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财务造假实锤,多家机构被打脸,背后暗藏家族信托!

备受市场质疑的瑞幸咖啡终于曝出了黑天鹅。

瑞幸咖啡4月2日晚公告,承认其在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内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达22亿元人民币,并表示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对该事宜进行调查。

该委员会指出,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先生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存在不当行为,其中包括交易数据的捏造。

数据显示,瑞幸咖啡2019年前三季度的主营业务收入为29.29亿元,而22亿元的造假规模,已经逼近了其三个季度总营收规模。

受此消息影响,瑞幸咖啡股价盘前一度暴跌超80%,截止收盘重挫75.57%报6.4美元,市值一夜缩水近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4亿元)。

在瑞幸“暴雷”之后,港股神州租车开盘大幅跳水,盘中一度跌超70%,宣布停牌。截至停牌前,其股价大跌54%。

兄弟公司神州优车在新三板的表现也出现断崖式下跌。开盘价12.59元,走势持续下行,截下跌超20%。

“神州系”3日股价惨状与前一交易日出现暴跌的美股瑞幸咖啡密切相关。从股权结构看出,瑞幸等3家公司都有同一老板(同一大股东)——陆正耀。

3日下午,中国证监会发布声明称,高度关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对该公司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中国证监会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瑞幸咖啡注册地在开曼群岛,经境外监管机构注册发行证券并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

1

瑞幸的黑天鹅打脸了多少机构?

瑞幸咖啡造假一事的连环套,可谓错综复杂。

表面看起来,瑞幸咖啡内部自查自纠,公开造假属于内部高管自身行为,并非公司故意,但股民和投资人们却不买账,因而牵涉其中的审计机构安永华明、IPO上市承销的中金公司也都脱不了干系。

据微信公号“四大新鲜事”披露的文章显示,其标题“迫于会计师压力,瑞幸自爆22亿营业收入造假“,或许代表了事件一定的调性。另外,据《家族办公室》得到的消息显示,事情的真相正是如此。

安永应该是在审计的过程中发现了有虚假财务状况,并做出了提示,正常情况下,审计师在年度审计过程中如发现与财务报表列报有关的重大问题都会随时与公司管理层甚至公司董事会进行沟通,如果能达成一致则会继续开展审计工作,如果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产生分歧,审计师会考虑发表非标准审计意见甚至退出业务合作。

一般意义上来说,会计师事务所不会如此决绝,无情揭露客户造假行为,或许是瑞幸在“浑水”的报告逼迫下,已经无法掩饰内部的造假行为,又担心安永自保会向市场披露,来了个出其不意。无论是安永的推动也好,还是瑞幸意识到问题风险性后的自救行为?我们都认为,这样的事情都该认真思索。

在这一事件中的另一主角中金公司,显得有些滑稽,仅仅给出了一句话回复“我们已关注到此事,会密切留意。”

我们把主要的问题集中在了中金公司“护短”行为上了,在浑水公司发布了针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后,中金公司两个分析师仍是“信誓旦旦”力挺瑞幸,认为浑水的沽空报告存在一些暇疵和可争论点,不足以对公司估值产生巨大影响,现在瑞幸咖啡自己已经承认了财务造假,如果让中金公司重新评价浑水的做空报告,公司还会维持以前的判断结论吗?如果现在回过头研究,依然会有可能存在其它财务造假手段,而且这种造假行为已经持续了很久,造假程度也足够的深。

记者同时了解到,中金公司也是新一轮追加的投资人,瑞幸是其内部标杆性项目,也正常发行了产品从市场上募集了不少钱跟进,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给投资人带来的损失,中金不知是否准备承担相应的责任?

截止《家族办公室》杂志截稿前,对所提出的问题,只表示,如有进一步的回复会只会记者。

我们知道瑞幸咖啡的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Reinout Schakel,曾在普华永道工作。当时外界猜测任命Reinout Schakel为CFO是为上市IPO做准备,后果然短短4个月时间,Reinout Schakel就成功让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上市。

当然,我们不能无端猜测,Reinout Schakel本人与瑞幸造假有必然联系,但瑞幸咖啡事件会对其他计划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带来的影响可谓是“灭顶之灾”,特别是今日头条正准备赴美IPO,未来必定险途重重。

2

大股东早已设立了家族信托

回翻瑞幸咖啡的招股说明书,确有陆正耀家族最终通过陆氏家族信托实益持有上市公司30.53%的股份,创始人及CEO钱治亚最终通过实益持有19.59%的股份。

陆氏信托(LuFamily Trust)

根据瑞幸咖啡招股说明书(2019年5月6日版),陆正耀(CharlesZhengyaoLU)为第一大股东,最终通过陆氏家族信托公司拥有公司30.39%的股份,该陆氏家族信托根据开曼群岛法律设立、由TMF(开曼)有限公司担任受托人,陆先生的配偶郭女士(LichunGUO)是信托的委托人,郭女士及其家人是信托的受益人。

(i) 513,000 angel-2 shares and 81,703 Series Aconvertible redeemable preferred shares held by Haode InvestmentInc., a British Virgin Islands company wholly owned by HaodeInternational Limited and ultimately controlled by LuFamily Trust, a trust established under the laws of Cayman Islandsand managed by TMF (Cayman) Ltd. as the trustee, Lichun Guo,Mr. Lu’s spouse, as the settlor of the trust and Ms. Guoand her family members as the trust’s beneficiaries;and

(ii) 375,000 angel-1 shares held by Primus InvestmentsFund,L.P., a Cayman Islands company wholly owned by Haode InvestmentInc. and ultimately controlled by Lu Family Trust. The registeredaddress of Haode Investment Inc. is Vistra Corporate Services Centre,Wickhams Cay II, Road Town, Tortola, British Virgin Islands. Theregistered address of Primus Investments Fund, L.P. is 4th Floor,Harbour Place, 103 South Church Street, P.O. Box 10240, Grand CaymanKY1-1002, Cayman Islands.

