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T创始人范晓曼:家办行业的对话标准逐渐形成,家族办公室是家族身份的标识

11月28日,由惠裕全球家族智库联合中航信托共同举办的国际双循环与海南自贸港家族资本融合年度论坛在海南海口继续召开,会议首先由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创始人、《家族办公室》总编范晓曼分享了《观察者眼中的中国FO:家族办公室行业关键里程碑》的主题演讲。

范晓曼表示,目前多家族办公室寡头式的发展,私人家族办公室的异军突起,专业细分的家族办公室以及与专业持牌的家族办公室服务交织在一起,将成为家办市场主体的四种力量。

家族首席投资官是私人家办的家族首席投资官以及多家族和家办的家族投资官,以后会慢慢清晰和他们的角色定位,金融机构都有首席投资总监或者首席经济学家,以后在家族办公室不是以投资总监的面貌出现,而是以所谓的应该是类似于首席经济学家的状态出现,他才能被家族认为他有专业的能力服务大家。未来大家都有身份的,以后都是家办和家办打交道,家办平等对话的语境现在逐渐形成,一个家族没有家办就没有身份,以后都是这样的对话标准。

演讲原文如下:

历经5年的选择与发展,中国家族办公室逐渐成了不可忽视的机构投资者力量,它不再晦涩懵懂,市场力量逐渐清晰,早期无知无畏试探者,逐渐演变成两种结局,迈不过FO高门槛的慢慢遁于消失,坚守专业及耐得住寂寞者,开始尝到了盈利的喜果,被行业所认可的寡头者浮出水面,给与后进者期待的想象,进入2020年,实力派观望者及金融机构FO逐渐缕清思路,正以“锦鲤”之势,跃入池中,大戏即将拉开帷幕,家族办公室的Red Flag究竟插在哪里?

家族办公室服务的机构力量,已经呈现出很强的品牌及竞争差异化,多家族办公室“寡头式”发展、私人多家族办公室“异军突起”、头部金融机构的增值服务显著提升,专业细分领域的家族办公室服务商的垂直服务,四种力量正成“胶着”状态,迫使家族服务机构在各自的定位上,既要有清晰的逻辑和服务思维,又要有差异化策略。

中国FO发展过程中,不乏探路者,这五年的尝试与创新,对家族客户的深度与理解,服务过程中的无奈与纠结,以及盼到光明时的专业坚持,在FOTT观察者眼中的五年,有创新力的实践者不乏机构,实践者在家族服务过程中如何克服重重困难,在顶着缺少相关政策支持、本土化实操样本、人才窘境、买方顾问理念差异等前提下,为行业突破做出了贡献。

家族办公室品牌化渐成态势

从今年以来,金融机构、境内外家族办公室MFO以及专业细分领域的服务商,都在思考家族办公室服务的全面提升,多家机构在服务品牌上下足了力气,开始高调“PR”。

有行业内知名的家族办公室创始人跟《家族办公室》杂志记者“抱怨”,虽然FO在过去的几年里服务了很多家族客户、连续出版了很多学术性的行业书籍,但也逐渐感受到了品牌正被慢慢兴起的后起之秀“淹没”,压力倍增;特别是,按照监管层要求,正逐步回归服务信托的诸多信托公司,一方面推动创新业务,一方面都在品牌上下功夫,民生信托“丰殷世家”、中粮信托“厚德丰泽”、五矿信托“旷世世家”、国投泰康信托“赫奕家族办公室”等等都将逐渐浮出水面;券商系在经过多年的自我矫正后,找到了FO服务的“脉”。

中金环球家族办公室负责人刘蔓很欣慰地说,她组建FO的时间刚好一年,已经做了130单,规模也从零快速飙升到几十亿,她认为,投行式思维打法、服务企业家全生命周期是成功的关键。兴业证券发布了“兴承世家家族办公室”品牌,将其注入到私人银行全方位服务里去,之所以兴业证券有这样的“底气”,是因为早几年,兴业银行内部在私人银行服务体系上做到了完整的“融合”,可以条线配合及利益分配的更精准,方便综合性地服务客户。

《家族办公室》记者了解到,境外机构正成“虎狼之势”,尤其是香港地区的家族办公室及服务商,正通过境内咨询机构在PR上占位,最大的诉求是要在FO圈层内快速得到认证及业务渗透,比如由私人家办衍生而来的万方家族办公室、以标准化在线信托服务的华尔街信托公司、专门服务新经济类家族的华港财富、以专营在家族健康关系管理的“泉家康”等等,可预知的未来,将有更多境外家族办公室会进入内地市场,为家族办公室生态圈充实服务生态链条。

