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鸣食品64亿市值是怎么炼成的?老爸“鸡王”儿子“牛人”

编者按:一鸣食品是典型的温州“父子档”家族企业,也是家族抱团创业、代际接力的成功案例之一。

果然是“一鸣惊人”!12月28日,一鸣食品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首日达到44%的涨停上限,市值高达53.17亿元。截至30日早盘,一鸣食品市值高达64.36亿元。

“一鸣”惊人,一鸣食品是怎么炼成?

家族办公室
一鸣食品炼成记:老爸“鸡王”儿子“牛人”

12月28日,浙江一鸣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一鸣食品”)股票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交易,开盘即涨停。首日收盘,一鸣食品股价为13.26元,较9.21元的发行价上涨约44%,总市值达53.17亿元。

截止至12月30日早盘,又收获涨停板的一鸣食品,股价升至16.05/股,总市值高达64.36亿元。

号称“乳品+烘焙零售新模式开创者”的一鸣食品,于2002年创新性地将“中央工厂”、“冷链物流”、与“连锁门店”等业务模式相结合,形成了“乳品、烘焙”的专业食品连锁门店——“一鸣真鲜奶吧”经营模式,目前已发展成为社区化、信息化的乳品与烘焙食品专业零售终端,并成了公司与同业最具差异化、竞争力的业务优势。

截至2020年6月30日,一鸣食品在浙江、江苏、福建、上海等华东地区共建立了1699家奶吧门店,相关营收比重达到77%以上。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9年,一鸣食品的营收分别为12.54亿元、15.16亿元、17.55亿元、19.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9亿元、1.2亿元、1.57亿元、1.74亿元。不过,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2020年1月-9月,一鸣食品营收为13.66亿元,同比减少5.67%;净利润为9892.55万元,同比减少20.05%,预计今年全年业绩会有所下降。

一鸣食品成立于2005年,一鸣食品于2019年6月申报了招股说明书,2020年10月IPO过会,12月28日成功登陆上交所上市。

一鸣食品是典型的温州“父子档”家族企业,也是家族抱团创业、代际接力的成功案例之一。

一鸣食品创始人朱明春,是一鸣食品董事长朱立科、总经理朱立群二兄弟的父亲,早期从事禽蛋生意,1992年开始从事乳品加工与销售业务,其创办的浙江明春投资有限公司,现为一鸣食品的控股股东。

股权结构显示,一鸣食品的控股股东“明春投资”,占总股本持股比例为40.38%。目前,一鸣食品的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朱明春、李美香、朱立科、朱立群、李红艳5名家族成员。其中,李美香为公司创办人朱明春之妻,也是朱立科、朱立群兄弟的母亲。李红艳是一鸣食品董事长朱立科的太太,现为公司董事,她同时也是温州一鸣公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此外,李美香、朱立科、朱立群、李红艳等个人持有一鸣食品股份,分别为19%、7.92%、7.92%和3.96%。

招股书显示,为了进一步巩固家族成员对公司的控制关系、保持公司治理的平稳运行,朱明春、李美香、朱立科、朱立群、李红艳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换句话说,朱明春家族已占据一鸣食品近八成股权,股权较为集中,公司上市,也将令其家族财富暴增。如果按12月30日股价计算,朱明春家族在一鸣食品持股市值已超过了50多亿元。

唱雄鸡天下白,提到一鸣,温州人都非常熟悉。从“养鸡大王”到以奶牛和牛奶为主线的“牛人”,朱明春、朱立科父子二代人守望乡村,子承父业,打造温州本土乳业巨头,也让品牌“一鸣惊人”。

一鸣食品创始人朱明春,曾是全国劳模、著名的温州农民企业家,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从事鸡禽养殖业务,发明与推广了“浅笼高密度饲养技术”,1989年被《人民日报》誉为“全国养鸡大王”,同年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朱明春于1991年创办一鸣食品控股股东“明春投资”的前身“瓯海县明春禽蛋品有限公司”,后来更名为“温州一鸣”、“明春投资”,1992年与“牛”结缘,开始从事乳品加工与销售业务,并于2005年9月创办了“一鸣食品”,并任公司董事长。

