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丰家族办公室张钧:家族办公室是家族治理中枢,一定要有立场

11月28日,由惠裕全球家族智库主办的“国际双循环与海南自贸港家族资本融合年度论坛”在海南海口召开,在会议上和丰家族办公室首席家族企业治理专家张钧分享了《发现与未来同行的结构性力量》的主题演讲。

张钧表示,家族办公室可以理解为一种工具,也可以理解为一个组织,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服务,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理念,它基本代表了对家族财富管理、家族价值管理的整体解决方案。当然今天家族办公室已经成为了一个行业,欣欣向荣的一个行业。如果站在不同的视角来观察家族办公室的话,其实有很多基础性的问题我们是需要一一去回答的,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回答,那么未来行业的发展可能会遇到一些不确定的路障和风险。如果中国家族办公室能在中国得到更长久、更持续的发展,张钧认为需要不断强化本土力量。最近大家看到,对于中国家族的研究深度远远是不够的,更多关注的是近现代的一些家族,甚至关注的是刚刚完成一代到二代交替的家族,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成功家族的一些成功的治理经验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挖掘出来,目前对这些家族的研究更多停留在故事层面,没有办法对行业服务带来更深刻的真正的影响。家族文化决定了社会的文化,家族结构决定了社会的结构,尤其是对于中国家族文化方面的研究,也是非常欠缺的。如果不能真正地对中国家族文化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未来中国家族办公室行业发展这将是决定性的路障怎么能够真正服务好中国家族,对于中国家族的深刻研究是最关键的一点,在这里可能需要学界的努力,也需要在座各位的努力,当然也需要中国家族的深刻的参与。

在家族立场的问题上,张钧指出,家族办公室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资机构,也不是一个服务机构,更不是一个简单的财富管理机构,家族办公室是家族的治理中枢。如果站在家族办公室是家族的治理中枢的视角来看,它一定是有立场的。家族办公室代表的是个人的利益还是一个小家庭的利益,还是家族支系的利益还是整个家族的利益,这对于私人家族办公室来讲当然是必须要去回答的问题。但对一些机构家族办公室或者联合家族办公室而言,除了回答刚才讲到的个人、家庭、家族支系和家庭的问题以外,同样还要面对机构立场和家族立场的冲突。

这些年来太多的机构进入到家族办公室行业,又迅速的离开了这个行业,张钧认为大多数都是因为家族立场出现了问题,也就是说如果这个行业因为追求创新,因为谋求快速的发展而丧失家族立场的话,未来行业发展是没有根基的,如果没有根基,就不可能走的更远。

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的内容是什么,很多人讲说是人力资本、文化资本、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请问这些资本结合起来是什么?让那些资本相互作用的结构和机制又是什么,张钧认为它就是家族力。当然家族力包括了家族的生存力、发展力和价值力。任何一个家族和家族企业的家族价值如果不能够引领或契合社会价值的话,它将丧失存在的基础和前提,所以对于家族力而言是真正要深切关注的。

今天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的时代,就整体解决方案而言,可以可能从私人财富管理角度切入,也可以从家族顶层结构设计出发,最终要做的是家族力的整体提升,这是这个行业真正要去实现的问题。家族力的整体提升,家族企业的顶层结构以及私人财富管理的有效打通才是家族财富管理的真正的整体解决方案。

在这整体解决方案中对于家族文化要有更高的关注,现在很多家族在制定家族宪法,制定各类家族政策,请问这些家族宪法和家族政策是这个家族的真正的共识吗?如果这些东西并不是家族的共识,那么它在未来中能够对家族形成真正有效的约束吗?

张钧认为这样是存在问题的,一些家族制定家族宪法可能都是流于形式的,并没有真正的质感。而一些家族做家族纪念馆,演绎它的家族故事等等这些非常落地非常细致的做法恰恰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让我们感觉到家族文化的质感。我们怎么走出中国家族文化的道路,我们怎么去发现它,让这些家族文化能够真正的赋能于家族力,这也是家族办公室行业必须要真正回答的问题。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真正解决的是什么?必须有两个最基本的视野,第一个视野是家族治理的视野,家族治理是解决家族人的关系问题,另外一个,同时也要有家族所有权结构的视野,家族所有权结构是解决家族权益的关系,只有从这两个角度出发,才能真正的解决家族的问题。

在岸离岸化,离岸在岸化,包括中岸的崛起,对于中国家族的财富管理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影响,中国很多家族在境内境外是建立起了双重的顶层结构,包括完整的双重的所有权结构系统,当然这两个所有权结构系统可能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打通和连接。既然做这种安排的话,首先就需要结构性的力量,如果没有结构的支撑和安排,这些思考、这些实践都是无从谈起的,但目前对于结构的理解甚至今天对于家族信托的理解,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甚至一些机构所做的家族信托的法律结构可能都存在问题,税务结构根本达不到任何效果,如果这个行业对于结构性的力量不能真正把握的话,也很难真正走的很远,如果这个行业没有办法把握结构性力量的时候,我们不可能作为这个领域的主要的参与者。

张钧最后提到了强基因的概念。他表示,每个机构进入这个领域都是基于不同的基因,也许是税务的基因,也许是投资的基因,也许是健康的基因,移民的基因,各种基因都可能进入这个领域。进入到这个领域,如果不能不断地强化基因,那么在家族办公室生态服务的领域里面,很难真正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全国范围来看,越来越多的家族财富管理的强生态,在不同的区域我们也会看到区域的家族办公室的强生态,只有真正的强基因才有可能更好的去进入到强生态。张钧认为大而全的机构建立内部封闭系统的机构,很难真正走的很远,只有依托生态的力量,这个行业才有可能有更蓬勃的发展。一个家族的诉求是单一进来的,入口是单一的,但是它要的是整体解决方案,但是每一个机构是否能够提供完整的整体解决方案呢?生态化的服务应运而生,这也是中国家族办公室行业非常重要的特点。既然是这样,在生态之下我们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准则?

就市场格局而言,首先要打开边界,离开竞争。我们永远都是被假想的根本不存在的竞争所苦恼着,其实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在市场中有多少次真正意义上的交集,根本没有可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机构和机构之间的定位,客户群体都存在非常大的差异,这时候我们更应该去更加合作。另外是行业真正的问题,要实现自我约束,在生态过程中,如果要跟别人更好的合作,一定要做好自我约束,约束好我们的行为边界,在生态之中它和联盟和机构的区别在哪里?生态是无中心的,这时候我们一定是互为主体的。就专业能力来讲,一个是持续成长,一个关键能力。

如果从合作生态来讲,我们一定是一起利他至上,价值共创。价值主张而言,我们一定是共生信仰生态成长,为什么讲共生信仰?并不是我需要你的时候讲共生,你找我了讲竞争,这不是真正的共生信仰,生态之下共生信仰是最为重要的,当然家族立场更为重要,这是我们的行为趋向,这个行业并不是一个快的行业,它是一个慢的行业,最好的发展模式一定是小步快跑,通过小步快跑的积累来解决长期发展的问题,这个行业需要积淀、需要思考、需要积累、需要经验,这是家族财富管理生态的一些基本准则。

放眼欧美、日本包括境内家族的发展,家族办公室行业的发展,当我们以对中国社会关切的视野去研究和服务中国家族(企业)时,才能成为家族世代信任的同行者,这是我对自己对和丰家族办公室以及对行业的一个最基本的期待,我们希望在座的同仁一起去打造一个具有实战深度的家族力共生平台,也祝大家在这个领域里发展如愿。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4541/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amily Office Times, 孟行的头像Family Office Times, 孟行用户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