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会客厅:家族资本由LP转变为GP的趋势

在2021年,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家族资本,从过去的LP变身成为GP,家族CIO们开始将他们在家族投资中所得的经验“push”到市场中,来检验市场机构化运营思路的可能性,并试图以巨量资本的投资视野与广度获得“差异化”优势。那么问题来了,既有资本又有眼光的SFO单一家族办公室,一旦面临与全市场其他机构同台“竞争”,可能的长板与短板有哪些?

圆桌论坛主持人、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合伙人 何菁菁女士

圆桌嘉宾:

富煜亚洲总裁、前步长资产管理中心 姒亭佑;

众为资本ED 黄智园;

蓝图创投管理合伙人 孔毅;

禾晖投资创始人 高宏

家族会客厅:家族资本由LP转变为GP的趋势

何菁菁:先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过去的履历以及从事的工作。

姒亭佑:我原来是做资产管理,也投了120多只基金,直投也投了三百多个,现在有更多新的成员加入。

黄智园:大家好!我过去是在法国东方汇(音)和宜信财富(音),现在在众为资本现在是双亿关注科技消费、科技出海领域的基金,一路成长过来我们也是从LP转换到GP的机构,很高兴下面有机会跟大家分享。    

孔毅:大家好!我是老IT了,1998年就在金山做了二十多年,后来做顺为(音)投资。投资这个行业做了十年,还算十个行业的中坚力量吧,挺简单的,纯粹GP。到了我们那一波从业者慢慢退休了,包括小米、金山退下来的高管和朋友我们也在关注家办这个方向。

高宏:大家好!谢谢何总,我是禾晖资本的创始人。我本人经历是比较非标的,八十年代时我是出国留学,八十年代在寝室里见过沈南鹏。九十年代回国在五百强企业、外资投行都干过,我们从GP做起吧,一直在十年市场大潮当中做房地产、FoF母基金、二级市场的投资。主要还是Follow我自己的内心觉得自己的强项在哪里,这样能够穿越很多市场的周期和熊牛。   

何菁菁:高总是标准的投资创业代。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是LP向GP转变,其实这个话题也是应运而生,发展到当下的阶段,在座我相信很多真正是拿着钱在对外投资的人,莫不都是想做GP的心,这个问题要问姒总,你觉得大家为什么都要去做GP?   

姒亭佑:这个问题要看欧美还有看国内,你会发现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欧美家办的成员第五代第六代了,可能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希望做家族的管理,所以他们更愿意做LP;如果让他自己去做他反而喜欢做实业,如果直接做投资的话,他们可以找到最顶尖的投资人来去做,所以他们就不会做。

从我们国内说,很多人在做家办,大家都在摸索前进当中,其实,有思考、有策略的家办,我在行业内看这特别少。其次就是家里有钱就开始做了家办,但是他的思考和思想其实在摸索进行当中,这是第二类。还有很多的家办二代一堆朋友拿了一点钱出来做了家办都行,没有任何的对错,但是我认为对于整个行业的理解就有了差距了。

如果说从LP来讲,很多刚开始其实对于投资行业知道的是有限的,有些人就开始做了LP,投一投发现这些GP也就这样子,就自己能够做。我们看到有一地鸡毛的,也看到做的相当不错。对于这个事情以及未来的判断,还是回到自身来去看你的能力范围。所以目前LP做GP化的探索永远不会断。

如果说作为GP,拿的是自己钱,那随便你怎么做;如果说拿的是从外面募资,那对不起,你和全世界所有人都在竞争。十年前比较容易,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也都是这样干的,没什么经验;但是现在的状况是,市面LP都变精明了,GP基本上拿不到钱。如果所谓的家办不够专业,你也一样拿不到钱;如果你足够专业,我相信这个转型做的特别完整。

如果靠自己摸索做GP,那无非两条,一个是拿自己钱去探索,然后摸出一个认识自己认可的LP。你自己不愿做LP,为什么别人要这么干呢?我认为GP到LP的探索这是市场推动往前走的。回归本源,你自身能力到底到哪里?你的目的在哪里?如果不能帮你LP利益最大化,我认为你要拿钱只能拿一些傻钱,聪明的钱很难拿到。所以还是回到你做家办是做GP,你的定位是什么?什么是你的战略?  

