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数字银行和先享后付赛道,华人老钱家办投资新式样

前言:中国的富豪家族遍布全球,他们的发展方式和阶段各不相同。有的深耕传统产业,多代积累,根基扎实并开枝散叶,开始了多代的传承,他们着眼于家族财富的保值增值,着眼于家族财富的传承和长远发展;有的刚刚完成财富的原始积累,从科技互联网的发展中获取巨额财富,跻身新富一族,他们激进果敢,与创业大军惺惺相惜,在风险投资和初创投资中赚的盆满钵满。新钱和老钱在家族办公室管理中,会有什么不同,会碰撞出火花吗?

本期访谈嘉宾介绍

Alex Ma, 英国伦敦一家华人单一家族办公室的投资负责人, 主管投融资工作以及全球四地的团队。入职该家族办公室两年左右,之前在另外一家瑞士的联合家族办公室旗下的基金工作。

 

1.家族背景和企业介绍

该家族办公室背后的家族为一个地产背景的亚洲华人家族,家族从香港起家,目前成员已经发展到第三第四代,家族成员分布全球各地。在亚洲、欧洲、北美多地的核心商圈持有酒店、商铺、办公室及住宅楼地产,此外也在其他的行业领域分散投资。

家族企业并没有上市,也没有家族外的投资者。目前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上市和分拆,都是在家族信托底下通过控股公司,离岸以及在岸的架构来管理,并没有传统意义上家族财富和家族企业分离这个概念。根据投资项目的地点,会采用不同的投资主体跟结构。

2·家族办公室成立时间和原因是什么?提供的服务是怎样的?

单一家族办公室总部设在英国伦敦,1990年代成立,资产管理规模超数十亿美金。在东京、香港、瑞士有分支的办公室。

家族办公室成立主要跟家族事业的发展轨迹有关,目的是为整体家族利益保驾护航。根据具体的需求,为家族财富增值保值进行整体的规划以及投融资的支持。

3·关于谁主要负责家族办公室的目标和战略?

家族成员负责家族办公室的目标和战略;家族办公室内部的管理层CEO、CIO、CFO参与整体家族目标的制定,战略的决定。

CEO,CIO,CFO都是外聘专业人士,目前家族办公室主要由外聘的专家运营,决策层有家族成员。

4·该家族办公室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每个家族面临的挑战都不太一样,我个人觉得挑战可能是从资产增值保值的角度,去帮家族找到更符合风险偏好跟周期判断的投资标的,同时为这个家族的资产增值保值和传承的方面做一个总体的服务。

因为地产是家族的主要产业,如何在地产这方面做得更好,如何选取好的资产类别,如何适应新的趋势跟变革,这些都是我们日常需要面对的问题。

人力资源也是我们的挑战之一,像我们这种亚洲背景的家族办公室,在欧洲想找到有相关资历,同时也对亚洲文化有深刻理解的专业人士其实还是有难度的。

5·资产配置:资产配置,核心目标是什么?家族办公室投资于哪些类别?

类别比较多,直投项目、股权债权、投基金做LP、二级市场股票、艺术品这些都有。核心的目标是多元化保值增值,在稳健的基础上有超额收益。

我们的风格是自己熟悉的领域亲力亲为,地产是家族主业,所以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专业的团队,来做收购、开发、运营管理。其他的领域我们会跟顶尖的投行私行、资管巨头、咨询公司、财务顾问、律所紧密合作,通过专业的协助来进行投融管退。

6.如何在家族或者家办内部制定投资策略的?有哪些因素会影响对投资策略的选择? 

我们家族办公室实际上跟一个成熟的资管公司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会有一个自上而下的决策体系,具体的项目上有标准的流程分析、尽调、过会,有经常性的周会、月会做投资组合的汇报并沟通最新的市场变化,决策层会对新的市场情况做出及时的反馈。但相比传统的PE/VC,我们的投资比较长线,注重长远收益,对时间轴容忍度高,风格比较稳健。

7·过去12个月的投资回报和预期满意度。

过去12个月的投资业绩我们还是满意的,尽管有一部分的投资组合会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是,从增值保值和现金流的角度看,我们是达到目标的。尤其是去年疫情期间,根据市场情况对对一些投资组合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并抓住了机会吸纳了一些比较好的资产。

作为单一家族办公室,我们不太跟别的家办进行横向对比。在我们的框架内,根据制定的风险偏好,以及家族对于资产配置的目标,保证整体投资组合的稳健回报,规模实现增长并有充沛的现金流,我们就达到目标了。

8. 疫情对你们的投资计划有没有产生影响?你们是如何应对的?未来12个月投资组合可能发生的变化?

