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达索家族第四代继承人文森特·达索:继承巨额财富的风险有目共睹

编者按:在一个有权势的家族中成长是很艰难的,好比“走钢丝之旅”。但法国财富家族第四代继承人文森特·达索(Vincent Dassault)认为,他的父母采取了正确的养育方式。

 

法国的达索帝国可谓家喻户晓。亿万富翁塞尔日·达索(Serge Dassault)是法国最伟大的工业航空航天公司的继承人,该公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开始制造螺旋桨。1986年,达索担任首席执行官时,他将家族集团的规模扩大了五倍。

家族控制的达索集团拥有达索航空(Dassault Aviation)、达索系统(Dassault Systemes)、拍卖行Artcurial、著名的达索酒庄(Chateau Dassault)和《费加罗日报》(Le Figaro)。

一个平常而快乐的童年

自从塞尔日两年前去世后,集团的控制权就被架构在他的四个子女之间。尽管家族财富会让人感到沉重,但他的孙子文森特·达索说,他有一个平常而快乐的童年,这要归功于他的父母。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因为文森特的母亲在给他报名上学或出席社交场合时,总是使用另一个名字,以确保他不会受到区别对待。

“在很多方面,我很感激能拥有这样的家族传承,”他说话轻柔而谨慎,没有一丝自负。“从一开始,我母亲就试图保护我们,使我们免受这个名字给别人带来的负面影响。她让我们用不同的名字,以防止任何偏见影响我与朋友之间的交往,给我们一种普通人的感觉。”

我们讨论的是如何将第四代继承人培养成一个谦逊平和、适应能力强的人的“走钢丝之旅”。继承巨额财富的风险有目共睹,警示性的故事也很多。

事实上,这种平衡似乎很难做到,以至于世界上许多超级富豪已经决定完全不给子女留下不劳而获的财富负担。

沃伦·巴菲特曾睿智地宣称应该给子女留下“足够他们做任何事情,但又不至于让他们什么都做不了”的财富;还有慈善家比尔·盖茨,据估计他拥有1100亿美元的净资产,但他承诺给他的子女每人只留1000万美元。
Warren Buffett announced you should leave your children “enough that they can do anything, but not enough so that they can do nothing.”

企业资本、保证就业、慈善事业

做法没有对错之分。在文森特的例子中,财富的继承被小心地延后,“以防止破坏我们的雄心壮志和职业道德,同时也让我们在成年的早期过上平常生活”。现年26岁的文森特热情、友好、谦逊、上进。他不否认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非常富有的人,虽然他并不打算花很多钱。

“企业资本已经是家族几代人的一部分传承,我们致力于把它传给我们的孩子。这保证了这家法国战略科技公司的长期稳定,重要的是,它确保了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得到保护。”据最新统计,达索集团雇佣了3万多名员工。

慈善事业是家族支柱的一部分。达索所有的孙辈在18岁时都可以选择将他们的红利捐给慈善机构,并且大多数都这么做了,这使他们能够与非营利部门建立牢固的关系。

文森特的父母对他的成长过程很在意,他们过着俭朴的生活,每次搬家都会降低档次,文森特笑着说,“我们每次去的地方都越来越小。金钱和权力很重要,如果你能从中创造有益的价值,谁还在乎20间卧室的豪宅呢?”

建立自我身份:健康心理、社会企业、建筑工地

为了避免家族财富成为负担,家人给了他空间,让他找到自我认同感,让他能够开创自己的一片天地。“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得到了很多的爱、尊重和自由,这让我能够承担风险。这很重要,因为它加强了我对自己能力的信心。没错,家族是我身份的一部分,但我必须建立自我的价值。”

父母还允许他在任何他想要的时候接受心理咨询,给他一个私人的渠道来讨论他的恐惧和问题。他在青少年时期就开始看心理医生,从那以后偶尔会去,他把这归功于自己的快乐状态和自我意识的优化能力。“要知道大脑是已知宇宙中最复杂的系统,得有多自以为是才以为自己能独自掌握它?”

他在法国开始接受教育,但很快就发现法国的教育体系“严厉而苛刻”。“某些学校体系试图把所有的孩子框定在一个模式中,这是行不通的。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因此,在父母的支持下,他12岁时转到英国的一所寄宿学校,这是让他意识到“生活并不全是数学和物理”的重要一步。

当文森特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攻读土木与环境工程硕士学位时,他首次尝试创业,这也是他父母所鼓励的。他创办了一家名为“艺术大使馆”(Art Embassy)的社会驱动型公司,该公司的使命是从新兴国家寻找并培养20位最有才华的艺术家。作为一名艺术家,文森特提升了印尼、格鲁吉亚、叙利亚等许多新兴艺术家的形象。

三年后,他决定涉足不同的领域,并在非营利组织Epic工作了一段时间。Epic是由慈善家亚历山大·马尔斯(Alexandre Mars)创立的,该组织资助推动一些最具创新性的非政府组织,为全球青年问题提供支持。

虽然这份工作满足了他对社会影响力的热爱,但他仍渴望实现其他爱好:建筑。因此,也许出乎意料的是,他找到了立足之地,成为法国Vinci建筑公司的一名现场工程师。

在工地地基的尘土飞扬中,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操作人员并肩作战,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他是最近领导伦敦海德公园旁19世纪文华东方酒店翻新工程获奖的团队成员之一,他负责的项目包括重新装修所有的房间,建造九层并新建两间大型套房和健康设施。

“建筑工地是你能想到的最复杂的地方。它是人、材料和行动的集群,处于一个每天都在变化的尘土飞扬、嘈杂和危险的环境中。你必须时刻注意工人的工作方式、防范措施,因为你要承担他们行动的所有法律责任。在这段旅程中,我遇到了一些很棒的人,他们生活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我为他们努力奋斗创造的一切感到骄傲,并从他们的经历中学习,我永远心存感激。”

现在,他想把自己对慈善事业和建筑的热爱结合起来。他正在就读建筑学校,想要学习如何解决世界各地城市因气候变化引起的问题。“我想以建筑为载体,改变人们的生活。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不仅是因为出生在这个家族,还因为出生在这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你可以方便地获取无限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做出巨大的改变。”

来源 | Billionaire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0826/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