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会客厅|英国最古老私人银行家族后代挣扎:小银行能存续多久?

 

选择合适的企业规模就像是走钢丝,规模太小的话容易失败,太大的话难以延续、不容易管理也容易走向失败。所以需要找到平衡并且适应现代社会。我们六个堂亲现在拥有家族银行100%的控股权,这种所有权听起来还不错。

社企论坛联合欧洲知名影响力推广机构TBLI Group推出“他山之石”系列内容,分享来自世界各地实战派影响力领袖人物的善言善行。

 

■ 关于嘉宾 ■

家族会客厅|英国最古老私人银行家族后代挣扎:小银行能存续多久?

嘉宾
亚历山大·S·霍尔(Alexander S. Hoare)

本期嘉宾亚历山大·S·霍尔(Alexander S. Hoare)是霍尔家族第11代成员,目前担任C. Hoare&Co.银行的董事。霍尔家族是英国最古老的私人银行C. Hoare & Co.银行的拥有人和管理人。

C. Hoare & Co.银行创立于1672年,如今由霍尔家族10代和11代管理。亚历山大·S·霍尔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并于1987年从PA咨询集团加入该行,担任市场顾问。从2001年到2009年,他担任C. Hoare&Co.首席执行官。

亚历山大·S·霍尔是社会和影响力投资领域的领导者,也是Snowball LLP的创始人之一。他曾担任欧洲银行集团总裁,本期内容他将分享他个人从事影响力投资的历程。

小型家族企业的“永续”

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者现在开始关注可持续投资,并询问相关问题。35年前我还是个刚拿到企业管理学位的毕业生,有幸进入了PA咨询集团(PA咨询是一家成立于1943年的英国管理咨询公司,专注于战略,技术和创新,他们制定了以人为本的方法来提高生产力,并于1970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管理咨询公司)。我很喜欢那份工作,那时候从未想过要进入家族企业工作。我问自己,我们家的小银行会一直存在吗?还是说大银行会摧毁小银行?现在,大银行基本上是我们的1000倍规模。规模越大,成交案例越多,案例越多,价格也就越高。规模越大,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投资,更多的机会去招聘。如果只看规模效应,我们很早就该被碾压得在银行业历史中灰飞烟灭。但是,也还有所谓规模不经济(Diseconomies of Scale)效应。我们虽然不能在规模上跟他们竞争,但我们可以做的是,拿起电话,作为“人”跟客户交谈。1987年,我加入家族企业。我把它当作一份咨询工作,让它与时代接轨。

很早之前,我们家族会宣读《合伙人使命声明》,这一声明是为了让我们家族企业作为一个盈利的组织一直延续下去。声明中没有提及要占领或者主导任何市场,也对企业的社会责任只字未提。但“永续”(perpetuity)却是其重点。事实上,每个礼拜,管理层都会讨论一些计划。这些计划在之后几年内可行,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呢?

我在沃顿学习的时候,会被问到,你的家族企业运营了超过300年了?你们没有占领印度市场,连一半的中国市场也没有,你们到底在干嘛?我说,我们实际上只是在默默地永续一个盈利的家族企业。重点在于,无限的复合增长,并不会以“永续”计算。20年之后,我们发布了一个目标声明,我们宣告作为一家企业的目标是成为一家优秀的银行和优秀公民。一家优秀的银行意味着拥有满意的客户,并能带来可观的财务回报。我们银行只服务工厂和私人企业。这意味着我们不会资助任何跟化石燃料提取之类的事情。我们为很多好氧消化池、太阳能农场、林业等项目提供了资金,在碳减排方面做了很多贡献。但真正重要的是3级排放(指生产链中所有除能耗外间接产生的排放),它伴随着我们每一项投资。我还在分析。分析这并不容易,需要小心谨慎。

信奉小而美

这些年我们一直信奉小即美,以及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这两句箴言。因为作为家族企业,我们希望家族的本代和后代都能管理这个银行。我们希望银行在做的事情是可持续的,无论日常工作的小事,还是重大决定上。5年前,我们决定出售财富管理业务,希望保持业务的小而精。为保持业务的小而精,我们还决定不开设离岸科技中心,不做复杂的保险和金融衍生品等。

选择合适的企业规模就像是走钢丝,规模太小的话容易失败,太大的话难以延续、不容易管理也容易走向失败。所以需要找到平衡并且适应现代社会。我们六个堂亲现在拥有家族银行100%的控股权,这种所有权听起来还不错。

但是我们对400名员工和15000名顾客的60亿英镑的资产有着无限连带责任。无限连带责任是为了保证合伙人的诚信并且激励我们努力工作。我们努力工作不是为了追求增长和利润最大化,而是努力管理和控制风险。我们希望当面批准每一位客户的账户,希望未来的客户和我们价值观一致。