疫情对我们是有影响的。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会积极地去做投资组合的分析以及调仓;在疫情回暖经济向好时,我们也会做出风险敞口的调整。我们会根据市场变化做一些调整,关注疫苗施打的情况以及经济复苏的速度,避免由于印钱造成的局部过热的赛道,关注一些特殊直投机会和价值机会,例如并购以及特定种类的基金投资。

坦白说,作为家族办公室,疫情是短期的事情,我们更关注的是看更长期的目标,做长线的战略资产配置。

9. 你们直接投资多吗?是否会委托资管公司做投资管理,对底层资产管理权有什么要求?

我们的直接投资比较多,有很强的投资管理能力,跟法务团队支持。

在投资基金方面,我们对基金经理选择有一定的标准,比如会做同业比较、业绩归因等分析。我们投基金会选择信任的基金经理做他擅长的策略,不会对底层资产管理权有要求,但是直投的话,我们肯定对公司对项目会有直接具体的把控。

10·是否有与其他家族办公室进行共投?你觉得有什么好处?

我们目前来说并没有。Co-investment其实是个不错的投资方式,特别是对于小型的家办来说,可以一起分析并分担风险与回报,同时也能满足投资ticket size的要求。

我们并没有co-investment的先例,可能也是跟我们的体量以及家族本身的选择有关。

11.现在有一些新的投资方式出现,然后你们是否会跟进?

我们不会盲目跟进,或者说不会为了跟进而跟进。因为家族办公室,特别是欧洲的办公室,很多管理的是老钱,为几代人保驾护航。家族办公室的主要管理人员都是投资管理出身,有自己投资方法论以及决策的考量,因此,我们不会去盲目追热点,也不会去追高点。但我们会学习市场的新趋势,根据家办的方法论跟投资体系,做出稳准狠的投资决策。

管老钱和管新钱的思维、照顾方式可能会有不同之处。像管老钱的家族办公室,为几代人服务,我们的投资决策体系和方式方式都不太一样,我们更根据家族自己的风格跟风险偏好,从多元化、跨周期、长远上实现保值增值的角度去寻找更好的投资标的。

我们也很尊重new money,特别是一些亚洲的TMT、互联网行业的新富家族,他们实现了伟大的事业,在创业中创富,对新兴行业有更深的理解以及亲身的经验,也会愿意去投资一些高风险的初创企业,偏向于VC风投类的投资风格,同时可以直接给被投企业赋能。我觉得管新钱和管老钱的方式没有优劣之分,关键还是按家族的理解以及具体需求,以gate keeper的姿态,去为家族去把关。

12.对于现在热门的SPAC上市,不少家办趋之若鹜,你是怎么看的?你们有布局吗?

我们非常谨慎。对于SPAC,我们跟很多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的看法类似,SPAC是一个新鲜的投资方式,但是有待市场的消化跟验证。这种方式对基金来说是一个好的退出渠道,但是对我们长线投资者来说,我们会保持观望。

13. 对比new money的投资风格,请问你们对于科技比如FinTech金融科技这些类别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以及投资考量?