何菁菁:我直接把这个问题给黄总,刚才讲到能力边界,也讲到是不是有钱的人所有事情也要自己下手干。众为资本也是创业成功的财富一代转型组建的投资平台,并且跑到现在为止有上百亿的规模,如何做GP的角色?

黄智园:前身是张先生有过多次的创业经验,套了现之后先做自己的家办,在分众传媒私有化的过程当中,发现资金体量上是比较难参与进去的,这就是一个契机开启了后来消费。我出海擅长的领域做GP的过程,非常赞同刚才说的能力圈的问题,创一代是有自己领域所擅长的事情。

但是我们要看美国硅谷的项目,要看性要的项目这是能力圈之外的,所以从LP到GP的过程,首先需要家族核心人员还有外部职业经理人这些矩阵的安排,后期的一些是金融吧,也有非金融板块方面的机制建设都还是很重要的。

自己的家办也是在运作的,有几位同事在管,在外募资我们有更市场化的机制,招到更专业的投资人员来做整体的配置。

何菁菁:好的,孔总您反过来,您现在做GP现在做家办,你“抢饭吃”为什么呢?

孔毅:其实也没有了,我们先看时间线,投资这个行业2000年跟着互联网起来的,十年是一个经济周期的循环,我们这些人跟着移动互联网起来的,这波淘汰起来一帮人,到这十年我觉得很多人退休了或者到二线了财富积累了,从这个阶段来讲大量投资人出现形成财富效应或者做投资这个事顺理成章。

 第二,我和雷军聊天,一个好的投资公司应该是GP占比较大的份额,至少三十到五十,你自己的钱足够多,你的利益趋向GP、LP是一样的。多少容纳社会资本和社会资源,所以GP积累够了一定会成为PL,这个也可以做是相通的,本身都是金融的生意。

 反过来讲,成为优秀的GP也是很难的,金山这么多人创业成功的没有几个。小米也是一样的,小米做了十年了,今天做了三十年了,创业的很多了,投资还没听到,听到小米出来做投资成功的还有五到十年,所以一个大的集团出来坐在一个位置上的,它一定是有时运和能力、机缘,最后出来不容易。

做事情自然而然,到这个位置上自然有这个人找你或者有这个想法做这样的事情。

何菁菁:高总,我刚才听完几位都有家办管理经验,或者创业财富管理的经验三位的发言,您作为纯市场化投资创一代管理人,您觉得这样的产业背景也好或者家族资本蓬勃壮大之后发展起来的GP群体为什么大之后,和您市场化打拼出身,市场化管理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竞争合作格局?

高宏:我是觉得从我的角度来看,我曾经跟人家说过我们有四大战略的优势,我们四大战略优势第一大就是我们没钱,投资不需要有钱。我见过太多有钱人家倒了,今年目标是RISE一百亿、两百亿。所以我非常鼓励二代做这个事情,但是你的钱可以坑你,对你的心态会有打击。

交易就是认知,我永远不会去和李嘉诚交易,因为他的认知比我厉害,我要做的交易对手是比我认知差的,你的能力圈达到了,我们的年轻人、二代要做好这件事情。

姒亭佑:不管是家办还是投资平台来讲,把它稍微扩大一点看,发现有些单一家办已经是创业者,他们自己出来创立了家办,有的把几个凑起来的,现在有很多战略CVC的类型,像腾讯的,还有像小米,他们有好多CVC的打法,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机构想要做CVC,但是它和家办混到一块,我觉得CVC原始理论还有基础,有很多人在做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搞懂,一些创业者出来很成功了,自己也有钱,也在做天使投资开始招兵买马,做的特别成功的也有。但是自己做天使投资跟做家办还是两回事。

回到CVC来讲,我觉得差距比较大的是什么?他有一个企业,他想说我做一个家办我自己来做,企业和个人混到一起。最关键的是没有把钱拆分。所以他把他家族的目标和企业的目标混到一块去,又想要去进入到新产业又想要求去赚钱,又想要引进公司,全部目的都Mix之后就乱了。

