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会客厅|跨越中介,意大利咖啡机世家变成“探索者”,投资美好未来

家族会客厅|跨越中介,意大利咖啡机世家变成“探索者”,投资美好未来

前言

从我管理家族企业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参加了几乎所有会议,别人给我发邮件我也会尽量回复。有的人就会觉得我简直是疯了,认为我在『跨越中介』,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找到我说事情。

 

社企论坛联合欧洲知名影响力推广机构TBLI Group推出“他山之石”系列内容,分享来自世界各地实战派影响力领袖人物的善言善行。

本期嘉宾:

家族会客厅|跨越中介,意大利咖啡机世家变成“探索者”,投资美好未来

本期嘉宾Luca Rancilio来自拥有百年浓缩咖啡机器生产历史的意大利家族企业Rancilio Espresso Machine。Luca先生曾于米兰圣心天主教大学(Università Cattolica del Sacro Cuore)学习经济学。在参与25年家族企业管理后重新出发,与其他家族成员共同投身建立家庭办公室Rancilio Cube,以专业化的方式管理家族资产,并设立了奖项Romano Rancilio Award以扶持具有积极和实际社会影响力的项目。

现在的Luca身兼多职:他是Rancilio Cube联合创始人,影响力投资人与天使投资人,是影响力投资者网络社群TONIIC的首位意大利籍成员,是意大利首个专注于影响力投资的活动Impact Park的发起人,同时也是多家意大利和国际性公司的董事会或顾问委员会成员。

本期话题

在百年浓缩咖啡机器家族企业深耕二十余载,他为何跨界投身影响力投资?

在影响力投资方面他是否有特殊的投资策略?

他有哪些非典型的投资理念?

疫情对他的投资策略是否产生影响?

 

从“心”出发

问题:能否与大家分享一下你从管理家族企业到建立家族办公室的历程?

1927年,我的祖父Roberto在米兰建立了生产浓缩咖啡机器的公司,并成为这一市场的早期开拓者, 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公司的第二代继承人,即我的父亲和几位叔叔,都在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相继离世。

所以我在很年轻时就需要接过家族重担,接管一家对于我还说很大的公司,管理众多员工。但是缺乏经验似乎同时也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我可以更加自由发挥,为一家传统的意大利家族企业注入创新元素,并且随着浓缩咖啡市场的增长,公司也取得了长足进步。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创业者,比如我很喜欢向外探索,常常建议家族不断创新,尤其是在海外创新。在2012-2013年左右,我萌生了探索新生代市场的念头,开始渴望一段新的旅程,即使那时还没有明确的下一步方向。

2014年,我们将公司出售给一家食品器械生产商后,和家人决定再次共同出发,建立了家族办公室Rancilio Cube,进军投资界,并以风险投资和影响力投资为两条主线,以兼顾稳定性与可持续发展性。这两点和我的家族企业DNA也不谋而合。

 

问题:很多人都会抱怨很难劝说家族办公室参与影响力策略, 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肯定不是很简单。向外探索本身就很困难,对于意大利的家族企业来说可能更难。比如米兰很多家族其实有资金实力投资,但是一般来说,老一辈人可能很难真的理解新生事物,比如小额贷款之类的。这可能是一个代际问题, 现在可能是一个代际交替的时刻吧。

 

问题:现在你的家族有多少人在做这件事?

我们就4个人,从2014年到今年疫情前我们都是自己在做,去年,我有在想联合其他9个家族共同投资,就像一个公司或者说一个创业公司一样,共享团队共同成长, 不过我是其中的主要股东。这样操作可能会有些手续会比较繁琐,但是最难的部分还是在我们的投资目标范围内寻找下一个合理的投资项目。

 

问题:那么相比之前,你们其他家族成员是否对财务表现方面的要求更严格呢?

想要了解结果其实都是很合情合理的。无论是以前咖啡机器的销售数量或者现在的投资结果,这些都是对我们做某件事情的结果的评估,这一点的合理性毋庸置疑。但是有一点很重要,无论是困难时期还是顺利时期,我们不会仅仅关注某一个数字或者结果,因为这是我们希望一起经历的一趟旅程。

 

投资策略

问题:你是否有具体的投资策略呢?是自己决策还是和家人一起商量决策?是比较正式还是随意的过程?

