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全球退休”?瑞士权威机构给中国家族企业支的7招

对于高净值人群来说,“退休”并非自我价值的结束,而是人生另一段成功的开始。在他们得以顺利步入“人生下半场”之前,不仅要面对资产分配、家族企业传承、税务规划等问题,还要实现高效的财富传承。如此才能够给人生上半场画上句号。

 

什么样的传承最好并无定论。与诸多富人一样,即将迈入退休生活的徐先生,正面临着打理家族财富事务。

徐先生,60岁,企业家,目前拥有约6.5亿元人民币的总资产,他有两个子女,儿子33岁,协助徐先生在上海帮忙打理家族企业;女儿35岁,定居香港,外孙15岁,在英国读书。徐先生和徐太太打算尽快退休,并将事业交给下一代。徐先生希望保护自己的成就、保持现有的生活方式,同时实现高效的财富转移,以最大限度地使孩子受益。他们打算将目前净资产至少25%留给孩子。

与诸多家族企业家一样,徐先生遇到了不少难题,尤其在以下4个方面感到困惑:

A 徐先生为其持有不同种类资产的复杂性不胜烦恼,他很难理解这些企业、银行类资产(bankable assets,指能被列入银行对账单上的资产,流动性强)房产和未上市私人资产(指非流动资产)之间的相关性。有时他被迫用感觉进行投资决策,而不是基于非常精确的见解。

B 尽管儿子一直积极参与家族生意,徐先生仍然没有正式的继承计划,也从未与家人讨论这个话题。

C 徐先生打算到海外修养(瑞士),但不确定所需的条件和后果。

D 徐先生还担心有可能在财产分配中产生的税务后果,并想优化财富转移机制以尽量减少总体税负。

徐先生对于这样复杂的形势,不知怎样可以将其有效解决。因为财富传承并非易事,涉及内容较多,面临着诸多风险,如若处理不好,势必会出现财富缩水,甚至出现“富不过三代”的悲剧。

针对徐先生的难题和相应需求的解决方案,《Family Office》特邀瑞士综合财富管理机构Herens Partner执行长和创始合伙人专家Guido Buehler给予了专业性意见。

你了解所有的资产吗?

在考虑财产继承之前,一个重要问题是要清楚整个资产的情况。这不仅包括需要对影响资产的风险/价值因素有深入的洞见,而且需要有前瞻性的智慧去找到和发现风险/价值因素处于不利情况下所导致的情景。

徐先生实际上难以把握各种复杂的资产。比如说,他不知道经济衰退如何影响营运资金;不知道银行类资产的投资组合是否能弥补企业资产减少的风险;甚至不知道自己选择的银行是否正确,其表现能否符合预期。即便对于房地产,他也并不清楚加息会对他的房地产投资组合产生什么影响,也不确定是否应该卖掉一些房产,在其他地方重新投资。

首先,在与徐先生进行了广泛讨论后,我们结合其风险承受能力评估了他的目标,并提出了建议。在稍作调整后,徐先生同意了我们的方案。这个财富目标确定了徐先生的可承受的最大亏损、目标回报率,以及徐先生夫妇将企业交给子女后每年的消费率。

设定了财富目标之后,我们对徐先生的各项资产进行了汇总和分析,以了解每个资产类别的结构和相关的回报/风险的因素。

我们发现,徐先生的银行类资产被低效分配。最直观的一点是,徐先生在工商银行和法国巴黎银行分别持有500股和5000股阿里巴巴股票,这是由于各家银行咨询服务导致了资产重复性,进而提高了集中度风险。银行类资产的无效配置需要改善,随后我们会根据与徐先生达成的最佳分配方案,会让咨询顾问和投资经理重新分配资产。

除银行类资产外,非银行类资产—企业、房地产、其他私人资产同样需要进行估价。我们使用本公司专有的多因素估价方式,对全球/宏观/资本市场的因素;地区/行业特定因素以及资产的特定因素等三个方面进行分析研究,汇总所有资产的回报和风险,最终对非银行类资产进行评估。

钱怎么花?

