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最大外资流入国,疫情好转各国对资金需求旺盛

联合国贸发会发布的报告称,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同比锐减42%,跌至8590亿美元,但中国逆势增长4%,录得1630亿美元外资流入,美国FDI为1340亿美元,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最大外资流入国,吸收外资占全球比重提升至19%。

疫情对世界各国的经济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中国因为率先从疫情中恢复过来,因此吸引了更多的外资。但是,资本是流动的,随着疫情的好转,疫苗的普及,各国经济都在恢复,对资金都有很大的需求,尤其是缺乏创造“有效货币”能力的新兴市场国家。

为了满足各地实体发展或者资产泡沫对资金的需求,没有任何国家会抗拒低成本资本的主动流入,因为任何依赖外资的国家就像一家对冲基金,低成本融资(引入国际资本),投入高收益的项目(发展经济)。所以就会出现两种风险,第一种是赎回,第二种是投资回报率不及预期。两类都可能会引发“债务危机”,而且往往同时发生,就像现在的公募基金,收益率回撤,导致爆发大规模的赎回潮,抱团之下不得偷偷撤退,然后白马股发生踩踏。

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最大外资流入国,疫情好转各国对资金需求旺盛

目前,世界主要有三种吸引外资流入的方式。一种是以“中日韩”为代表的贸易出口换外汇模式。这些国家通过出口振兴策略,获得了大量的外币(美元),同时增强了企业的竞争力,可以让这个“崛起循环”运转良好。

一种是印度、拉美低附加值出口,借钱弥补贸易逆差的国家模式。这些国家缺乏一个出口促进政策,最后面临各种“中低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中高收入陷阱”,发展的过程如110米跨栏。

最典型的例子是印度,近十年印度的外债大幅飙升,利息偿还占到了中央财政的1/3,从数据看比美国还严重,原因很简单,近十年印度在“莫迪经济学”的指导下大力振兴产业,模仿中国搞“印度式改革开放和大基建”,进口连年增高的背后,是印度出口仍以铁矿石等基础原材料为主的现状,也就是说投入产出不成比例。所以印度卢比自2018开始便持续贬值,因为外债已经到了集中偿还期,结果无非借新还旧、借短还长,雪上加霜的是,新的借款人要求的利息大幅升高,这是信贷业的“古老悖论”——越缺钱,借钱成本越高。

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传统强国,利用加息等方式,让美元成功回流。利用利率的抬高,实现美元的回流,满足实体经济对资金的巨大需求,当然,这种回流的过程会导致全球资金供不应求,“价格”(利率是资金的价格)自动上一个台阶。

疫情之后,美元回流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实体经济的复苏异常猛烈,不仅吸引走了潜在收益率极低的股市资金(市盈率普遍不低),还抬高了无风险收益率,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路上涨到了1.8%,导致各国大为紧张,包括美国自己,因为需要偿还的利息也增加了。加上美联储的超级大放水再一次造成国际资产价格的暴涨,引起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输入性通胀。

通胀导致恐慌,恐慌诱发经济波动,继而造成国际游资的避险性退出。所以为了应对美国放水,不少新兴国家只能抢在美联储前加息。这一方面是为了遏制国内的高通胀,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美联储率先加息,引发国内的资金外流。这实在是一个无奈之举,因为对很多新兴国家来说,目前疫情形势严峻、国内经济脆弱、债务负担沉重,此时并不是加息良机。

当美国随后通过加息把国外美元大量回流到本国市场时,很多像土耳其、越南这样经济存在泡沫的国家,即便有所准备,也很难避免资金外逃、货币贬值、经济崩盘等连锁情况。这些情况发生后,美国再杀个回马枪,就能以极低廉的价格抄底各国优质资产。

这就是美国放水收割世界的完整流程。不得不感叹,2021年真的是弱肉强食的一年。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7262/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amily Office Times, Ju.ChaoFamily Office Times, Ju.Chao编辑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