从我的角度来看,第一点家办要服务整个Family,所以要和企业拆开,公司如果说要做CVC应该是基于你公司的战略来去做,GSK的 Capital,目标是非常一致的,要做next做布局。所以做它的产业布局和产业链的整合,这是一个Tip(提示)。

回到Family office投资,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培养经验还有培养资源是一回事。但是作为LP投资的话,它的钱不是拿来培养二代的,是要赚钱的。所以从LP的角度客观来讲,我在做所有投资时,一定做的非常专业我才会给他钱,但是他没做完之前继续练手,原因是LP可以不投钱。所以没有任何GP是无源之水,一定有五年前干了什么事,十年前干了什么事,他虽然还没有可能产生业绩,但是他自己有完整思路我们才愿意给钱。

另外还有一个LP和GP我要讲的是同学不要纠结,一定是Mix的,自己能力圈不够,其实依赖于专业LP做判断比你要靠谱,如果自己熟悉比所有GP都厉害,为什么不自己投呢?

何菁菁:好,刚才说到不要纠结,在所有LP和JP选择当中找到自己应该有的位置,众为在当下的阶段里,黄总你们自己如何定位自己?以及和市场化的GP竞争时你们觉得自己的差异哪里?你们现在管理的规模和搭建的团队有很好的雏形了,但是后续发展方向呢?

黄智园:后续发展来讲,这两年我们强化了团队,加入了红杉金融组的组长,也有负责深科技的小鹿合伙人,希望以后在人民币上加大力度。强项而言,除了众为以外,很多从LP成长起来的GP因为大部分都是企业家出身,会对各自领域有深刻的宏观以及前瞻性的认识,投资是智力高度聚集的行业,企业家对人有深刻的认识的,是比较核心的优势。

另外就是企业家的生态圈,这个生态圈不仅仅是在机构的LP构成上,也在后面被投企业和后续企业赋能上会有表现的。在这样的生态圈里,不仅仅是给投被企业做一些赋能,也包括号召大家在非金融板块来做一些事情的,比如说开头时瑞总谈到的社会责任,我们也在发动我们的LP以及投企业做慈善基金,做一些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的事情,整个生态圈是一个优势。

何菁菁:孔总你们是典型CVC的代表吧,资金分配或者做自己基金时,以GP的身份还是LP身份去做的,你是怎么区别的呢?

孔毅:早期的项目杭州项目估值8000万,风险看不清楚,这个时候我愿意拿自己的钱投一点,在往后面还有五到十倍的回报,那我拿基金的钱放就好了。另外GP、LP我们分的不是特别开,GP也需要圈子,彼此和GP之间相互放一点钱,这对我们GP之间合作拿项目也有帮助,所以我们分的不是特别开。

何菁菁:最后一个问题给高总,刚才大家讲了很多在项目部明朗时要自己投或者后期确定性让市场化的资金投。如果不是家族背景而是纯市场化的GP来做的话,在资金管理人GP内部管理上,尤其是风控和合规上如何做更好规范的呢? 

高宏:这跟整个宏观大势有关系,我们国家现在的宏观发展也是很快,而且是百年未有。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期,投资能力可能隔夜清零,这迫使你需要有不同能力的圈子或者学习也好,有自己的能力,自己要做好合规,还要运维好自己圈子的大小,不能搞的很大。合规当然很重要,跟着国家的宏观指挥棒走,这是比较好的顺风船。

所以我们对于宏观经济的把握,自己做的投资也有春夏秋冬,这样能力的打造,可以开发自己做的,也可以投一些朋友做的或者一个圈子做的。这是一个穿越的状态。

何菁菁:好的,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个话题就是LP向GP转变,在座不乏手上有很多财富在直接管理家族的成员以及CIO的伙伴们,大家财富肯定是非常好的“门票”,但是真的向GP转变,更多要在自己专业领域的钻研精神以及CVC某个特点赛道里面的圈层能力优势巩固多下功夫,相信今天演讲以及今天讨论能够给到大家很多的一些收获和思想。

谢谢四位嘉宾。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70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下午4:21
下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下午4: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