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特斯拉私有化败给华尔街,家族企业上市背后有多少是是非非?

对于从未盈利且亏损不断扩大的特斯拉而言,资本市场可算得上是“恩主”:华尔街一直支撑着它“烧钱”,还一次次将它挽救于破产边缘,使其估超越了美国传统汽车三巨头。然而,马斯克并未对此感恩戴德,反而屡次直言希望摆脱华尔街的束缚。这个资本宠儿坦承自己压力巨大,并“经常靠吃安眠药帮助缓解失眠”。可见,家族企业上市绝非一劳永逸,很多时候反而会带来新的挑战。

在上市公司CEO里面,论起“男神经”恐怕没有人比得上埃隆·马斯克。Twitter网友形容他是那种“刚在Tinder(手机交友APP)上完成配对就会开始筹备婚礼的人。”

17天前,他突然在推特上发文称要将特斯拉私有化,声泪俱下诉说上市后各种压力与限制,17天后,他又无奈公告称终止私有化,中心意思是“没钱、没精力”。也许对于刚刚脱离Model 3“产量地狱”的特斯拉来说,尽快实现产能扩充、走出资金困局,才是最现实的选择。但此次闹剧足以说明身为上市公司CEO,马斯克心中确实有不少难言之隐。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近年国内家族企业热衷于上市,但上市绝非一劳永逸,很多时候,反而给企业以及企业家带来更多的考量因素,以及全新的挑战。

坐怀不乱的只剩下华为了

热点 | 特斯拉私有化败给华尔街,家族企业上市背后有多少是是非非?

曾几何时,一个被媒体称为民企“不上市联盟”的矩阵,在资本圈里显得尤为吸睛。还记得那段押韵的顺口溜吗?“永不上市老四家,顺丰华为老干妈,还有一个娃哈哈。”眼下资本运作大行期道,企业上市蔚然成风,越来越多家族企业连夜赶科场,“不上市联盟”中,只剩下股权极为分散与复杂的华为仍然坚持独善其身。

在“不上市联盟”中第一个“反水”的是顺丰,早在2017年2月份顺丰就在深交所上市。顺丰CEO王卫2011年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上市后企业就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每天股价的变动都牵动着企业的神经,对企业管理层的管理不利。”要知道,在上市之前,王卫只在2013年进行过唯一一次融资,并借以向重资产转型。有人说,顺丰之所以一改对上市的态度,是王卫意识到,顺丰和竞争对手的战争已经上升到资本层面。这也许同样能解释其他不上市联盟公司放弃立场的原因。

如今,曾在2015年底宣布“5年内没有IPO计划”的小米早已登陆香港市场。曾经以“娃哈哈不差钱,没有通过上市融资的需要”而自得的宗庆后,自去年底以来就改了口风,表示“可以考虑上市”。未被编进老四家但发展多年坚持不上市的农夫山泉,最近又被曝出已经完成第一期上市辅导,备受业内期待。老干妈前段时间获深交所调研,虽然公司方面澄清并没有上市的打算,但仍然被理解为公司已进入上市培育期。所谓“不上市联盟”,俨然名存实亡。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理论经济学博士后邵赤平认为,对于“不上市联盟逐渐瓦解”这个现象,不能单纯看表象,要看每个企业的发展战略是否发生了变化。因为决定是否上市,是企业发展过程是一个重要的决策。

上市不上市本身是一个特别受争议的事情。有的人认为家族企业应该保持传统的“原汁原味”,企业公众化以后,会涉及信息披露、市场对接等许多问题。

邵赤平自己是两家公司的董事长,他指出,是否与资本市场对接是企业的自主的行为,是企业制定发展战略时需要重点讨论的内容。企业在发展的不同阶段,会根据市场和企业的状况调整其发展战略,对于上市不上市,也会做出更加贴近实际的判断和决策。不排除有些企业一开始不想上市,但随着市场变化,企业的发展战略亦发生调整,从而选择上市。

上市「找钱」成本可能远超想象

热点 | 特斯拉私有化败给华尔街,家族企业上市背后有多少是是非非?

