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老牌家族资产出售引爆内部纷争,家族信托失效了吗?

19世纪的英裔爱尔兰法官詹姆斯·马修爵士(SirJames Matthew)据说曾说过一句话:“在英国,正义向所有人开放,就像丽兹酒店(RitzHotel)一样。”

丽兹酒店(RitzHotel)背后是英国著名的巴克莱家族,来自以在英国南部沿海的一个小岛上的家族住所而闻名。1993年,巴克莱银行以23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了英吉利海峡的布雷克侯岛。他们建造了一座模拟的哥特式城堡,里面有近100个房间,镀金的炮塔和一个停机坪。

巴克莱家族的继承人弗雷德里克·巴克莱爵士和大卫爵巴克莱士,这对85岁的双胞胎是英国最谨慎的亿万富翁之一丽兹酒店是双胞胎最有价值的业务,他们的其他持股包括送货服务Yodel和在线零售商Shop Direct。

1

丽兹酒店出售引爆家族纷争

在刚刚过去的二月,弗雷德里克·巴克莱爵士和女儿阿曼达(Amanda)在伦敦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声称他的侄子阿利斯泰尔·巴克莱(AlistairBarclay)以在饭店密室室中通过秘密音频监听他与女儿阿曼达的“潜在的商业资产的收购和处置”以及该集团的结构和融资的谈话长达数月。

法官马克•沃比在近日发布的裁决中提到:“家族不同成员之间就集团企业的治理和方向发生了争执。”

公司备案文件突显了家庭的分歧。弗雷德里克·巴克莱爵士的女儿阿曼达被免去了控股公司董事的职务,而显然是违背了她本人的意愿,艾丹(Aidan)和霍华德·巴克莱(Howard Barclay)取代了阿曼达(Amanda)和弗雷德里克(Frederick)的一名职员,担任丽思(Ritz)六项业务的董事,其中包括酒店的主要英国控股公司。

这些操作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弗雷德里克爵士正在家族结构中被边缘化,而他孪生大哥大卫爵士的分支则拥有大部分或全部战略控制权。

41岁的阿曼达(Amanda)在同一时期也退出了与阿灵顿投资公司(ArlingtonInvestors)相关的公司的投资,阿灵顿投资公司是一家位于泽西岛的投资公司,过去十年来一直在向英国的学生住房市场投入资金。弗雷德里克·巴克莱(FrederickBarclay)此前曾为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女儿的近期活动表明该公司部分退出了商业领域。

与此同时,关于丽兹酒店可能会被出售的猜测甚嚣尘上。近年来,老双胞胎兄弟俩一直在考虑出售他们最杰出的资产,包括支持英国脱欧的《电讯报》和丽思卡尔顿酒店。在向媒体发布的一份不同寻常的个人声明中,弗雷德里克爵士几乎毫不掩饰地威胁称,如果丽思卡尔顿酒店以低于10亿英镑(合11亿美元)的“完全价值”或“适当价值”以外的任何价格出售,他将提起诉讼,因为他曾收到的超过这一金额的竞争性报价。

2

数不尽的兄弟争产风波

事实上,兄弟姐妹争产的故事一直在不同的国家重复的发生,哪怕是像巴克莱这样赫赫有名的家族。英国另一个家族企业剑桥郡的大家族农业企业Brand&HardingLtd家族成员之间的冲突可能也同样具有启发性。

我们如果将这两个案例联系在一起,就会发现这实际上都是一场在关键时刻对家族企业管理层的控制权或影响力的潜在斗争。这些更广泛的教训对家族企业的每个所有者来说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并考虑最有可能避免家族破裂和商业纠纷的步骤。不幸的是,家族动态和个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往往是家族企业争执的根源。这意味着,在某个特定业务问题上的分歧通常是其他更深层次问题的导火线。

在Brand&Harding的案例中,哈丁先生的死仅仅是他的两个女儿之间长期不和达到顶点的催化剂。她们随后的行动导致公司管理层停顿,并最终导致高等法院解散该公司,以便将其资产出售并按比例分配给股东。因此,作为被迫的卖家,该公司的价值被降至其资产净值贱卖。

