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银行向传统银行发起挑战,家族办公室能否从冲击波中斩获头寸?

编者按:不少的家族办公室看好digital banking(数字银行)赛道。传统的银行业的模式跟系统造成一系列的行业痛点,正在被新兴的数字银行来解决。无论是在存款、贷款、支付方面,还是投资、理财、消费方面,个人与企业都可以享受到更快捷、更方便、更有效、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这是未来银行业的大趋势。

尽管金融服务领域在历史上不断出现创新和监管动荡,但传统银行在金融系统中依然占据着核心地位。如今,美国仍有数千家传统银行的分支机构,来自金融科技挑战者带来的竞争也很有限。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挑战者银行们正在掀起一股资金充足的新竞争浪潮。这种趋势最初出现在欧洲,现在正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形成势头。一些挑战者银行正在快速发展着,资本市场对它们拥有强烈的兴趣。近期,行业内资本事件更是频繁。

本月初,巴西数字银行Nubank正式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申请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最新目标估值高达506亿美元。成立于2013年Nubank,总部位于巴西圣保罗。除了提供不收取年费的国际信用卡,Nubank还提供免费数字账户NuConta和积分奖励计划Nubank Reward等,所有服务都基于一个应用程序进行管理。在过去一年,其产品实现了多样化,现在还包括投资、个人贷款、即时支付、人寿保险和国际转账。截至2021年9月30日,Nubank拥有4,810万客户。

2021年7月,英国数字银行Revolut完成8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达到330亿美元,是英国估值第一的金融科技企业,也是欧洲第二大金融科技独角兽,仅次于瑞典金融科技巨头Klarna。成立于2015年的Revolut,总部位于伦敦。通过提供低手续费的多币种换汇服务起家,迅速发展成为一款“超级应用程序”,为其客户提供外汇、储蓄、旅行保险、股票交易和加密货币等一系列金融服务。

数字银行向传统银行发起挑战,家族办公室能否从冲击波中斩获头寸?

2021年10月,德国数字银行N26宣布完成9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达到90亿美元,成为德国估值第一的金融科技企业。成立于2013年的N26,为个人客户提供全线上的移动银行服务,包括便捷的手机支付、储蓄信贷、国际转账、旅行保险等。

2021年6月,欧洲最大金融科技独角兽Klarna获6.39亿美元融资,估值达456亿美元。Klarna于2005年成立于瑞典,以线上支付业务起家,目前有先买后付、分期付款和直接付款等多种线上支付形式,同时与全球超过25万家国际品牌合作,让消费者可以直接在Klarna的应用程序上购买各品牌商品,并且可以实现退货、订单跟踪等多种操作。目前,Klarna已经进入全球20余个国家地区,拥有超过9,000万活跃用户,日交易次数超过200万次。Klarna在2017年已获得瑞典金融监管局(SFSA)颁发的全银行牌照。

2021年10月,企业金融服务商Brex宣布获得3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23亿美元,距离其上轮融资仅过了半年。成立于2017年的Brex, 主要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一体化智能金融服务,覆盖企业信贷、费用管理、现金管理和欺诈防护业务等多个领域。此前,Brex已向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和犹他州金融机构部(UDFI)提交成立Brex银行的申请,但8月已撤回申请,表示将在修改后重新提交。

数字银行向传统银行发起挑战,家族办公室能否从冲击波中斩获头寸?

01
挑战者银行介绍

我们将挑战者银行定义为任何企图破坏传统银行目前运作方式的公司。它们通过一系列高度数字化的新产品和服务、新的客户服务渠道、新的流程或高度个性化利用新技术的好处,挑战了银行业的运营模式。挑战者银行通过先进的现代金融技术与传统银行区分开来,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银行业务的成本和复杂性。

02
美国、欧洲银行业市场现状及新兴市场潜力

在美国市场,传统银行业在公众中的信任度持续降低。传统银行对服务的收费逐步提升,银行数量众多却缺乏个性化产品。根据FT Partners 2020年发布的《金融科技产业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银行的分支机构为78,000家,对比2012年的峰值83,564家下降了7%。虽然银行分支机构的数量有所减少,但在1990年至2018年期间,美国的银行存款总额以5%的复合年增长率稳定增长,到2018年底存款总额达到13.9万亿美元。在这过程中,美国的银行业也呈现寡头趋势,JP摩根、美国银行、富国银行、花旗银行、合众银行成长为美国五大银行,2018年底持有近50%的社会存款总量。银行业体系庞大市场集中,存款基数大且服务单一,给挑战者银行提供了从传统银行剥离资产的机会。