钱氏信托(QianFamily Trust)

公司第二大股东SummerFame Limited是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最终由钱氏家族信托控制,钱氏家族信托的委托人为钱治亚(JennyZhiya QIAN),系根据开曼群岛法律设立、由TMF(开曼)有限公司担任受托人,钱女士和家人是信托的受益人。

625,000 ordinary shares held by Summer Fame Limited, aBritish Virgin Islands company wholly owned by Summer FameInternational Limited and ultimately controlled by QianFamily Trust. All of these shares will be redesignatedas Class B ordinary shares and subject to a 1:500 share splitconditional upon and effective immediately prior to the completion ofthis offering. The registered address of Summer Fame Limited isCraigmuir Chambers, Road Town, Tortola, VG 1110, British VirginIslands. Qian Family Trust is a trustestablished under the laws of Cayman Islands and managed by TMF(Cayman) Ltd. as the trustee. Ms. Qian is the settlor ofthe trust and Ms. Qian and her family members are the trust’sbeneficiaries. 150,938 ordinary shares held by SummerFame Limited have been pledged to an affiliate of an underwriter tosecure a borrowing.

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苗表示,瑞幸咖啡顶层结构里的确有家族信托,算是很多境外上市公司顶层股权结构里的标准化操作,其功能和目的,和国内宣传的万能魔幻、资产隔离有很大不同。它主要目的是上市公司保持持股结构稳定、以及信息保密,资产隔离并不是上市持股信托的主要目的。具体简单解析如下:

1.顶层股权信托,是很多境外上市公司股权设计的常规操作,主要功能在于把大股东“家里的事儿”都安排在信托关系里面,从而保障公司股权结构稳定、实际控制权符合监管上市要求以及投资者的期待,同时方便处分上市公司股权,就想象成一个信托持股平台好了。

大股东家里的事儿可以包括夫妻之间对上市公司股权各种利益的分配和制约,对子女及后代的掌控和安排,出现夫妻分道扬镳、或者分家接班的时候,在信托框架下操作起来更便捷且保护隐私。大股东家里的事儿还包括相关的税务筹划,万一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或者英国等重税国利益相关人,就需要对股权持有方式用信托提前进行规划。最后,顶层股权信托也方便实际控制人统一管理处分股权,比如要质押、要转让、要减持等等。总之,信托持股之后,公众只需要知道和投资者有关的最基本的毛皮消息即可。

2.顶层股权信托,就是个持股平台,对身家和市值的保护没啥用。上市公司股价既现实又虚幻,股民和市场用脚投票的时候,一落千丈是完全可能的。股权不值钱,信托财产的价值消减,和有没有信托这个套儿没关系,和上市公司的经营、市场前景、投资者好评度有关。

3.上市持股信托,也不太涉及公司破产、大股东要偿债时的资产隔离问题,因为它大概率不是那个大股东为了家族避险、最终有压箱底资产而设立的家族信托。

3

瑞幸将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

有分析人士认为,瑞幸的法律风险分为两个层面。

一是公司层面的股东集体诉讼。根据美国证券法Rule10b-5的集体诉讼条款,集体诉讼的原告必须举证,并同时满足五个重大要素(重大不实陈述/信息隐瞒:重大性;欺诈要素,证券交易的实际发生,信赖要素,损失的因果关系),其中关键的两个是重大性原则(materiality)和欺诈性要素(scienter)。

而从目前瑞幸披露的上市公司FORM6-K文件的情况来看,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虚增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且在此期间,相关的成本和支出也相应虚增。目前股价暴跌后,股东损失惨重,所以集体诉讼获胜可能性很大。

而在第二个层面,瑞幸的董事和高管可能面临信托义务诉讼。瑞幸的造假金额如此之大,信托义务无法开脱。股东代表诉讼又称为股东派生诉讼(Derivative Suits),指公司利益受到侵害而公司怠于行使权利时,股东代表公司向法院提起的诉讼。股东代表诉讼基于董事、经理对公司的信托义务(fiduciary duties)。

作为所有者的股东不直接经营公司,负责直接经营公司的董事、经理作为公司受托人,与公司形成一种信托关系(fiduciaryrelation),负有对公司忠实、勤勉义务。

在此情形下,经营者如滥用公司权力损害公司利益,股东代表公司提起诉讼的法律制度便应运而生,成为公司权利救济的有效途径之一。

瑞幸事件给所有企业都敲响了警钟,也给所有家族企业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做生意以诚信为本才能走得更远。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6826/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4月3日 下午6:05
下一篇 2020年4月3日 下午8:5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