今年以来,经济环境低迷,一级市场融资吃紧,越来多企业寻求上融资。有统计显示,仅上半年就有200家企业申请在港IPO。然而繁花似锦的背后,上市公司的各种是是非非也被一点点曝光出来。

从资本宠儿到“过街老鼠”,对拼多多来说,只用几天时间。

7月26日,中国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天股价劲升40%,这家成立3年、用户号称超3亿的新公司,估值约300亿美元市值,成为一时佳话;但好景不常,上市之后,拼多多迅速陷入“假货漩涡”,触发了国内外各方质疑,引发股价暴跌。不仅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点名,等待它的还有代表美国投资者的6家律师事务所漫长的集体诉讼。拼多多IPO虽已一锤定音,但是上市对公司本身是喜是忧,犹未可知。

邵赤平说,股权融资是成本最高的一种融资手段,变成公众公司需要付出高成本承受大压力,甚至有些企业,在后来算账的时候,发现自己过早或者过多的跟资本市场对接,付出的代价会很昂贵。这个观点用来指拼多多,最合适不过。

另一个为了上市不计成本的公司是小米。小米在港上市上波三折,除估值一降再降外,CDR发行也被延期,被媒体形象的描述为“流血上市”。外界对小米上市的动机以及结果分歧极大。有人认为小米碍于资本胁迫,哪怕牺牲估值也要及时IPO,也有人认为小米抓住了上市良机,为后续发展储备了真枪实弹。实际上,小米急于上市原因复杂,但其中重要的驱动之一,是与资本之间的对赌协议。据小米此前的CDR招股书,小米公司与优先股股东之间有对协议,如果公司在2019年12月23日前没有完成上市,则需要赎回,这可能给公司经营和财务造成较大风险。

想必小米CEO雷军对俏江南记忆犹新。2011年及2012年,年前俏江南分别在内地及香港申请上市折戟,鼎晖投资要求创始人张兰按对赌协议高价回购股份,双方发生激烈矛盾冲突,张兰甚至向媒体坦言“最大错误是引入鼎晖投资”。后来,张兰被迫出售俏江南股权,几番纠纷下来,张兰终于丧失了俏江南的控股权,并彻底出局。

对赌协议在当今投资界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连曾经的首富王健林也未能免俗。王健林在为万达商业引入340亿元战略投资的同时,不仅与投资方签订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的协议,另外还承诺2019年租金的净收益要达到190亿元,如果低于这个数值,投资方有权要求万达方面给予其现金补偿。正是这种对赌无协议,成为企业上市过程中最让人诟病的一环。

慧丰家族管家合伙人陈度麟指出,很多企业家现在对上市的目的性并不明确。很多企业并不是需要上市融资,而是被资本推着上市。很多公司在引进投资人的时候,都对上市时间提出具体要求,规定某个时间内必须上市,如果不上市还需要接受惩罚。这使得可能本想稳稳当当去发展的企业,反而受到了限制。

在陈度麟看来,这种对赌协议很多时候像是饮鸩止渴。一旦企业经营过程出现障碍,比如说经济不太好等不可逆转的影响,在协义期间内没有达成上市目标,企业将损失惨重。至于后续企业发展命运如何,并不是资本关心的问题,资本的最终目标只是盈利。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驱动很多公司上市的原因,根本不是自身真正的需求,而是变成资本游戏,被资本推着走,使得脚踏实地去经营的企业家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

资本宠儿马斯克靠安眠药入睡

热点 | 特斯拉私有化败给华尔街,家族企业上市背后有多少是是非非?企业上市如鲫过江,市场上亦有不少专家指上市是大势所趋,企业要做强大做,必须借助资本市场。然而,现实中仍然有许多例子,能佐证企业即使不上市也能发展好。国内有华为,国外有世界最大的家具企业宜家、有食品业宝洁之称的美国玛氏、美国拥有150年历史的私营家族企业美国嘉吉公司(Cargill)以及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德国博世(BOSCH)。

这些不上市企业普遍认为,不上市才能保证公司管理的独立性,创新能力,以及对利润的完全控制,更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任正非甚至曾经说过:“我们之所以能超越同业竞争对手,原因之一就是没有上市。”

邵赤平指出,企业上市要面临以下几个问题:首先是股权会被稀释;第二是对企业的控制力会削弱;第三是决定上市之后,还需要继续付出代价。一旦企业变成公众公司,自然会受到更多压力,单单信息披露就非常复杂。此外,家族企业上市之后,家族财富传承方式也会发生变化,因传承而引发的股权比例发生变化,更会对公司其他股东造成影响。他认为,上市是企业发展的必经阶段这个命题并不成立,需要针对企业的实际情况——包括市场、产品等方面去综合考虑。