我在《金融时报》上读到,有家美国的银行支付了20亿美金的罚款,而我们可以很高兴地说,我们积极纳税并且从未有过罚款。在2020年3月份疫情封锁期间,小规模的好处就体现了,小银行能够运转,大银行则数月都苦苦挣扎。

慈善事业持续了三个世纪

慈善事业是我们与外部的世界保持良好关系的基础。我们的慈善事业持续了三个世纪,建造了许多教堂、学校,还有两个医院和一个收容所。最近几十年,我们养成了缴纳什一税的习惯,那就是拿出大约10%的利润捐给慈善信托,也因此在捐赠方面获得了一些专业知识。

捐赠是好事,但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接着我们意识到我们可以帮助我们的员工和客户。我们将近二分之一的员工通过每月的工资来捐赠,然后我们配捐一倍。员工也由此养成了捐赠的习惯。对于客户来说,我们成立了一个捐赠者建议基金,目前已经有一亿英镑流向慈善部门。而且事实证明,这也是吸引潜在客户的好方法,更是进行社会影响力投资的好工具。资金的100%都投向了影响力投资。我很高兴地说,在过去一年,基金的表现相当强劲。我们是2010年开始的,收益的10%投入这个基金。一两年后,投入比例增长到20%。

2016年,我们和其他五家家族企业和信托联手,最终在2020年11月成立了一个规范的影响力基金,叫做Snowball。Snowball基金的愿景是上市成为一个投资信托,促使影响力投资民主化,也就是使得普通大众都能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成功地投资。

Snowball是一个B Corp共益企业,投资于联合国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和所有资产类别,包括现金、固定收益、公募股权、私募股权、风险投资、社会影响力债券等。当然它偏向在英国投资,旨在投资于有意创造可衡量的、额外的社会影响的项目。同时我们也期望实现良好的财务回报,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在通胀率的基础上增加3到4个百分点的收益率。

影响力投资的“永续”

影响力投资想要解决的问题庞杂而根深蒂固。我们的经济学家经常假设你可以不管外部因素,他们认为人类完全是自私的,不关心社会,这显然是错误的。像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认为公司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实现财务收益最大化。这会导致极度的贪婪然后你会看到公司内部的激励制度扭曲了公司行为、社会服务于资本主义或金融市场,而不是相反。这种现象是不对的。

当我们有自己的财富管理部门的时候,我也碰过壁。财务顾问们只会关注年底的奖金,并且不敢冒险投资新的资产类别。我退出财富管理业务的那天,我重回Snowball的基金管理业务,去投资公司和私人俱乐部介绍Snowball。这些投资人也同样认为他们的客户有希望按自己价值观进行投资的需求。但是他们发现为什么要打破他们的现状和既得利益,为什么要重建投资模型,纳入一个新的资产类别呢?不考虑它就好了。但是这种需求是不会凭空消失的,大规模的社会资本就在做这些(影响力投资),所以这是可以做的。现在有新一代投资人,他们不会依据旧的行事方式,而是会想办法按照自己的心意进行投资。服务社会是当下趋势。我也很高兴让一家349年历史的家族企业落地于此。

30年前,我需要为小型家族银行存续的必要性辩护;35年前,我曾担心我们无法存续。而现在,我知道,如果你能够让员工提供出色的客户服务,就可以挣到足够的钱慷慨地投入到慈善事业、做投资,并且保持强劲的表现,实现生存和繁荣。有一个悖论是,通过让客户更加富有,私人银行就能表现更好。实际上,私人银行在做的事情是最大化他们的短期收益。对我们而言,我们对短期收益最大化不感兴趣,而且通过无限连带责任和永续性帮助客户享用他们的财富并且放弃短期收益。有趣的是,结果发现这是个相当有利可图的策略。

我们知道,慈善资金并不能提供关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的东西,政府资金也不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要的资金,必须来自主流投资行业。影响力投资先驱正在证明,有现实可行的影响力投资方式,我认为这是可证的,我会一直做下去直到它被证明。

备注:

本系列文章基于TBLI Group旗下的TBLI基金会每周举办的线上英文访谈节目内容,关注善企业创业家和影响力投资人,由社企论坛策划整理每场讨论的精华部分并发布。

TBLI是Triple Bottom Line(三重底线)的缩写,是指包含社会、环境生态以及经济价值的会计框架。该机构致力于在全球范围推广“三重底线”投资,引导资本向善和建设包容性经济等概念已长达25年。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希望通过分享全球案例和经验,为国内商业和资本向善生态建设提供可借鉴的经验,开阔发展思路。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621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林, 奕谷的头像林, 奕谷贡献者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