(投资过程)可能不是特别结构化。我们从2013年左右开始减少对银行咨询顾问的依赖,就像鲁宾森离开了海岛一样。我们从那时起会更加注重符合自己愿景的行为,比如很短时间内就开始进军海外创新市场,2015年时我们是唯一一个和通用汽车等共同直接投资Lyft(Uber的竞争对手)的意大利家庭办公室。

我们从2014 年开始做影响力投资,比如我们投资了一家国际留学生教育贷款公司Prodigy Finance,他们为MBA学生提供资助。我觉得进行这种投资再好不过了,一方面回报率能够有5%左右,另一方面还可以帮助学生,比如可以帮助一个印度学生前往牛津等学校读MBA。

以上这就是我说的我们在创新领域和影响力领域投资的两条主线。此外,对我来说,影响力评估并不是很重要,我不是很喜欢总被『提醒』投资组合中风投太多了,或者影响力投资太多了等等。现在可以比较自由地行动其实更好。我们现在有80个左右投资项目,跨越各地区各阶段各行业,也不是所有项目都很成功,但是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问题:你是否有特别关注的地理区域?

我们一步步建立连接,更多地开始在美国,北欧等地区投资。我们的投资可能会跨越不同阶段,也会跨行业投资。(在亚洲地区)目前我们还没有合适的链接,疫情这段时间正好也是个浏览机会的好时候。

问题:具体来说你会在哪些领域投资?比如只会投资科技,或者只会投资食品饮料?

不会的,我们很喜欢交通出行(mobility)领域,会在这领域投资,比如Lyft,不过去年退出了Lyft。但是我们不仅仅喜欢出行,我们也看中金融科技(FinTech),比如投资了一个亚洲的平台。我们在旅行领域投资不大,还有我们在一家机器人公司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

其实我们把自己定义成『探索者』。一个月前我们和德国的一只基金首次在大健康领域进行了投资。我们希望能够不断走出舒适区,建立新的信任关系,探索开拓新的投资领域。就像刻在家族基因中的传统一样,我们走南闯北遍布全球,一直在追求通过建立可靠的可信的关系进入非舒适区的领域, 并能在这些原先非舒适区的领域立足,并变得舒适。可能我这并不是常规策略,但是我希望的就是投资可靠之人,建立双赢关系。

 

问题:你的直接投资成果怎么样 ?如果没有具体数据,是否愿意分享这些投资的大致表现?

比如投资的Lyft大概有2.2倍的回报率。不过我们也会犯错,比如有我们投资的一家美国的网贷平台,它的表现就不如预期。

但是这些都是常事。人们总是说风投的风险更高,但是比较对象是什么呢?如果你是米兰地区的地产投资商或者零售地产投资商,之前可能是最安全的投资,但是现在有了疫情也未必如此了。所以我还是很喜欢现在的策略的,能够打破思考的条条框框。

问题:你如何寻找标的?

从我管理家族企业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参加了几乎所有会议,别人给我发邮件我也会尽量回复。有的人就会觉得我简直是疯了,认为我在『跨越中介』,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找到我说事情。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能够直接得到消息或者接触机会,而不是通过拿佣金的中介,我在Rancilio时也是这样,每天要处理少说几百种状况。而这种方式能够帮助我建立声誉。

 

投资理念

问题: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你似乎对人有很好的直觉判断。比如我很惊讶的是,之前你跟一位基金经理只进行了简短的对话就表示同意投资他的基金。但通常来说,大多数寻找融资的人可能需要经历无数轮会议,投资人才可能表示兴趣。但你多是依据直觉判断一个人,而不是财务数据,是这样吗?

