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高企、美联储加息、流动性危机……. 2022年大类资产如何配置

2021年即将过去,全球都在担忧2022年全球通胀前景,以及美国可能加快加息给各类资产价格和整个金融市场带来的冲击。

美联储加息预期渐浓

2021年下半年以来,受货币超发、劳动力紧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等因素影响,美国通胀数据持续走高,达到了近40年来高点。

通胀高企、美联储加息、流动性危机....... 2022年大类资产如何配置
资料来源:CEIC,申万宏源研究

尤其是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政府动用了极其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以救市,不到两年时间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总规模从4万亿美元暴增至9万亿美元,翻了一倍以上。在宽松政策刺激下,美国通胀显著恶化,11月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近7%,势头达到约39年来的高水平。

今年11月初,美联储宣布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规模,按最初计划,美联储将会在每个月缩减购债150亿美元,到2022年6月底缩减完毕,但在12月中旬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干脆放弃了“通胀是暂时的”这一惯常表述,调高了CPI在2022年的预测(将2022年PCE和核心PCE预期各上调0.4个百分点,分别达到2.6%和2.7%),提出已经达到通胀目标,并宣布加速缩小资产购买规模,从2022年1月起缩减购债速度由每月150亿美元加快至每月300亿美元,并暗示在2022年加息三次。这表明2022年美国货币政策正快速转向鹰派、通过急刹车为经济降温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美联储在紧缩节奏上有可能会超出市场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过高的通胀率,不单是美国,还有很多国家已经坐不住了,今年已经有挪威、俄罗斯、波兰、英国等28个国家先后加息,欧盟也在缩减购债。

对大类资产配置的看法

中美两国的货币政策走向,会给各类资产投资带来很大影响,需要投资人密切注意。

股票

美股目前面临估值过高(尤其是科技类股票)、流动性收紧、全球增长放缓、企业盈利下滑(通胀、经济景气等因素)等不利因素,在美联储激进紧缩的情形下,美股估值将承受更大压力,面临调整风险,甚至遭遇盈利和估值双杀,建议投资人回避高估值股票。

这对A股也会产生一定影响,但考虑到中国经济基本面和央行资金面,A股市场更多是“以我为主”,可能走出独立行情,特别是新能源、双碳环保、半导体、消费、医药等高景气行业,以及专精特先进制造类企业,可重点关注。中金公司认为,长期来看中国股市仍然是结构层面机会多于指数层面机会,建议在未来3-6个月里适度超配中国股票,并在股票内部配置偏成长。

债券

升息对债券不利。假设票面100,发行时利率是1%,当市场利率来到3%,债券价格至少要跌到97,才能有3%利率。如果买的是十年到期债券,每一年利率差1%,债券价格就要跌10%。所以升息期间不适合买进债券,明年美国国债在加息前后可能会较弱。

至于中国国债,受美联储紧缩的影响比较有限(中美存在较大利差,且国债市场的外资持有比例仅占10%),过去十几年全球市场恐慌情绪升温之时,中国国债往往有不错表现,流出债市的外资规模也相对克制。由于国债具有的结构性吸引力,它的海外持有量不断上升,未来几年无论从主动投资还是被动配资的角度,海外都将继续增持国债。但投资人需要关注地产类信用债的风险。

通胀高企、美联储加息、流动性危机....... 2022年大类资产如何配置
大宗商品

中银证券认为,2022年上半年在美国基建计划落地和冬季能源需求较高的影响下,大宗商品价格表现更好,下半年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回落。平安证券认为在全球“类滞胀”格局蔓延深化的背景下,明年大宗商品应当关注有色、贵金属与农产品。中金也相对看好有色金属、能源品种和农产品在明年上半年的表现,对贵金属和黑色金属相对谨慎;下半年在大宗商品配置优先顺序,则上调贵金属,下调能源和农产品。

境外投资要做好风险控制

每当美联储进入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往往会推升美元,全球资金也要回流美国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导致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高度依赖美元信用债)面临资本外流、本币汇率贬值、国内风险资产价格下跌、本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负面冲击,严重时甚至引发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甚至金融危机。近期经历“股债汇三杀”的土耳其,就是一个例子,而东欧国家、阿根廷、巴西、南非等,也面临着较大风险。

美联储加息对中国的影响同样很大。目前中美两国的货币政策并不同步,美国处于加息通道,中国则采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12月20日,人民银行再次下调了1年期LPR利率(上次是去年4月份),虽然只下调了0.05个百分点,也体现了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加大对“逆周期调节”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出发点仍是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前提下,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有观点认为,2022年随着中美利差逐步缩小,以及美元指数延续强势行情(2022年预计美元指数或在92-102之间),国内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资本外流,人民币跨境汇率也会加剧波动,汇价短期内或走弱至6.5、6.6附近。2022年企业需要立足主业加强货币的风险管理,并建立更严格的财务纪律。当然也要看到,我国外储稳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保持稳定增加,而且明年我国外贸出口依然会很强劲,因此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币汇率过度贬值,人民币贬值压力相对可控。

另外,境内的金融机构以及财富人士,有大量的境外投融资活动和海外资产,仅海外的证券资产就有上万亿美元,其中既有股票也有债券,既有成熟市场的证券资产,也有新兴市场资产。在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全球金融市场可能加剧动荡的情况下,投资人要加强风险管控,尤其是海外融资比重比较大的,可能需要设计一些预案。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22652/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12月24日 下午5:54
下一篇 2021年12月24日 下午6:0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