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PS2.0引发2025年新加坡税收大变动,家办将面临艰难时期?

新加坡这座亚洲的门户城市,以其卓越的商业枢纽地位和便捷的通往亚洲的便利性,吸引了众多高净值个人(HNWIs)将其视为家族办公室和私人财富管理的理想基地。

随着2023年的到来,新加坡这座亚洲的门户城市,以其卓越的商业枢纽地位和便捷的通往亚洲的便利性,吸引了众多高净值个人(HNWIs)将其视为家族办公室和私人财富管理的理想基地。根据KPMG和Agreus于2023年发布的全球家族办公室薪酬基准报告,如今亚洲超过一半的家族办公室估计位于新加坡。

然而,随着“第二代防止税基侵蚀和盈利转移”(BEPS2.0)第二支柱规则的推出,位于新加坡且受其约束的家族办公室可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是因为他们可能需要应对高达15%的额外税负,这与大多数目前享受的0%税率相比,将是一个巨大的跃升。而这0%税率主要是由于税收激励政策所带来的。更重要的是,许多家族办公室尚未配备足够的资源或才能来满足新的报告和合规要求。

TIPS: 什么是BEPS2.0?

随着经济的不断数字化,在提高效率、促进增长、推动创新、增进民生福祉的同时,也给包括税收在内的政策领域带来了挑战。其中,企业所得税方面的税收挑战主要包括:1、数字化时代,如何在各管辖区之间分配跨境活动产生的所得;2、经济的数字化发展给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提供了便利。上述税收挑战给已经根深蒂固的国际税收体制施加了压力。

为了解决上述税收挑战,一些国家采取了各行其是的单边措施,如数字服务税、平衡税等。这些单边措施不仅增加了纳税人的税负和合规成本,还会对跨境商业活动乃至全球投资和经济增长产生广泛的负面影响。在上述经济和政治背景下,经合组织的包容性框架开始寻求应对经济数字化税收挑战的全球的共识性解决方案,即由两大支柱构成的BEPS 2.0倡议。

在两大支柱下制定的国际税收新规则通常被称为“BEPS 2.0”,而此前于2013至2015年做出的国际税收改革则称为“BEPS 1.0”。自BEPS 1.0成果发布以来,各国相应更新了其转让定价规则、税收协定、及国内反避税规则,采用优惠税制和零税制的管辖区也采取了防止滥用的“实质性”要求。BEPS 1.0的核心理念是征税权应与“价值创造地”保持一致。

国际上的BEPS 2.0倡议由两大支柱方案组成,一是将征税权从营运所在地转移至客户所在地,二是针对每年全球营收达7.5亿欧元或更多的跨国企业制定15%的全球最低实际税率。根据BEPS 2.0新条例,这些有效税率低于15%的企业,将得“补足”税率给母公司所在国。

微信图片_20231117121651图片来源:KPMG

新加坡家办将受到更大冲击

根据《联合早报》中文版2月15日报道:新加坡计划从2025年起实施两项措施,使跨国公司有效税率达到15%的全球最低标准,以顺应反税基侵蚀和盈利转移(BEPS 2.0)的全球发展。一旦BEPS 2.0开始实施,跨国企业的应交税款、有效税率、资本结构、无形资产归属地、商业模式都可能受到重大且深远的影响。

然而,对于家族办公室,新加坡政府已明确表示将继续支持吸引高品质的家族办公室,通过积极参与全球税收国际平台的讨论,同时加强其非税因素的竞争力。这些都是家族办公室可以利用的优势,以渡过这个变革时期。此外,除了BEPS 2.0之外,新加坡还提供了新的机会,例如新的计划,旨在通过慈善捐赠和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投资促进财富的高效分配。

微信图片_20231117121657图片来源: KPMG

尽管如此,当全球最低税率从2025年开始实施时,家族办公室将受到更大的冲击,尤其是那些目前享受0%税率的家族拥有的投资工具。与此不同,新加坡运营的跨国企业通常不享受0%的税率,即使它们目前也享有一些税收激励政策的优惠。由于新加坡已宣布将“补充”有效税率,家族办公室应该审查其家族资产的持有结构和所有权,以评估第二支柱规则的影响。这是因为它可能会由于不同的业务或家族资产的聚合而带来不利的税收后果,而这在家族拥有的家族办公室结构中是一个常见特征。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新加坡计划晚于其他国家实施国内补充税,家族办公室可能会在其他司法管辖区设有实体的情况下面临复杂情况。这是因为他们仍然需要在2024年在这些司法管辖区报告并支付补充税。即使最终母公司设在不受法律要求根据授权的财务会计准则编制财务报表的司法管辖区,根据第二支柱的假定合并规则,它仍然有义务这样做。

家族办公室的应变之策

从全球税收格局的角度看,新加坡家族办公室可以利用该国积极参与国际讨论和其标准的全球认可。这也为家族办公室提供了重新考虑是否将其投资锚定在新加坡的机会。新加坡财务报告准则明确包括在第二支柱下的“可接受财务会计准则”列表中。这一明确性至关重要,因为第二支柱规则完全依赖于“控制”和“合并营收”的会计定义,以确定家族办公室集团是否在范围内。

在未来,家族办公室将需要充分了解其各方利益相关者的整体结构,以评估潜在的影响,因此需要更多的透明度来履行其义务。然而,新加坡的许多家族办公室仍处于初期阶段,以小团队运营。具备易于获得的新加坡高技能劳动力将成为一个关键的价值驱动因素,因为家族办公室正在寻求满足其不断发展的业务需求,尤其是由于KPMG和Agreus的调查发现,约40%的家族办公室表示他们将在今年招聘。

尽管BEPS 2.0可能缩小税收竞争的范围,但这不会削弱全球为了吸引投资而展开的竞争。最近对新加坡税收激励政策的修改也突显了该国作为财富管理中心的独特价值主张。新的慈善税收激励计划以及将有资格获得税收激励的投资范围扩大到涵盖混合融资结构和海外气候相关投资,将有助于在该地区进行高效的财富分配,并增强新加坡在HNWIs中作为财富集中地的吸引力。家族办公室可以利用这些政策重新考虑其投资组合配置,同时将这些资金用于慈善事业和ESG目标。

随着对BEPS 2.0的公众咨询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加速进行,新加坡家族办公室需要在为时已晚之前把握前方的风险。诚然,这些挑战不应过分削弱新加坡作为一个不断发展并符合要求的财富管理中心所提供的新机会。

备注:本文主要内容综合编译自CampdenWealth FB,原文《How risky is the road ahead for Singapore family offices?》,文字内容有所补充增加。综编:聆听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30293/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Fott G的头像Fott G编辑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