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大学捐赠基金会是大学接受校友捐赠,形成资金池,并进行专业投资的典型形式,也是资本配置市场中最长线、最优质的LP类型。

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游戏改变之年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校长Andrew Martin说今年是游戏改变的大年——2021财年(2020年7月到2021年6月)基金会的投资表现为65.0% IRR,全美高校排名第一。他们过去10年的年化表现是12.2%。相比之下,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会2021财年的表现是40.2%(过去10年是12.4%)。
 需要注意的是财年从2020年的7月开始,彼时是全球资本市场的低点。同期的MSCI全球指数 和S&P 500指数的增长分别是40%和41%。所以FY21并不是一个游戏改变的一年,而是多年优秀业绩的连续。

高回报的来源究竟是什么?

很多人认为对PEVC的高配置是基金会高回报的来源。但数据显示2021财年的表现和PEVC的配置的相关度并不强(斜率只有0.2855——下图1)。从华盛顿大学的具体资产大类的表现来看,一级市场以及二级市场的回报都非常强劲。

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Source:endowment’s annual financial reports & Pensions and Investments)

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Source: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annual financial reports)

高回报的表现来自于CIO的投资理念。Scott Wilson于2017年加入华盛顿大学,大刀阔斧的改变了基金会80%的资产配置,其投资的管理人从150个缩减到50个。他的最重要的理念之一是集中度,这不仅可以从管理人数量骤减的策略调整中看出,也可以从基金会在跟投(co-investment)策略上的行为表现的淋漓尽致:基金会通过和其投资的一家管理人一起花了3个月的尽调时间,最终在一家项目公司上下注一亿美金(1亿美金的体量占到当时资产管理规模的1%)。
 
华盛顿基金会目前管理150亿美元,资产类别覆盖全球各种大类资产策略。但是投资团队只有区区10人。基金会/Scott成功的秘密公式是:集中度+分散化 =超额回报。

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如何理解这条公式?

集中度:在值得信任的管理人和看好的直投项目上提高集中度。管理人/项目数量上少,但单一金额大。

分散化:底层资产分散,区域分散,以及大类资产之间的分散。

团队作战:10个人,没有谁有细分的区域或者策略,所有投资人员都需要了解全球的股、债市场,各重要地区的一级和二级市场。团队的工作就是每天见巨量的管理人,了解巨量的信息——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到底在发生什么,并且融会贯通,最终形成自己的信息优势。

 

耶鲁大学基金会:不走寻常路的资产配置法

耶鲁大学基金会和它的已故前CIO David Swensen是资产配置行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一般的存在。但在基金会的成长过程中,它们也曾走过不少弯路。整个70年代,他们委托外部基金公司管理他们的资产,但却遭受了巨大的资产损失。在结束这段难堪的委托关系之后,基金会又苦于没有专业的团队,直到1985年,David Swensen的出现改变了基金会的命运。而他的投资方法,是一种常识与哲学的结合。
 
斯文森上任后,基金会投资风格的转变可概括为:

  • 增加股权投资,注重整体回报
  • 资产配置分散化,不仅仅是债券和房地产
  • 关注非有效市场机会
  • 外部基金管理人筛选制度

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90年代中期,耶鲁大学基金会是第一批投资VC资产类别的投资人。当时VC的配置比例大约10%,到2020年,这类资产的配置比例高达23.5%。基金会的VC资产在过去10年的年化表现高达33.7%,相比之下,基金会的整体资产回报年化收益是13.7%——可以看出,VC资产对整体收益的贡献。但这是一个聚沙成塔的过程,因为VC的周期长,想快速增加敞口很难,更别说在保持高质量的情况下。
 
耶鲁大学基金会在很多资产策略上都是先人一步,比如:

  • 80年中期,资产类别从固定收益转移到股票投资。当时大多数的捐赠基金接近50%的资产为现金或债券。
  • 80年代末,第一家投资石油、天然气和林业的捐赠基金。
  • 90年代初,第一家投资对冲基金的捐赠基金,并开始积极增加对非流动性资产的配置。从1997年到2002年,基金会对私募股权的配置比例从11%提高到20%。
  • 这一阶段,也是基金会开始大比例配置全球资产和境外资产的阶段,1991年到2019年,全球/境外资产的配置比例从40%提高到60%,并一度高达70%。
  • 2006年开始,耶鲁大学基金会是第一批投资中国股票市场的境外投资人。
  • 从2006年到2009年,当其他机构大举进入对冲基金时,耶鲁基金会开始下调对这类资产的配置(从25%下降到15%)。
    2018年,区块链投资。

过去的回报并不能代表未来的回报。简单的复制过去的成功也不能保证未来的成功。耶鲁的成功来自于他们不走寻常路的勇气和不断探索的精神。

如何选择外部基金经理?

选择基金经理的典型标准包括:

  • 业绩表现
  • 投资策略
  • 管理规模
  • 市场趋势
  • 费用结构
  • 关系
  • 名誉
  • 其他投资人
  • 流动性
  • 媒体报道

斯文森认为:最重要的是人的品格和素质,这也是第二最重要和第三最重要的事情,这就是一切重要的特质。
 
业绩有多重要?2005年,耶鲁大学向其分析师张磊提供了200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创办了高瓴。当时他33岁,没有任何投资历史记录。截至2012年,高瓴实现了52%的年化回报率。如今,高瓴管理着逾600亿美元,其中逾10亿美元来自耶鲁大学。

美国高校捐赠基金会FY21业绩一览表

资本配置者中国分享:大学捐赠基金会年度表现回顾

(Source:endowments’annual financial reports & Pensions and Investments)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55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12月11日 下午2:00
下一篇 2021年12月12日 下午12:5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