除了财富规模上的相对差异,巴克莱家族与Brand&Harding还有一个不同之处:后者是因为姐妹间的交战导致公司停摆,因为她们拥有大致相等的所有权和控制权;而在巴克莱,媒体报道显示,大卫爵士的家族分支基本上成功地在公司和信托层面取得了控制权,最终的结果可能会比B&H被贱卖要好很多。因此,弗雷德里克爵士在法庭上的行动,以及公众意见,应该在适当的背景下看待:利害关系方在没有控制权的情况下,仍然寻求施加他所能承受的压力,希望对重要的战略决策施加影响力。

从这两个案子里,我们看到家族企业中错综复杂的亲属关系是对企业未来发展规划的考验。家族关系能给企业带来有利的一面,比如成员凝聚力强、集权的组织模式效率高、心理契约成本低、管理成本低、决策迅速、成员奉献精神强、向心力强等等;但它可能带来的弊端也不少:发展过程中公司整体利益与家族利益的冲突不可避免、管理层的感情导向、决策者工作和家庭角色互相冲突的局限等。

一旦家族内发生争吵、诽谤或直接的冲突、对簿公堂而引发危机,家族关系却往往能够直接导致企业的衰亡。

3

家族信托架构失效了吗?

事实上,全球各地家族企业成功传至第三代的比例只有10%。欧美的老牌家族为了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往往都成立慈善基金或信托基金,通过设立私人信托公司来持有家族企业股份并通过家族信托中的结构所有权设计来减少家族成员因为争夺控制权而对家族企业产生致命的影响。

在Brand&Harding案件和巴克莱家族事件中,家族信托的受托人都拥有各自家族企业的股份。这本来会有所帮助,因为好的、独立的受托人可以充当“诚实的经纪人”,平息家庭纠纷,甚至根本不会发生纠纷。

遗憾的是,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就我们从公共领域的信息可以看出,家族信托的作用并没有在Brand&Harding案件和巴克莱家族事件有多么明显。受益人却选择要求法院进行干预。而实际上,他们直接诉诸诉讼是不明智的。

这可能是因为在任的受托人偏袒(或被认为是)一方或另一方,或者是因为他们在预见和处理潜在的紧张和冲突根源方面没有足够的主动性和经验技巧。换句话说,无论是在Brand&Harding还是在巴克莱,失败的都不是信托所有权结构本身,而是在毫无疑问困难的家族环境下,信托所有权结构实施中的人存在缺陷。

我们知道,即使在个人敌意根深蒂固的地方,有经验和商业头脑的家族顾问或者家族办公室通常也可以阻止激烈的家庭纷争,或者如果得到足够早的指导,无论立场是否已经根深蒂固,都可以通过调解结束这些争执。但与各方建立或迅速建立起信任是绝对的先决条件。这就需要与各方坦诚相见,尊重信任,一旦作出有关决定,就必须迅速果断采取行动。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家族企业复杂的传承过程需要有序的计划和控制,包括传承的计划、所有权的分配和职业经理人的使用等,每一个环节都影响着代际传承的成败。而家族治理必须先于企业治理和股权架构设计。家族企业的核心控制人必须要明确传承理念,提早做好对可能发生的转变的应对之策,对于重要职位的传承安排要尽早进行,同时挑选委任专业的家族顾问和家族办公室才能确保家族及企业长效的领导力和方向。

今天,我们无意对巴克莱家族私事的进行大肆渲染,这场悲惨的家族纠纷令人惋惜。不知道三月份英国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瘟疫,是否可以让他们兄弟俩家体会到,财富对于生命和亲情来说不值一提。中国有句古话,亲兄弟有今生没来世。新冠肺炎可能会随机地带走某些人,珍惜比争执更重要。

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家族办公室行业门户网站开张了!家族办公室行业讯息第一时间聚汇,这里有行业课题、投资观察、大咖纵论、全球每日热点扫描;这里有行业顶尖高手大咖图鉴,高质量的行业研究报告,还有FOTT-VFO、家族会客厅、场景实验室与全行业展示合作。

文章部分内容编译自:CampdenFB, 原文

LESSONS FROM THE RITZ: AVOIDING FAMILY BUSINESS DISPUTES,作者 JAMES AUSTEN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6342/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3月25日 下午9:14
下一篇 2020年3月27日 上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