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富豪新贵投身公益有奇效:卸任后股价波动不大

本文为科大商学院陈江和亚洲家族企业与创业研究中心主任彭倩教授发表于香港经济日报【庖丁篇】2021年6月3日的文章,标题为“富豪投身公益 传承家族企业理念”。

近年,中美两国均有顶级科技企业的领军人宣布引退,辞去董事会主席或行政总裁的职务。大家熟悉的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早于2000年辞去微软行政总裁一职,他和妻子梅琳达于2006年成立盖茨基金,热心慈善工作。去年3月他宣布“全身而退”,卸去微软的董事职务,全心全意投放更多时间到慈善事业,包括协助解决全球卫生、教育和气候变化等议题。今年5月刚宣布了他离婚的消息,但还是强调他和前妻在慈善基金会的工作职责不变。

第二个是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他于今年5月26日举行的2021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将于7月5日辞任行政总裁(CEO)职务,这一天刚好是亚马逊成立27周年纪念日。贝索斯表示,期待自己有更多时间花在亚马逊以外的事业,包含贝佐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和蓝色起源(Blue Origin)的工作。

黄峥张一鸣毅然引退

在中国,去年7月,拼多多创办人黄峥宣布辞去CEO的职务,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今年3月17日,黄峥发布2021年度致股东信,宣布经董事会批准后,将董事长职位交棒给现任CEO陈磊。黄峥在致股东信中说,展望自己辞任董事长后将精力和智慧长期倾注到科研领域,比如通过控制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探索对马铃薯、番薯、西红柿等食物潜在的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多做一些牵涉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问题。黄峥在今年3月已成立了一个“繁星慈善基金”,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

除黄峥引退以外,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于5月19日向员工宣布,自己决定退休,辞去CEO的职务。张一鸣可说是中国“80后”最成功的创业者之一,在他带领下,字节跳动成为中国在国际间最具影响力的视频界翘楚。张一鸣表示,卸任CEO,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但作为公司创始人,他将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这四人都是科技企业界的巨富,属于笔者定义的“新财富”,即财富积累时间少于一代。四人都转身走向做慈善、致力做那些牵涉公益和负起社会责任等的工作。他们卸任后,继任者也不是他家族里的人。笔者过去的文章曾分析家族企业的传承、家族办公室的工作,并非只是追求财富的保值或增值,或者家族生意的机械式延续,而是把家族的文化精神和价值,代代相传,通过做慈善工作来维系家族成员的和睦,甚或把财富管理和家族的文化与价值结合起来,形成更具创造性的投资,对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尤其在目前社会贫富悬殊的鸿沟愈来愈大,家族办公室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值得深入探讨。

表率行为具积极意义

这四位科技界龙头公司新富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辞任,转身做慈善和关心人类福祉的公益工作,无疑对后来者起到表率的作用,具积极的意义。

世界上并没有一个普遍接受的关于家族企业的定义,在这四位科技巨擘未作出引退决定前,笔者认为他们的企业王国类似或可以称为是家族企业。“个人或家族的影响力”可以是决定家族企业与否的最重要因素。盖茨和贝索斯在创业早期是最大的股东,即使他们一路上不断卖出股票,他们目前拥有的公司股票依然是个人持股中最大的,更别提卸任前的投票权。他们个人可以对公司起到决定性影响作用,因此,完全具备家族企业领导人“一锤定音”的决策效果。可是他们辞任后,继承人都非其家族成员,这就不再成为笔者定义的家族企业了。这个过程其实隐含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为什么一个家族企业在未够一代人时间的情况下,就转变为非家族企业呢?

行业特色左右企业发展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可以回过头来,从笔者过去的论述中找到答案——也就是行业的性质和特色,对家族企业的发展起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某些行业,创办人做了一段时间后,或许不得不考虑卸任。以高科技企业为例,高科技企业本身要求有高增长率,加上科技的发展和创新瞬息万变出现高速“新陈代谢”情况,需要不断有新人才、新资本的引入,因此,这类性质的家族企业不可能有长久的控制权。相信这些企业的控制人都身感这种外部环境的压力,发现自身的瓶颈,因此理智地考虑让外来人去“接捧”帮忙。若找家庭内部不适当的人才来接手,反而有可能把家族艰苦得来的成果断送。外部环境所施加的“卸任”压力,需要“能者”延续,保持家族控制并非最优选择。因此,笔者的研究发现,家族企业在本身需要高速增长的行业中很难长时间存在,这也就是为何在科技企业中很少能找到基业长青的家族控股企业。个人和家族逐渐退出后形成的大量资产,成为成立家族办公室的原动力。没有了企业的家族办公室,应如何发挥作用来保持家族财富,家庭和睦关系,以及家族价值观的顺利传承,将会成为家族话事人最关心的话题。

传承内涵外溢至公共领域

笔者发现,如今一些家族企业的传承,包括这四位科技大佬,不只着眼于家族内部的利益如家族财富的保存和增值,而把传承的理想和理念拓宽至家族外部,对社会作出贡献。这样一来,不仅使传承的意义提高到一个能够“与时代并进”的新高度,而且亦有助减少贫富悬殊鸿沟愈来愈大的恶性循环。希望有更多的富豪新贵能以他们作为榜样。

另外,曾有学者研究发现家族最高领导人“卸任”后,公司上市的股价出现显著波动,股价会下跌。但笔者观察,除了字节跳动没有上市外,其余无论是亚马逊、微软,还是拼多多,这三家公司的股份,在三位“话事人”宣布“卸任”后,都没有出现重大的波动,基本走势仍然是向上为主。虽然短期内或有一些波动,但长期来说,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这表明市场并没有把这件事视作对企业发展的负面因素。

财富管理专业人士做好积极准备

家族企业,包括那些非科技行业的家族企业,都面临传承的问题,第二代不愿意接捧,其实,做慈善事业可能是个很好的突破口。上文提到,家族企业的传承意义和内涵,呈现由家族的内部伸展至外部的端倪,通过慈善,把家族的文化和价值观继续传承,造福社会,使传承起超越和更长远的作用,实在是一件更美好的事。

由此而来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新财富不再只着眼于财富的保存和增值,而是对传承有更多的新要求,因此,家族办公室,或者是为高净值人群提供服务的专业人士需要理解这个发展大趋势,做好提供优良服务的准备。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019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7月20日 下午7:24
下一篇 2021年7月21日 下午4: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