朱明春,是温州市瓯海区梧田街道大堡底村人,1965年毕业于温州勤俭中学(现为永嘉中学)。朱明春的父亲,早年经商,他后来也到父亲工作的那家食品经营站上班。在那个“极左”年代,由于他家庭身份不是“红五类”,从1966年到1979年这10多年间,朱明春在食品经营站几乎什么都干过,他会收猪、杀猪,也卖肉、加工,还当过会计、出纳。

对于母校永嘉中学,朱明春一直感念栽培之恩,2017年7月,他和夫人李美香在母校创设“朱明春·李美香一鸣奖励基金”。

20多岁的朱明春当了食品经营站副站长,可他与那些正式职工不同,他依旧是农民,最羡慕“转正”,自己有城镇户口、职工粮食关系。

多少年来,伴随温州经济崛起的“温州模式”几经波折,也几度处于风口浪尖。

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温州八大王”(又称“柳市八大王”)个体经济萌芽被碾压,到后来“前厂后店”家庭式工业的突起,又到上世纪90年代股份制变革,温州这个地方,在改革开放历史上都写下了浓墨重彩一页。其中,一鸣食品创始人朱明春就是温州经济“抱团”模式之典型人物。

三中全会后,党的农村政策有了新变化,那时天天看报的朱明春也敏感地意识到,自己闯出一条路的机会来了。当时,温州农民主要副业收入一是养猪、二是养鸡。相比于养猪要一年,养鸡也就三个月,于是他选择了养鸡创业。

富有创新精神的朱明春,用自家猪圈里养鸡,后来搞出了一套“浅笼高密度饲养技术”,1983年华东5省市在温州召开会议,推广了这项技术,他也成为当地有名的农村致富带头人。后来,他又在温州首次试验成功批量电箱孵化小鸡,一次投入十几箱,每箱一万只蛋。不少人看他成功了,纷纷仿效,连他老家梧田机关干部也跟着在家养鸡。

1950年朱明春的妻子李美香,她当时是瓯海供销合作社职工。但一个大难题来了,养鸡多了,蛋也多了,原本“统购统销”的食品公司、供销社也不收购了。鸡和蛋卖不掉,农民利益受了损伤,也让当时的《浙南大众》(即后来的《温州日报》)展开了一场大讨论。

朱明春当时提出,让菜市场设摊位租给个体户卖鸡,另外,还可以将鸡切分开来卖,也可以卖烤鸡等。这些创意,后来被温州及各地推广,朱明春也慢慢成了温州最为知名的农民企业家和新闻人物之一。

费孝通曾三访温州,也让外界对温州经济及改革的特殊方式有了更深的理解。其中,农民企业家朱明春的一些做法就曾被费孝通举例过;早在1984年,朱明春的企业就已开始走上了联合。他当时组织了86户养鸡专业户,大家自愿入股,成立了禽蛋产销联合公司。第二年他们由集资办厂,引进国内先进生产线,产值就达到305万元。

在那个年代,几个温州农民“抱团”,能创出数百万元产值,也是轰动一时。

2018年11月,一鸣董事长朱立科与南存辉、胡成中等15人获评“温州改革开放40年重大影响力企业家”。颁奖词写道:他子承父业,打造温州本土乳业巨头,他构建养殖新业态,深耕一产,拓展二产,融合三产。他守望乡村专注主业,品牌一鸣惊人。

老爸被《人民日报》称为“养鸡大王”,在温州等媒体报道中,儿子朱立科成了“牛人”。

生于1972年的朱立科,与生于1974年的朱立群,是一鸣的“接二代”,事实上两兄弟也是“创二代”。1994年,从浙江农业大学(现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毕业后,朱立科就进入一鸣工作。弟弟朱立群1995年大学毕业后,也进入了一鸣食品。

