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二代们都有哪些硬伤?

面临家族财富和权力更迭,家族企业的传承与转型开始进入“变盘”的时间窗。对于二代的守业者来说,这个创新的过程面临着诸多的风险与挑战,他们不仅要有胆识与魄力,还需要有情商领导力。

 

创业容易守业难。对于富二代来说,守业的秘诀在于不断创新。他们不仅要具备一代创富者的创富能力,还要守得住来之不易的财富,只有懂得攻防兼备,使家族企业才能守成有道。

守业者的成与败

“我没有一般中国人一定要子孙继承事业的想法,但是,我也会给他们机会,给他们创造继续发展的良好条件。” 香港巨富李嘉诚曾说,如今,大儿子李泽钜已继承了他的“皇位”,而小儿子李泽楷则成为了一个明星投资人。李家的成功交接,在“创一代”里被奉为了经典。

有人评价,李嘉诚对于儿子们的培养,是清醒和绝情的。当儿子们以优异的成绩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想要来到父亲的公司施展才华时,却被无情地拒之门外。二人不得不离开中国香港,在加拿大开始白手起家。也正是李嘉诚的这种“无情”,培养出了新一代的商业巨星。但是显然,李家的成功并没有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海翔药业创始人罗邦鹏花了整整40年时间,让一家乡镇企业成为了上市公司。而他的儿子罗煜竑,仅仅花了4年,便将这个公司的控制权拱手转让给了他人。有传言称,罗煜竑沉迷于赌局,被人在澳门赌场设了“圈套”;也有人说因为决策失误,令公司业绩一败涂地。

无论哪一种,当未来五年内家族企业传承的高峰期到来时,富爸爸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李泽钜?抑或是罗煜竑?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

失败者的共性

与辛苦打拼的创富者一代相比,富二代的生活环境相对优越。但温室成长的二代们,即使有能力和见识,就能扛起接班的重任吗?创一代们在怎样培养接班人的问题上,也是煞费苦心。

中欧首善财富管理研究中心的陈浩先生表示,“首先要搞清楚,创一代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拥有者、决策者、经营者是继承人未来在公司内可能扮演的角色,是要三项选一还是有重叠?这需区分清楚,从而采取不同的教育方式及培养策略。

在陈浩看来,现在中国教育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发展方向“变轨”,这将会直接导致家族业务满盘皆输。

近年来创业成功的概率偏低,这对于二代接班人的守业者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创新发展自身的过程,但也蕴涵着极大的风险与挑战。通过教育、培训、教导等方式对二代进行规划,会有较好的发展轨迹。

对于二代继承家族企业,创一代在做相关决定的时候必须清楚准则:商业目前发展阶段成功所需要的元素要与家庭成员的兴趣、能力相吻合。不仅不可以假设第二代的兴趣、优点、能力,而且要对商业需求进行一个全面评估。

成功培养一位企业接班人并非易事。当二代接班人扮演领导者的角色,他们的决策力、执行力和凝聚力,关乎着整个企业的发展和战略布局,而这与领导者的情商有着极大的关系。

总裁情商领导力体系首席导师张顾严表示,智商高的领导者可以让企业活下来,而情商可以让企业活得更加精彩。

成功取决于态度

“富二代”一词,虽在国内刚出现时带有一定的贬义成分,但随着部分能力强的二代将家族企业打理得有声有色,这种偏见也慢慢消失。二代们通常把家族事业当做“投资事业”发展,运用留学的国际视角,走出一条创新型的发展之路。

“二代的教育方向应该从‘如何做好投资’切入,迫使他们认真、本质化地研究公司治理,进而再研究家族治理,家族财富的持续化创造与稳妥的保值策略。”惠裕家族智库创始人Tiffany女士如是说。

一般来说,成功的接班人有这样的共性:了解家族业务,喜欢商业化环境,极具领导力。

其实,不少优秀的“二代”的品质其实和父辈们几乎相同,当中不乏能够展现出优秀企业家精神的孩子。然而,他们在“传承”的过程中,往往会遭遇方法论、不同个人视角、情感偏见等因素的矛盾,导致“让权”与“接班”过程的不顺与风险,这往往会带来或多或少的损失,甚至失败。

放眼国际,特别是欧洲与美国,守业成功往往不局限于公司的传统业务的发扬光大,而是侧重在不同商业环境下的业务发展与治理,是否能够持续地获得经济利润。需要明确的是,公司不能代表一切,家族才是全部。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03/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6月23日 下午5:32
下一篇 2016年6月24日 下午6:1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