对于我来说,可能判断某家公司质量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判断创始人的品性了。我目前唯一的判断方式就是建立可信任的关系,或者说对方有多想与我的家族建立双赢的关系。这其实就像之前与供应商或者分销商的关系,我们不会每天都去找他们降低1美元成本。我们要的是高质量的关系,在困难时也许都对方也会伸手援助。所以说我做事不是从钱出发,而是从『人』和『想法』出发。

问题:可能你每天都会遇到慕名而来的人,那么你是如何应对这些不断迎面而来的机会?如何在这些机会中取舍?是依靠直觉, 数字还是你有其他熟悉的方法?

就像我说的,我试图串联各种碎片信息(connect dots)。在判断数据之前,创业者的想法,他们过去的旅程,他们展现的愿景等作为人的价值,于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我们也会关注数据, 建立一些用于基本评估的矩阵,通过矩阵的平衡来创建我们的投资项目。就像意大利美食一样,我很喜欢披萨面包,但如果每天只吃这些就会出问题了,这和我们的投资逻辑其实是一致的。

问题:你是如何建立投资信心的?是否先从投资基金开始入手,再转向直接向公司投资?还是相反的?

是相反的。我是从直接投资Lyft开始的 。但是我想说,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我不知道。比如我投资的一家早期德国金融科技公司, 我很喜欢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也是那时意识到德国有很好的基金,比如 Early bird 和 Speed invest ,他们在科技方面都很有经验。我之前毕竟是浓缩咖啡机器生产领域的,很难真的了解人工智能等等这些科技,所以我很需要他们这些人。就像在足球队中,你可能一直进球很多,但是你也要意识到,你是可以选择转换位置担任防守或者甚至教练。这一点和个人天性可能也有关。

 

投资观点

问题:对于影响力投资有何看法?

我可能要说,我并不做影响力评估。我很高兴有些人在做这方面,但是作为家庭办公室,目前我们可能还没有特别需要专门去衡量,比如衡量Prodigy Finance的影响力。对我来说,我很喜欢Prodigy Finance,即使评估结果不尽如人意。如果从长期来看,其实创新与影响力这两者可能未必有巨大区别的。

 

问题:因为疫情你已经被困在山里两个月了,那么你觉得疫情如何影响你的投资策略?是否要减少投资?或者想观望下特朗普的新政策?

其实去年我们开始了一些新项目来扩大我们的平台,我团队成员还担心我是不是行动太快了。确实有些快,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无法让我们走中间路线。我觉得我们还是在一条很好的路径上在创新和增加影响力的,而且更加具有创造力可能是当下的唯一破局之道了。

很多事情其实也在提速推进,比如加速进行新投资。此外,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也是其中重要一环。这一点我想首先说明,我不是慈善家,我的家族没有人自称为慈善家。我们也不会一刀切,不会说在一件事情上就要盈利,而另外一件事上就是慈善。我们其实就是遵循一个根本原则,即生而为人本质上应该做什么。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能够帮助更大群体获得投资的机会,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种机会。这可能是进入某些美国基金的最低入场券,但是很多美国交易员可能不是很有兴趣、时间和耐心去和米兰接触,所以这正好也是我做普惠金融的机会。

 

结语:

从Luca先生的介绍中不难看出,优秀的企业管理者和投资人都有对人性有独到的把握,而对影响力投资人来说,善用直觉找寻未来市场的发展方向,往往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财务和社会价值回报。无论您现在是企业家还是传统投资人,期待您从“心”出发,共同用创新精神投资创造美好未来。

备注:

本系列文章基于TBLI Group旗下的TBLI基金会每周举办的线上英文访谈节目内容,关注善企业创业家和影响力投资人,由社企论坛策划整理每场讨论的精华部分并发布。

TBLI是Triple Bottom Line(三重底线)的缩写,是指包含社会、环境生态以及经济价值的会计框架。该机构致力于在全球范围推广“三重底线”投资,引导资本向善和建设包容性经济等概念已长达25年。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希望通过分享全球案例和经验,为国内商业和资本向善生态建设提供可借鉴的经验,开阔发展思路。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1225/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6月7日 下午8:17
下一篇 2021年6月8日 下午5:0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