族都在关注他们的财富对世界的影响,以及如何利用其业务和资源来改变世界。尤其是新兴一代的家族成员,他们通常对家族企业不那么感兴趣,除非他们可以和家族企业一起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有传承力的家族认为他们对社会的影响不仅是通过慈善活动来实现,还通过他们的投资价值观以及家族企业的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责任来实现。
 
到第三代,家族关注的焦点通常转移到了家族的社会价值上。家族所做的活动包括:
慷慨地回馈社会,并为子孙后代创造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用共有的理想来团结新的家族成员
为下一代创造学习和发展的环境。

这些活动使公共价值和家族价值融合。家族成员个人对家族的承诺赋予了家族意义和身份认同。这种身份认同成为家族成员对家族及其社会承诺的公开声明,正如下面两段谈话所传达的:
 
“我们必须决定我们将如何为人类、为周围的人创造什么样的新价值。然后,我们回到家族责任的议题上——如果家族决定我们必须尽可能多地赚钱,那很容易,我们可以不择手段。
 
我的祖母总是告诉我:‘永远不要为了钱而做事,因为这样你永远不会成功或知足。你为周围的人创造新价值。如果你能做得好并且比别人做得更好,那么你就会赚钱。’金钱是结果,而不应该是目标——整个自由市场经济中的股东利益最大化。我们的公司应该为解决社会问题做出贡献,而不是成为社会问题的一部分。我讨厌华尔街的规则,我讨厌那种金钱至上的态度。这不是生意,这是一个赌场。我们需要立足于长远。我们需要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冠军家族,我相信其他人也会效仿我们。我们仍处于激烈竞争的危险中。但是最终,随着新的力量平衡建立,那些真正为世界创造新价值的人将受到赞赏。——这是我们的信念、信仰。但这也是让我们在自由市场经济中保持生命力的必要条件。如果我聆听孙辈们的声音,他们也将在有意义的人生和享乐的人生之间寻求平衡。这不仅是为了家族的可持续发展,我认为下一代将通过他们的努力实现这一雄心壮志。”

结束语

我的书名来自这样一个理念:“您并不拥有家族企业,家族企业的真正拥有者是您的子孙后代。”当我从爱马仕家族的第五代家庭成员那里第一次听到这一表述时,我当时就被震惊了。专业人士花费大量时间帮助老一辈考虑他们将把商业和金融财富“赠送”给谁,而爱马仕家族颠覆了这一传统观念。在这种新观念中,家族事业和财富是家族未来成员给现任成员的礼物,现任的家族成员只能有条件地使用它。它抓住了家族企业与非家族企业之间最重要的差异:现任家族成员意识到他们决策时需要考虑到他们的子孙后代。我后来了解到,这种世界观源于美洲土著文化和世界上其它一些土著文化。他们认为土地和自然资源不应为个人所有,而应该被共享、珍视,并为未来而保存。这种理念对积累了巨量财富的家族的自我定位以及他们作为家族财富的看护者、保存者的认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种理念造就了“有传承力的家族”。

 

作者简介

丹尼斯·杰菲(DennisT. Jaffe)博士,家族财富非营利性智库Wise Counsel Research成员,家族企业,家族治理、财富和慈善事业领域从业40余年的资深顾问,常居旧金山。他著有《借自子孙后代:百年家族企业的演变》,《跨文化:全球家族如何商议代际变化》,《家族企业的管理:培养跨代负责任的家族领导力》和《与您所爱的人合作共事》。他的研究独具全球视野,在亚洲、欧洲、中东和拉丁美洲都有从事教学或咨询。杰菲博士是2005年贝克哈德奖(Beckhard Award)获得者。此奖是国际家族企业协会授予的最高的家族企业领域杰出从业者奖。2017年他又获得此协会授予的国际服务奖。2020年他当选《家庭财富报告》财富管理领域个人思想领袖。他拥有耶鲁大学哲学学士、管理学硕士和社会学博士学位,并曾任旧金山Saybrook大学组织系统与心理学教授。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903/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月19日 下午4:53
下一篇 2022年1月20日 下午8:1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