朱立科在温州一鸣,干过乳品车间技术员、副厂长、厂长、总经理等职务。与哥哥一样,弟弟朱立群先从温州一鸣业务员干起,后当副厂长、副总经理、总经理。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家族联手创业,也成就了今天的“一鸣惊人”。兄弟俩的母亲李美香也一样,2000年从瓯海供销合作社退休后,任温州一鸣监事,2009年又任“明春投资”监事。2005年9月一鸣食品创办时,她是公司副董事长,2017年与丈夫朱明春“退居二线”,成为公司行政顾问。

“合抱之木,生于细木”,创业者就是企业,企业就是创业者;利他、信任和忠诚,很多如一鸣这样成功的温州民企,以家庭为中心,以家族群体为本位,一家人合力拼搏,也因此获得了巨大成功。

1990年高考时,作为长子的朱立科当时成绩上了重点线,可他报考专业却都是畜牧专业。他的班主任朱春明后来说,那一年我们一中第一志愿报考浙农大畜牧专业的,仅朱立科他一人。他的班主任说:这叫“自投罗网”。

温州人在人际关系上重伦理,在心理风习上重情谊,在家族企业传承上也会基于义务责任和奉献。家族为“鸡”为业,也基于情感及责任,当年朱立科才会选择与家族事业相关的浙农大畜牧专业。

一鸣蛋奶,是朱立科大学毕业次年也就是1995年成功开发的,从1992年开始,朱明春家族产业也由“鸡”转入“牛”。

也是在父亲朱明春支持下,朱立科、朱立群兄弟在传承中再创业,在同行中率先推出“学童奶计划”、“早餐奶送奶到家”等新式服务,“鲜奶24小时到你家”等策略,也将“一鸣”品牌推高到新的高度与广度。

在巨人肩膀上,二代勇于改革创新,特别是创造了一条龙的“一产接二连三”全产业链。公司上市,也是一鸣食品“从小到大、由弱到强”蜕变的见证,当然了,这是一鸣食品新征程的起点。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温州家族企业

亲情、家和,是家族企业核心竞争力。

2020年1月在温州阿外楼举办的一鸣公司2020年分岁酒,名誉董事长朱明春、董事长朱立科、总经理朱立群等出席,并为公司15年功勋员工、10年功勋员工、十大感动人物及感动团队进行了表彰和颁奖,台上台下暖意融融。

股权结构是公司治理体系的基石,也会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创业历程。一鸣食品从股权架构上,有明显“家族化”特征,也显露了这家上市公司过去“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创业形态。

从“养鸡大王”再到“牛人”,一鸣家族二代在传承中创业式接班,子承父业,他们传承老一辈温商“四千”精神,仍专注扎根于主业及农业产业化这条道路上,在“养鸡大王”传奇基础上,续写更为生动的“牛人传”。

温州民企创业形态很多,有“夫妻档”,比如新湖集团黄伟、李萍夫妇,低调的他们,在集团都不设自己正式职位,这也是很少见的。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喜欢抱团的温州人也有不少“家族连”。一鸣食品朱明春家族,也是从最初的“父子兵”、“兄弟档”,最后成为“家族连”。

温州“家族连”成功案例很多,比如森马服饰的邱光和家族,除创始人邱光和外,还有儿子、女婿、女儿、儿媳妇邱坚强、周平凡、邱艳芳、戴智约等。

一代会老,二代当立,改革开放至今已40余年,领风气之先的温州民企也陆续跨入代际交替阶段,新生代接班已成为常态。与之同时,根据当下时代及经济发展潮流及环境变化,他们也与时俱进,对家族企业治理结构进行变革,过去以家族为核心形态的主要管理模式,也朝着职业经理人机制转换。

更值一提的是,公司上市,其实也是产权社会化进程,产权结构改变的同时,也会推动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外部的监督及约束也为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创造了更好的外部条件。换句话说,今天大多温州家族企业,和三十多年前那种“前厂后店”、“家庭作坊”已大不一样了。

文章转自一波说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5160/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amily Office Times, 孟行Family Office Times, 孟行用户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