身为上市公司CEO,华尔街资本宠儿埃隆·马斯克对于企业上市的是是非非,最有发言权。特斯拉是一家从未盈利且亏损不断扩大的公司,正是资本市场一直支撑着它“烧钱”,并一次次将它挽救于破产边缘。自上市初至马斯克宣布私有化,特斯拉的股价飙升了近21倍,市值达到了630亿美元,比美国“传统汽车三巨头”通用、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市值还要高。按常理,马克斯应该对华尔街感恩戴德,但实际上,作为造车界的“乔布斯”,马斯克心怀梦想而对快速盈利并不感兴趣。他私底下一直对资本市场颇多微词,屡次表达希望摆脱华尔街的束缚。

早在去年11月,《滚石》杂志对马斯克的采访中,他就直言不讳表示,“真希望特斯拉是一家非上市公司,成为上市公司之后真的降低了我们的效率。”更经典的一个场面是,今年5月份,马斯克在第一季度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公然拒绝回答两位知名分析师的提问。此举在当天影响了特斯拉的股价,使其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跌去了5%。有投资者当即表示马斯克不够稳重,应该被剥夺CEO职位。马斯克却愤怒回击,指如果人们那么担心价格波动,就不应该买特斯拉的股票。

与华尔街对峙使马斯克身心疲惫。8月中旬,他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坦言自己面临巨大压力,工作已经对其个人身体状况造成影响,马斯克承认自己“经常靠吃安眠药帮助缓解失眠”。

马斯克诉说,过去这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空头。统计显示,到今年7月,特斯拉的空头头寸已占其在外流通股27.5%。

华尔街空头从2016年初开始便对特斯拉紧追不舍。首先盯上特斯拉的是著名做空机构香橼,香橼认为特斯拉的产能很难得到改善,股价最终将降至100美元。自此,特斯拉取代苹果公司,名列做空榜首位。其后不久,做空过安然公司的大空头Jim Chanos也加入了特斯拉空方阵营,并一直将特斯拉维持负面评价至今。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特斯拉仍上涨44%,空头损失高达37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机构做空苹果、亚马逊、Netflix的总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空头越挫越勇,更多机构逐渐加入到做空特斯拉的行业。

一边被捧上天,一边等着被送进地狱,马斯克及特斯拉在资本市场上经历着巨大的撕裂。欢迎订阅《家族办公室》杂志

8月7月,在公布私有化计划之后,马斯克随后发文详细说明了特斯拉退市的三点理由: 私有化后可以避免受股价波动的影响;定期发布财报对公司造成了压力,使公司为了利润不得不做一些短视的决策;私有化后不受做空的影响,公司运行的状态会更好。

在马斯克看来,未上市的SpaceX是个完美的例子:它的运营效率要高得多。他认为,日后当特斯拉进入更缓慢、更可预测的增长阶段,重新上市可能是有意义的。但当下他希望特斯拉可以尽其所能地运营,不受过多的干扰和短期思维的影响,所有投资者和所有的员工,都能尽可能少地做出改变。

可惜马斯克的私有化之梦,只做了17天。进入生产关键时期的Model 3正争分夺秒,资金缺位也使他不得不再次向资本低头。他可以发泄可以抱怨,却不能抽身离去。马斯克曾经的愤怒,会被当作一个幼稚的孩童对父母提出的天真的抗议,最终被淹没在汹涌澎湃的资本大潮当中,而等待他的将是一场由特斯拉中小股东发起的诉讼。

特斯拉光速烧钱:每分钟「烧掉」7430美元
长期亏损让特斯拉面临巨大的现金流危机。彭博社曾测算,除非车辆生产有明显的提高,或者有新的大笔资金注入,否则特斯拉的资金或将在2018年底耗尽。虽然在二季度末成功实现了周产5000辆的产能目标,帮助特斯拉暂时走出最困难的谷底,但其代价仍然是光速烧钱。《纽约时报》称,第一季度特斯拉烧掉现金7.45亿美元。曾有分析师估算,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在过去6个季度中持续为负,每分钟「烧掉」7430美元。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3704/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8月28日 下午11:20
下一篇 2018年8月29日 下午11: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