 与美国银行业格局类似,英国市场也由大型银行机构占据主导地位。英国拥有欧洲最大、世界第四的银行产业,全国有300多家银行和9,000多家银行分支机构。然而,它也显示出一个新的市场特征,即经济、监管和长期趋势相结合,挑战者进入传统银行业的时机已经成熟。近年来,一些英国的大型银行从事了部分存在问题的业务并用复杂的商业行为来承担风险,这令公众难以理解。挑战者银行借机出现并得到发展,它们以客户为中心,提供透明、便捷、安全的数字化金融业务。2018年1月13日,欧盟《支付服务指令》(PSD2)全面修订,要求银行开放其支付基础设施及客户数据,允许第三方机构利用它们为消费者开发支付和信息服务。同时在一项对英国4,000多名银行客户的调查中,63%拥有活期账户的客户愿意与这些新兴金融科技公司分享财务信息,以寻求更低价的金融服务。监管的开放解除了银行对消费者金融数据的垄断,为金融科技公司进入传统银行业打开了技术通道。

而在非洲、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挑战者银行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这些市场拥有庞大的无银行账户人口、较高的移动普及率和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在东南亚,只有27%的成年人拥有正式的银行账户,在非洲有三分之二的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在一些东南亚国家包括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方,银行账户的普及率也约在20%~30%。而这些地方的手机普及率基本都达到了100%,领先于美国,与欧洲持平;巴西的普及率刚刚超过100%;非洲的普及率也达到了80%。这些因素为挑战者银行的落地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03
挑战者银行全球现状概览

据2020年1月FT Partners发布的报告统计,大约有91家挑战者银行遍布全球,其中美国26家、英国20家,两者占据了全球挑战者银行数量的一半。

数字银行向传统银行发起挑战,家族办公室能否从冲击波中斩获头寸?图:FT Partners – 挑战者银行在全球各地涌现

 这些挑战者银行一般以提供单一产品为业务起点,针对特定客户群体提供差异化的个性产品,如Revolut为旅行者提供低手续费的跨境转账服务、Deserve针对学生及年轻群体发行信用卡等。用单一产品打开市场后,它们会丰富公司业务条线,力争为客户提供多种金融产品组合,例如存贷款业务、投资理财等,以获取利息收入、销售所得。为了迅速打开市场,它们会寻求与传统银行或与其他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利用对方优势,融合自身技术,间接获得业务发展。例如以代理银行的角色进入银行系统,用技术提供方的角度参与银行中后台业务;以转账业务中转平台的角色进入支付领域,促进资金在各家金融机构间流转;以核心业务处理器提供商的角色进入金融业务领域,如信用卡发卡处理器、储蓄账户处理器等。一些挑战者银行也利用与其他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合作,为客户提供一系列满足客户需求的替代产品,与传统银行展开竞争。

数字银行向传统银行发起挑战,家族办公室能否从冲击波中斩获头寸?图:FT Partners – 各挑战者银行关注的领域
 

04
挑战者银行的运行模式

目前,大部分的挑战者银行都实行低收费的运营模式,很多面临盈利困难的局面。挑战者银行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许多公司还没有取得银行牌照或许可证,由于没有牌照,使得它们仰赖合作银行,当然各国政策情况也不同。

英国是挑战者银行的起源地,大部分成立于此的挑战者银行都获得了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颁发的银行牌照(限制牌照或全功能牌照),这为英国的挑战者银行提供了很高的业务便利性。如Monzo、Starling、Atom、Tandem等多家数字银行,这些拥有执照的数字银行运营着自己的银行业务,他们的运营模式被称为BaaP(Banking-as-a-Platform)。

然而不同于英国,美国并不发放专属的数字银行牌照,因此近年来美国成立的挑战者银行,本质上大多是运营着银行业务的科技企业。大多美国的挑战者银行必须与具有银行牌照的传统银行合作才能开展业务。这种运营模式被称作BaaS(Banking-as-a-Service)。如今,并非所有的美国挑战者银行都用BaaS模式,部分挑战者银行希望更为自由的运营自己的业务,所以也开始通过申请或收购银行的方式获得自己的牌照,或是通过申请“工业贷款特许经营执照”间接来实现。以几个实例来说,Varo Money Inc. 从2017年7月开始申请,在2020年8月货币监理署(OCC)授予其成为首家获得美国全国性银行牌照(Bank Charter)的数字银行Varo Bank。今年2月,在线贷款平台LendingClub宣布正式完成对Radius Bank的收购交易。成为了首家通过收购成功获得牌照的公司。从“校园贷“起步的Sofi(已于2021年6月上市)也申请了国家银行牌照,并在2020年10月获得有条件批准。今年3月Sofi宣布收购一家社区银行Golden Pacific Bancorp,Inc. 及其全资子公司Golden Pacific Bank,并已向美联储提交了控股该银行的申请。若通过,公司预计将在2021年底成为持牌数字银行。

拥有自有牌照意味着公司可以基于完整全面的用户信息来建立风控系统、可以提供各类信贷产品、可以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获得储蓄产品,并除去一些业务限制。若是仰赖和银行合作的方式,金融科技公司无法获得用户的交易数据,也无法吸纳存款、无法使用用户存款作为低成本的资金来源使得金融科技公司信贷产品利润较低,等存在诸多劣势。可以看到在美国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企业不满足于仰赖合作银行,希望通过申请牌照或收购的方式向持牌金融机构转型,2021年或将迎来另一波银行牌照申请。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282/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