私人家族办公室SFO的机构力量

目前, 新贵家族财富积累的速度突破以往,规模已经不可小觑,家族办公室服务升级需求较强;传统家族企业也普遍面临着一代向二代承接过度的阶段,是否会兴起第二代以及创一代创建家族办公室与新企业的趋势? 美国的家族办公室越来越多地直接投资与并购中等市场的运营公司,中国也是否有这种趋势?家族办公室与私人股本公司和投资银行的合作关系如何演变? 家族办公室如何建立内部团队来进行直接投资并控制风险?他们需要聘请哪方面的专业人才?如何留住人才?

从全球成熟市场发展来看,家族在传承及家族办公室建设方面都会经历共有的特点和必要的困扰,继承者与家族老臣CIO之间无形的“较量”、家族办公室架构的本地化等等都是该思考的话题。国外家办对本土家办在能力、理念和制度上有哪些借鉴?家族办公室的服务模式、业态搭建,以及如何构建人才、服务、产品等方面的护城河等等都是SFO们在深刻思考的方向。

有规模接近60多亿的私人家族办公室负责人非常谈成地说,花了10年时间搭建的资产管理团队,其资产效能是否做到了最大化,别的私人家族办公室有没有更好的模式,是否能只拥有一个运营中心,让其发挥更好的作用,尽量减少人力成本,为二代顺利接班打下良好基础;

有两家知名私人家办的CEO“老臣出走”,有着时代进程的必然因素,以及家族二代上位后的不同反应造成,这其中,其实没有对错之分,在服务家族的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非常之宝贵,是选择独立执业,成为众多MFO的其中一只,还是嫁接平台进行有效播种,是最该思考的问题。

从家族二代新掌门来说,当然是希望搭建家族自有并专属的家族资产管理公司,并为将来的职业化道路做好铺垫,但现实也是摆在面前的,自身资产管理经验的欠缺,以及没能完整经历过经济大周期以至于的投资能力的相对缺失,用什么样的机制去“绑定”投资总监以及团队、研究团队的国际化思维及能力都是考量新掌门的关键。

FO学术风气正成推动力

学术永远都会走在行业的前面,北派及南派的学术机构风格虽有不同,但在FO行业发展的调性上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为政策及话语权的引领需要投入更多的热忱,正因为FO的不成熟,学术机构才更重要。

中欧、北大、清华、高金、复旦、浙大、中山大学相继成立了家族传承研究中心,在政策研究以及学术上起到了推动作用,一定程度上普及了更多的家族人群;惠裕全球家族智库一直致力于每年出版行业研究性更强的学术报告,逐渐成为FO发言代表机构。

创新突破与追求规模,如何避免“埋雷”?

在家族办公室服务及家族信托实施的过程中,往往是需求推动着行业做创新的尝试,家族信托规模增速快已经突破了千亿大关,保险金信托、不动产信托、股权信托的机构创新源源不断,有些做法可能有些“灰度”,从长远来看,规避实操风险,真正起到服务信托的本源效应是眼下不可回避的事实。

有信托公司高管对《家族办公室》杂志透露,他们也在担心未来几年过于追求规模而带来的“后遗症”,会逐渐显现,家族客户重新审视家族信托的设立过程中不如人意的地方,特别当委托人不在世之后,受益人们可能会对保险金信托提出“质疑”,这在台湾地区已经出现类似的事例;家族信托保护人制度将会逐渐兴盛起来,家族成员和家族办公室机构在这方面的介入,会让家族信托的设立和执行趋向于严谨化,更好地厘清了委托人、受托人的责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扯皮和麻烦,当然,境内信托法的逐步推进,会否消除潜在的隐患,值得进一步探讨。

中国家族办公室,外包投资官秩序该如何建立

家族首席投资官是家族办公室里公认的最核心的人物之一,通常在家族办公室承担着组织和管理家族投资,实现家族资产保值增值的重要任务,家族首席投资官的标准因为每个家族的目标、投资规模、复杂程度等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特别对于新组建的私人家族办公室,如何甄选适合的外包投资官,家族CIO该如何选择与依赖OCIO外包投资官,有哪些可供选择以及是否已经建立了标准,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好的课题。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448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12月1日 上午10:48
下一篇 2020年12月2日 上午8: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