在对各项资产进行专业分析后,根据徐先生的风险预算,综合其风险能力、偏好和限制等各种因素,我们提出一个定制化的策略性资产分配建议,并获得徐先生的同意。此方案对徐先生的资产主要作了两个方面的调整:

首先,下调企业资产的比例,从原先的50%下调至40%,增加银行类资产比例,从30%增加至40%。房地产投资与私人未上市资产占比保持不变。

其次,银行类资产的配置更加多元化,70%的固定收益产品比例保持不变,股票资产比例从30%缩减至20%,增加商品和另类投资的比例,各占5%。

这个建议的配置代表了最优的投资组合,它在考虑徐先生风险预算的情况下,提供了最大的几率去满足其回报和流动性。之所以把银行类资产提升为更多元的投资组合,目的是均衡企业投资组合所产生的集中性风险,同时提升总财富中流动性资产的比例。我们还建议将部分股票投资重新分配到另类投资—如避险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以及商品当中。这是因为徐先生有较长的寿命预期,需要更加多元化的配置以及抵抗通胀,去获得真实回报,维持退休期间的消费力,并有可能在徐先生身后达到财富分配的目标。

根据这个最佳的策略性资产配置方案,我们可以大概推算出徐先生今后的资产状况。

由于医疗技术不断进步,人们的寿命不断提高。基于人均寿命预期,存在10%的机会,徐先生和徐太太中至少一人会活过90岁。那么,完整的退休规划从60岁算起直至90岁,共30年。通过计算,徐先生夫妇每年消费率若大于总资产的3%就会导致资金短缺,也就是说,徐先生夫妇每年的“烧钱率”最多是300万美元(相当于1950万元人民币)。

另外,如果假设此30年内每年通胀率为1.0 %,那么,徐先生打算留给孩子的25%的当前净资产(约2500美元)将在30年后增长至3500万美元。

如何完美地传承财富?

与许多典型的中国富人一样,徐先生没有设立遗嘱,他的孩子虽然参与公司事务,但是徐先生没有正式的继承计划,也没有与家人讨论过相关问题。就徐先生而言,财富传承只是一个意愿,缺乏实际可执行的方案。

对徐先生而言,传承方面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一是家族企业如何接班,二是如何实现税务优化。

家族企业的接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徐先生需要考虑管理权、所有权和领导力几方面。一个简单的思路是:如果公司受家族领导或参与其中,有良好的管理,产生了盈利,那么,很简单,按部就班地继续这个事业。然而,如果没有这些条件,那么,受益的所有者们可以通过一系列分配去了结获利。如果公司没有太多收入或者不能为家族带来利益,那么就可以将产业卖给策略买家。

为了实现税务优化,徐先生需要同时使用多种手段,将财富分配给下一代。比如免税上限的赠与、隔代继承、人寿保险、信托等等。重要的一点是,他应该利用税务和遗嘱律师的人脉,设立一个适用于现有和潜在司法管辖区的综合性的、可执行的遗嘱。由于徐先生的资产分布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澳大利亚、泰国,并有定居瑞士的打算,这些区域的税收都需要在考虑之列。

最后,对于像徐先生一样有退休意愿的中国富人,我们的总体建议是:

  • 成立家庭治理委员会以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培养战略思维。
  • 通过观察孩子们对商业事务的参与度和兴趣,考虑接班人。
  • 审视孩子们的管理、领导能力,并开始让他们为最终的责任做准备。
  • 进行深入的客户调查分析,在考虑风险的情况下理解投资目标。
  • 进行周密部署,以优化来自多个司法管辖区的税务负担。通过多种策略优化财富转移,例如赠与、隔代继承和不可撤销的人寿保险信托。
  • 在适当的风险预算之下, 实施定制化的多代战略性资产配置以达到理想的收入和资本回报目标。
  • 在各个资产类别和市场内,基于经理人的能力调整资产配置。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977/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6年7月8日 上午12:25
下一篇 2016年7月11日 上午9: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