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财富管理与传承之家族信托

编者按:新冠爆发多月之后,多国疫情再次告急,全球经济体不堪负重。幸运的是,据瑞信《全球财富报告2020》,普通家庭的财富因多国央行降低利率放水补助而躲过一劫。然而,高净值人群却不得不独自面对财富严重缩水等问题。或许正是因为财富保值和传承的难度加大,近月来,泰格瑞家族办公室接到了一些关于设立家族信托的委托。

家族办公室来源:UBS《2020年亿万富豪洞察报告》

据普华永道(PwC)和UBS联合调研,受新冠影响,来自新加坡、美国、瑞士等地的高净值客户不约而同地认为:当地政府或为重振经济或将大幅度提高税收,包括个人所得税和遗产税等,甚至可能推出针对亿万富翁的税收政策。

针对这一预期,高达34.5%的高净值客户在最近半年计划重组家族办公室,更有超半数的高净值客户(59.5%)主动推动家族传承;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项数据都接近去年同期的两倍。对于许多家族,通过未雨绸缪的身份筹划和税务筹划,间接减少的税收可高达数亿美元之多!而设立离岸信托,正是财富规划不可或缺的第一步。

家族信托

家族信托是一种信托机构受家族委托,代为打理家庭财产的财富管理方式。法律上,家族信托允许委托人将资产的合法所有权转让给受托人,并由受托人代表第三方受益人的利益以信托的形式持有资产。财产交付信托后,委托人仍保有信托财产运用的决定权,可随时结束信托约定。

同时,家族信托类型遵循属地原则:人民币资产在国内设立国内信托,外币资产设立离岸信托。国内信托以信托理财为主,资产类别单一;不过,随着各项信托法律的完善,国内信托也越来越全球化。

家族办公室家族信托最早可追朔到11世纪的英国,近百年来被广泛应用于家族资产传承。不论是三代传承以上的欧洲豪门还是新富豪家族,家族内部都会聘请律师负责打理和逐年完善家族信托。据招商银行《2020中国家族信托报告》,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将在未来三年增长近三倍,突破60万人。

家族办公室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最近几年,赴港上市的大陆企业家也几乎都在上市架构中加入离岸信托,以实现风险管理和财富传承等目的。

对于私营企业家,企业问题很可能连带个人责任,而设立家族信托可以轻松完成千亿资产与公司债务的隔离。根据各国《信托合同》等相关规定,委托人名下财产受益权与自身分离。换言之,信托财产原则上独立于委托人;如果委托人有无法规避的政治法律风险,信托能对抗债权人,使财富不受民事甚至刑事指控牵连。

家族办公室离岸信托和投资移民

得益于税收政策的包容,家族信托一直是全球高净值人群合理避税的最佳工具。对于中国家族,泰格瑞家办建议客户在进行身份筹划的同时进行离岸信托的架构搭建。其中原因有二。

家族办公室首先,不少家族在上岸前就拥有遍布全球的资产。通过搭建架构,家族不仅能借助其法律特质增强对境外资金的控制,还能合理规划国际税款。不论是大国还是小国身份规划,客户在上岸之后,一般都有设立离岸信托的需求,以更好地打理境外资产。

第二,许多国家实施全球缴纳制,比如,美国、加拿大和中国都是全球纳税大户,税务居民的全球收入及资本收益都需在英国按照缴纳税款。英国虽然只是本地征税,但是,通过在上岸前使用信托进行投资,家族能够对税款进行调整,减少不必要的税费。

离岸信托和风险投资

事实上,离岸信托早已不再只是用来避税和财富保值的一种投机取巧的工具;在世界级投资舞台上,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利用离岸架构的隐秘性直接参与他国股权投资。

新冠无疑使投资策略发生改变。经济的衰退使得许多大型企业不得不低价甩卖资产,而因为大量政府资金被用于扶贫举措,那些本就“嗷嗷待哺”迫切需要现金流的创新型小企业也不得不以更低的股权价格寻求融资机会。而弥补了政府投资空白的,恰恰就是运筹帷幄的家族办公室。

