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范围观察:数字时代用创新为借口,大部分企业传承被撕裂

得益于过去3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许多中国民营企业家已经积累并拥有了庞大的财富实力。如今,他们中的许多面临着退休传位的问题,他们的二代也已经步入社会。

前不久,国内首富王健林“一个亿的小目标”激起网络热议。实际上,现在像王健林这样还打拼在一线的民营企业家已经越来越少,新生的年轻富豪们已经登上历史舞台,与父辈不同,他们所面临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的时代背景让他们陷入多重“困境”:是创业,还是守业?是创新发展,还是秉承传统?这些继承者们有着什么样的想法?普遍困扰他们的问题又是什么?他们的能力与畅想是否能顺利接轨?《Family Office》将针对这些继承者现状做一系列报道。

  • 复杂的继承者困境

环顾几乎所有的国家,家族企业都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家族企业面临着复杂的挑战,不仅涉及商业和投资决策,也涉及企业所有权问题和家族关系。大多数家族企业能够挣扎生存并超过一代,但在世界范围内,只有三分之一家族企业能成功地从一代传到下一代。

在领导层更替的过渡时期,家族企业是脆弱的,许多家族企业的下一代领袖已然发现保持尊重传统的愿望和适应时务并调整业务发展之间往往存在着矛盾冲突,如何平衡传统与创新非常重要。正如一位智者所言,既要尊重过去,又要为未来开辟道路。

继承者常常面临的困境是执掌大权之后如何管理变革。根据《家族企业治理——矛盾中繁荣》一书,“教科书”式的变革管理模式是先建立一个能“烧三把火”的平台,明确公司正处于危机之中;再将责任推到前任管理团队上;然后打破旧体制,去除变革阻力;最后按照个人需求改革公司。

然而,教科式的方法似乎并不适用于家族企业。但是面对前任领导人的余威,甚至被英雄化的光辉形象,继承者怎样能够在表示“珍惜过去,以过去为荣”的同时宣称“我们需要变革”?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 新一代已做好继承准备

另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有研究迹象表明,新的一代已做好接班准备。

今年年初,德勤家族企业中心对来自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这三个地区的19个国家的92位家族企业下一代继承者们进行了关于继承、家族治理、风险、战略和增长、创新课题的深入面对面调研。其中,约50 %的受访者是他们家族企业的第二代成员,22%是第三代,16%是第四代,其他的是第五代或更远代系。61%的受访者为30-44岁,11%为30岁以下,28%年龄在45岁及以上。调查中,超过半数的公司活跃于制造业或消费业,其余的分布在建筑、零售、生命科学、能源、金融服务、科技、媒体和电信(TMT)等行业。

在深入访谈中,德勤发现,新的一代高素质的青年男女正在闪亮登场。他们中的许多人除了有在其他公司或者国外的工作经验外,也已经准备好面对未来的商业挑战(如国际化、创新和数字化),同时也希望保持家族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并尊重他们的上一代的成果和遗产。并且,这一发现是超越国界、企业大小,以及传承代际的。

德勤发现,这些新一代极富动力并受过良好教育,他们正准备接管他们的家族企业。他们希望:在迅速变化的经济和商业环境中发展壮大家族企业;保持家族企业的家族性;保留家族企业的所有权的独立性,虽然40%的受访者不排除有接纳外部投资者的可能性。

面对接班后的工作,下一代家族企业领导人打算在他们接管企业的时做出改变。8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领导风格与上一代相比将有所不同;56%的受访者表示将改变家族企业的战略;56%受访者表示将改变家族企业治理结构;51%受访者愿意相较于他们的前辈承担更多的风险,但是是用更可控的方式。

  • 倾听年轻一代意见,创新兴业

另外,德勤的调查还显示,新一代继承者们重视创新。有76%的受访者将创新列为他们认为的前三件优先事项之中。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公司创新速度超越竞争对手;61%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上一代家族成员很清楚需要创新;40%的受访者认为创新重要,但不那么愿意承担由于创新带来的相关的风险。另外,调查指出,新一代未来五年的重点投入领域为市场范围(扩大)或产品服务扩张;革新与研发;以及加速业务中的新技术使用。

对于创新,德国WHU家族企业研究教授Prof. Nadine Kammerlander也有所研究,其研究发现,数字化已发展至无处不在,但令人不安的是,大多数家族企业只是被动地旁观数字化进程。如果他们不改变这种态度,并积极对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那么家族企业将可能在短短几年间无商可务,更不用说将家族企业完整地传递给下一代。

根据Nadine的研究,很多公司观念陈腐,面对破坏性变革的困境时缺乏外部公正客观的视觉。当谈及数字化进程可能对其家族业务产生的扰乱,这些家族企业极少认真对待此事。比如Nadine了解的一位图书出版商,并不认为数字化会摧毁他的图书出版产业。遗憾的是,这种大胆危险的判断,是Nadine接触过的许多不同行业的家族企业在态度上的通病。

然而,Nadine研究的另一发现显示,一些成功运用数字化的家族企业的共同点是——倾听年轻一代的意见。同时,家族企业家也需听取非家族的专业人士的建议。

Nadine还表示,家族企业还可以在数字化进程上发挥各自优势。由于家族企业一般比非家族同行较少官僚主义,因此,他们在运用新思维上比非家族企业走得更远,因为他们不太急功近利,可以采取更长远的创新计划。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5877/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9月21日 上午10:50
下一篇 2016年9月22日 上午10: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