我们非常欢迎新的科技并且全力迎接新的产业变革,我们都说the only constant is change,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始终在变化之中。我们都生活在急速变革的新时代,从投资角度来说,我们非常愿意接触新兴行业,了解新的趋势以及变革。在这个方面,其实很多家族办公室都走在行业的前面,不但会积极学习了解新的科技以及新的领域,更会在很早期的阶段介入风投的领域。这个不仅仅是作为所谓的“天使投资人”给创业家们助力,甚至会在很早的阶段以专业的方式投入资金,并且给与资源上的倾斜,甚至可以在具体的业务方面给与早期的对接与支持。

我们都在说PE的VC化,二级市场一级化。这个在家族办公室领域内也能看出端倪,Series A Series B阶段会看到家族办公室的资金以可观的资金量积极参与。我觉得无论是old money还是new money,都应该积极面对产业的变革、新的方向及领域,在自己的投资框架内发掘新的投资机会,无论是通过直投的方式,还是通过其他的基金结构来参与。

我们尤其看好digital banking(数字银行)以及BNPL(先享后付)这两个赛道。传统的银行业的模式跟系统造成一系列的行业痛点,正在被新兴的数字银行来解决。无论是在存款、贷款、支付方面,还是投资、理财、消费方面,个人与企业都可以享受到更快捷、更方便、更有效、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这是未来银行业的大趋势。在BNPL buy-now-pay-later领域,我们看好消费信贷在具体消费场景中的应用,新世代的人群更喜欢方便快捷的分期支付/消费贷的方案,我们相信信用卡行业会被BNPL变革,也相信商家会支持这个领域的发展壮大。

14.是否投资对冲基金?Archegos家族对冲基金爆仓是否会让你们减少对对冲基金的配置?

我们有很大的对冲基金资产配置。对对冲基金这个行业,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每个对冲基金的策略不一样,我们对不同的对冲基金有一套严格的尽调体系去分析,比如:对冲基金的过往业绩、投资策略、投资收益、团队背景,以及风控跟策略的稳定性等。

像Archegos这种是披着家办外衣的对冲基金,而且是非常中心化的决策,有很大的赌博成分,风险非常高。我们是不会去投资这种拉高杠杆、具有豪赌性质的对冲基金。我们只会投资那些有自己独到的投资策略,并且有很好的风控流程的对冲基金。

15.对于不良资产有涉猎吗?

有的,我们投资房地产行业的不良资产,主要是中心城市的核心商圈,比如在伦敦、瑞士等地,在经济下行周期或者遇到例如疫情的极端事件时进行积极收购和管理。

之前提到过,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专业的团队,来做具体的运营管理,也会通过积极改造来创造额外价值,不过目前来说我们主要是长期持有。

核心圈地产本身就有稀缺性(hard-to-replicate trophy assets)跟抗通胀的属性,也能产生充沛的现金流来进行其它领域的投资。我们会很有选择性的,在合适的经济周期打包资产出售获利,也会考虑其他基金架构(REITs/private fund structure)来处理某些特定的资产。

16.影响力投资或者ESG正逐渐成为风潮,你们有参与吗?对影响力投资的回报有什么期许?

当然,impact investing (影响力投资)特别是ESG方面的考量一直是我们关注的热点。这个体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对于投资机会/投资目标的筛选,另一个就是在我们的主营业务方面有所侧重。特别是在环境这个维度上,我们会跟大学合作在环保跟清洁绿色方面有具体的研究项目跟实际应用。另一个方面,我们本身在慈善领域就会有很重的布局,特别是对于科研跟院校的支持,我们相信人才跟科技的力量,在资金跟资源上给出最大的支持,为未来培养更多的人才以及创造更好的技术。

我们发现ESG投资在新的大环境下并不会对回报有反作用,反而是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会看好ESG相关的优质标的,而这些ESG领先的企业股票往往会有更好的长期表现。在影响力投资方面,我们其实更看重长期的回报,包括财务上的回报也包括“隐形”的收益,比如对社会积极的影响,培养的人才以及新的研究进展,这些短期很难用数字衡量,但是我们相信会有更长期积极的作用。

17·请分享对全球经济、政治和技术发展对家族办公室投资影响的看法。

1. 随着新富阶层越来越多,家办市场规模越来越大,业务越来越成熟。

2. 全球政治、经济、技术发展会影响投资热点的判断和资产规划的安排。

3. 从家办的角度,我们需要把握趋势,敬畏监管,熟悉监管新方向。

4. 在市场蓬勃发展的时候,要保持平常心,根据自己的方法论去做投资,不盲目追热点,从更长的时间轴考量,为整体财富的稳健增值进行战略资产配置。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018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amily Office Times, Eva.Y的头像Family Office Times, Eva.Y编辑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