初创企业因其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特点使普通投资人望而却步,科技类初创企业尤其如此,不仅要求基金管理人慧眼独具,还需要他们学富五车——只有这样才能辨别充斥着专业名词的商业企划书的真假。因此,物色顶级的基金经理对于任何家族而言都非易事。家办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去构建人脉网络以结识风险偏好合乎需求的基金经理并重金聘之。

尽管顶尖的基金管理人难求,家办对风投兴趣不减。据SFO集团北美区负责人,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家族办公室有意进军风险投资领域。SVB也在最新的《家族办公室风险投资2020》中指出,传统风险投资基金和企业风险投资平均仅占股权结构表的76%,而剩余24%的股权被各大家族办公室瓜分。

家族办公室放眼全球,在过去投资环境艰难的半年里,超九成的家办直接参与A轮融资,同时约有87%的家办参与B轮融资。据报道,家办所打理的风险投资基金平均收益(IRR)约为14%,且85%的家办基金获得了超额收入。

家族办公室多国对股权投资的保守政策限制了海外投资者的自由;不过,离岸架构为各国投资者们参与海外风险投资打开了新渠道。值得注意的是,高风险股权投资由于政治敏感性高等特点,司法机构会对投资人身份背景也会进行尽职调查;比如,美国政府对于海外资金天使轮投资审查严苛,大陆公司需要注册离岸公司A,并以A为主体在香港等地融资才能使A顺利进入美国市场参与股权投资。因此,一般而言,大陆投资人在搭建离岸架构时需要审慎规划才能顺利进入海外市场。

离岸信托和不动产投资

不同国家对各类资产税收有不同要求,而房产无疑是大头。以个人名义持有的房产在财富交接时通常需要缴纳大额遗产税。因此,不论是瑞士的坎普拉德家族还是美国的盖茨家族,都选择将海外房产纳入信托资产。对于有身份筹划需求的大陆投资者而言,通过设立离岸信托进行海外房产投资,既能借此达到调整税款的目的,又能使财富增值。另外,利用房产投资可以达到许多国家的投资移民的要求。

家族办公室中渝置地老板——张松桥豪掷81.3亿元购置的伦敦豪宅内景

离岸资产保值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哪怕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商业周期高度重合,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们仍以资产保值为目的、“孜孜不倦”地在欧洲进行大面积的不动产投资。从财富管理角度——正如某欧洲区投行主席所言——高净值人群多数资产的长期保值需求高度依赖于监管完善、经济发达、政局稳定的欧洲。

家族办公室2019-2020 英国房价波动

目前,英国政局较欧盟更加稳定,这或许就是为什么英国房地产市场在十月再创新高,平均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5.8%。莱坊研究部预测:得益于人口结构变化,英国住宅市场规模将于2025年前达到1510亿英镑,超过其余房地产类别。其中,学生公寓、出租房和老年公寓被投资者认为是最具潜力的住宅投资领域。除住宅之外,伦敦商业地产也颇受高净值人群青睐。比如,香港利福国际董事长刘銮鸿收购英国商业地产公司Land Securities发行股本的1.25%后,于最近完成对BP伦敦总部大楼,即圣詹姆斯广场1号办公楼的房地产收购交易,耗资2.35亿英镑。

小结

拥有全球视野能让我们轻易地看到更多可能,而不使财富局限于一国一城的规则。越来越多的国内富豪也因此意识到了信托的重要性。在高度复杂的国际税务法的环境下,高净值客户更应巧妙利用信托架构保护资产,做好家族传承的工作。

由于企业股权结构和家族资产的复杂性,外加家族成员身份、税籍、婚配和未来规划的多样性和不确定性,离岸信托在设立前需要专业法律顾问进行结构性的多维度规划与设计。许多家族将离岸信托和身份筹划结合,使用上岸前及更换的身份做信托架构,通过设置离岸信托的方式在海外进行房产、股权等投资,以达到投资移民和资产保升值两不误的目的。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4239/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amily Office Times, 孟行Family Office Times, 孟行用户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