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基金会:顶级富豪的慈善理想实践,是从顶层设计去解决问题

当一个公共慈善机构向公众募集资金时,一个私人慈善机构依靠个人、家庭或公司来资助它的事业。近年来,私人慈善机构的捐款已超过国际援助机构和政府的捐款,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

顶级富豪们的慈善俱乐部
慈善基金会的成立是为了帮助慈善事业,如教育、医学研究和宗教,以造福公众。该组织可以是公共基金会,也可以是私人基金会。

说到私人基金会,大家最先想起的可能就是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这个由比尔和梅林达·盖茨(Bill and Melinda Gates)夫妇创建的私人基金会,是世界上最大的透明运作的私人基金会,也是世界上最大有的慈善基金会之一。

盖茨夫妇2019年公开信上提到成立盖茨基金会的初衷,“二十五年前,我们读到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贫困国家每年有数十万儿童死于腹泻。这个出乎我们意料的数字,促使我们确立了盖茨基金会的理念。我们相信,在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中,所有人都应从创新中受益,没有任何一个孩子会死于可预防的疾病。但我们看到的是,不平等依然大量存在。这个发现是我们的慈善之路上的重要一步。震惊之余,我们心生愤慨,并决心为此采取行动。”

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从2000年开始以私人慈善组织的形式运作,从他们所持有的全球科技巨头微软的所有权中获取利润。通过捐助者和赠款,盖茨基金会目前组织的捐款价值超过500亿美元。这个组织为全世界服务,寻求支持主要在贫困、医疗和教育领域的创新项目,并定期与非政府组织合作,以减轻世界上最紧迫的问题,如艾滋病毒/艾滋病,据悉,仅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其卫生保健预算就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预算。

2006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沃伦·巴菲特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捐给了盖茨基金会和他的家族创建的四个慈善信托基金——苏珊·汤普森·巴菲特基金会、霍华德·巴菲特基金会、苏珊·巴菲特基金会和彼得·巴菲特领导的诺沃基金会。2006年6月,他向盖茨基金会捐赠了1000万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每年分期付款,价值约310亿美元。

不仅如此,巴菲特还与与比尔和梅林达·盖茨一道,成为了盖茨基金会的受托人。帮助比尔和梅林达塑造愿景,并制定战略,以解决世界上一些最具挑战性的不平等问题。

盖茨基金会得到了很多富豪的支持。比尔·盖茨、梅琳达·盖茨和沃伦·巴菲特于2010年创立捐赠誓言,截止2018年的统计,已有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183名富豪加入了捐赠誓言。

从顶层解决

问题的慈善路径

盖茨曾经说过:“基金会永远发挥着独特作用:它能着眼全球,找出最大需求所在,能立足长远来解决问题,并管理政府无法承担、企业不愿承担的高风险项目。”

盖茨基金会一直处于现代重大突破的最前沿,特别是在医疗保健领域。为解决问题的人提供解决问题的框架是盖茨基金会慈善事业的一个关键部分,这通常意味着要从更大的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

比如,2012年,盖茨基金会和摩根大通(JP Morgan)组建并支持一家社会影响投资基金——全球健康投资基金(GHIF)。GHIF管理着约1.08亿美元,是全球健康投资的先驱之一,专注于健康结果和财务回报的“双重底线”。当盖茨基金会最初构建该基金时,影响力投资的概念非常新颖,当时还没有涉及医疗领域的现有基金。因此,投资者对其财务前景持怀疑态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盖茨基金会提供了损失保护,这样投资者就会觉得基金的下行风险得到了缓解。

GHIF的目标是向创新型全球健康公司投资500万至1500万美元,比尔·盖茨通过盖茨基金会以及包括国际金融公司在内的合作伙伴,已经将GHIF与外部资本联合起来,投资于开发创新产品的公司,这些产品可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使用,比如筛选产品是否适合低资源环境的需求,比如撒哈拉以南非洲或印度,筛选产品是否具有令人信服的财务前景,研究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一美元投资的影响的一部分。据悉,世界银行将GHIF在产品开发方面的工作作为一个案例,研究如何有效地扩大获得高质量和负担得起的卫生保健。

又如,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在2017年于多伦多举行的Swift Sibos会议上启动了一个名为Mojaloop的开源银行代码项目以来,该项目的采用一直相当缓慢。但在DFS Lab的帮助下,投资者的兴趣正在增长。DFS Lab是一家由盖茨基金会支持的加速器,投资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的早期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它最近举办了一次黑客马拉松,向技术公司介绍Mojaloop,并与他们合作开发使用该代码的潜在解决方案。

重视非洲问题

慈善基金会是政府实现社会和经济目标的重要伙伴。在某些情况下,基金会的作用还能政府的巨大财政和社会负担。

一直以来,从盖茨基金会创立的初衷到实际运行,盖茨基金会都非常重视非洲问题。

到2050年,非洲人口预计将从11亿增长到20亿。这些人需要药物、食物和电力。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到203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将需要4000亿美元来实现其能源基础的现代化。到2025年,世界银行集团将在全球投资2000亿美元,帮助实现低碳未来。

“我们需要做得更好,让人们了解这些挑战,”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2018年底的博客中表示。他补充称:“但我担心富裕国家正在转向内向……(而且)他们会认为,这些努力不值得付出代价。”他指的是在医疗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

2019年2月9日星期六,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一家酒店举行的“非洲领导人会议——健康成果投资”论坛上,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主席比尔·盖茨强调了盖茨基金会关注地两个亟待解决地问题:非洲人民和清洁能源,或者更准确地说,不断增长的人口的需要把电气候友好的方式。

据非洲联盟称,这次会议是在第32届非洲联盟首脑会议之前举行的,目的是“发起一项新倡议,旨在帮助为非洲各地的卫生提供更多、持续和更有效的资金”。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决定将其一半的预算(每年20亿美元)用于非洲大陆。这笔资金将用于改善医疗保健和农业综合企业,这两项都对提高生活水平至关重要。但它也在努力为非洲大陆供电——非洲有50万人无法获得电力,而电力是繁荣的基本基石。

身后20年将关闭基金会

20年前,盖茨创立了比尔与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现在他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个基金会上。尽管盖茨基金会因积极救助弱势群体、投资医疗事业并影响帮助公众生活而受到全世界的赞扬,但比尔盖茨在近日的访谈中透露决定他与妻子的慈善基金会将于离世后20年关闭基金会。

盖茨表示,我们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或者死后二十年后,可以消灭那些在贫穷国家非常普遍的大部分疾病,比如疟疾、HIV、结核病,每一种疾病都可以根除或者降低到一个很低的发病率。盖茨希望当其基金会关闭时,这些流行疾病在那时成为人类遥远的记忆。

盖茨说道:“我不可能从我的坟墓里爬出来,像我现在一样分析思考,未来的富豪会根据形势来解决这些全球健康问题。” 盖茨认为未来会有更加了解当时情况的富豪慈善家,他们会更熟悉当时的情况,比如基因改造、机器人或者是气候变化问题,这也是20年后关闭慈善基金会的原因之一。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61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9年5月27日 上午11:12
下一篇 2019年5月29日 上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