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科技公司开始整合,谁将成为东南亚的BAT?

编者按:与中国或印度相比,东南亚的生态系统还很年轻,但在过去五年中已经变得相对成熟。像Grab,Gojek和Garena这样的独角兽正在快速发展,在金融科技,电子商务和物流等领域涌现出很多具备竞争力的初创公司。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东南亚会出现合并的趋势吗?

根据TechCrunch的采访,东南亚初创公司的合并已经出现了合并趋势,但并购仍然存在障碍,包括很少的买家和较小的市场规模,但这种合并趋势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加速。

在一次会议上,East Ventures的合伙人艾琳(Irene)谈到,整合是一种战略,特别是当Grab等较大的公司决定通过收购较小的参与者来扩展新服务时。她说:“多年来,由于成本原因,公司选择不这样做,但是这种想法在几年前就开始发生变化。”

2018年,Grab收购了Uber的东南亚业务,Grab的竞争对手Gojek甚至在几年内收购了13家初创公司,包括越南支付初创公司WePay和印尼销售平台Moka等。此外,Traveloka在2018年收购了三家竞争对手,而电子商务平台Tokopedia去年收购了Bridestory,这是它的第一个公开收购,目的是为了扩大到印尼的婚恋行业。

初创公司的整合,源于企业战投的活跃、开拓新市场的需求等

金门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贾斯汀·霍尔(Justin Hall)表示,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中,我们肯定会开始看到比过去十年更多的并购活动。

原因有以下四个:第一,企业战投正在网罗更多的初创企业,比如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亚洲区域性的独角兽公司,它们对战略的追求越来越高。

第二,十年前,东南亚区域启动了许多区域性的早期和机构性基金,为东南亚的初创生态系统奠定了基础。现在退出期将近,管理合伙人试图跟更多公司收购方、金融机构或其他资本来源洽谈退出策略。

第三,需要进入新市场的动力。东南亚由11个国家组成,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语言,基础设施和需求。霍尔说:“进入新市场非常困难,但对创始人和公司而言,溢价是他们可以同时在多个市场开展业务的证明,这将成为该地区收购的主要动力。” 这类合并可能是由具有经验和资金支持的新加坡或印尼公司带头的,特别是新加坡的公司,他们可能更倾向于将收购作为扩张战略。

第四,出于对资源的整合利用,以印度尼西亚的物流基础设施为例,如果要将货物从雅加达运到泗水,或从雅加达运到该国东部,需要使用不同的物流供应商。印度尼西亚既有国内供应商,也有区域供应商。为了使当地企业稳定的供应链,整合是必要的。将来的整合,有可能是有一家企业建立了完整的端对端网络,也有可能是两个不同垂直行业的公司一起合作。

东南亚并购也遇到很多阻碍

合并取决于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竞争者的盛行,另一个是为这些收购提供资金的机构,但在某些垂直领域,我们还没有看到。

尽管一些东南亚公司正在接近可以进行收购的规模,但大多数公司仍未将收购作为增长动力。Alpha JWC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杰弗里·乔(Jefrey Joe)专注于投资印度尼西亚的早期公司,他说,“东南亚的创业生态系统正在朝整合的方向发展,但仍然在早期。尤其是在金融科技领域,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付款初创公司正在整合。另外,电子商务、物流和金融科技领域也将出现整合。

East Ventures的艾琳(Irene)认为,Grab和Gojek等较大的公司的收购帮助他们增加了更多的商家用户,同时也为他们的运营捕获了更多的数据。她认为Gojek对Moka的收购是以战略发展为目的的收购,考虑到他们处理的交易量和业务规模,这种收购是很自然的,金融服务是他们目前的业务核心。

谁将成为东南亚的BAT?

随着Grab,Gojek,Traveloka和Tokopedia等独角兽公司开始展现出收购或投资初创企业的兴趣,它们最终有可能扮演中国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和ByteDance等互联网巨头的角色。

Gojek和Grab都有自己的投资部门Go-Ventures和Grab Ventures。“他们正在通过收购战略扩大业务,” East Ventures的艾琳(Irene)说。“跟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投资规模不同,Gojek和Grab在以较小的规模进行投资。”

金门风投的霍尔说,中国和东南亚的区别在于融资环境,中国的发展速度是一个例外,涌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无论是技术还是金钱都是巨大的,更何况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如此之快。东南亚的发展速度不及中国有很多结构性原因。但归根结底,未来预期Gojek将扮演腾讯未来的角色,Grab将扮演ByteDance未来的角色……只是要到达那种程度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中国和东南亚各国的竞争程度也不同,前Groupon 印度尼西亚区域的首席运营官乔(Joe)说,“中国和印度的竞争水平非常高,当Groupon模式于2011年在中国启动时,有成百上千的公司(甚至数千家)试图做同样的事情。在印度这个数量也接近100。但在印尼最多只有20个。”中国初创企业激增的原因之一是被收购的机会水平,初创公司们知道BAT正在建设什么以及将要做什么,因此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会专注于这一特定领域,希望被收购。而这种心态需要时间在东南亚得到巩固,因为Grab,Gojek和其他独角兽尚未达到BAT的盈利水平,因此没有相同的购买力。

但东南亚除了独角兽以外,也有其他潜在的初创企业买家包括企业集团或金融机构。例如,印尼最大的两家银行Mandiri银行和Bank Rakyat Indonesia银行已投资或建立了与初创企业的合作伙伴关系。由新加坡电信(Singtel)部分拥有的印度尼西亚电信(Telkomsel)也是潜在的收购方。

可以肯定的是,并购活动将会加速进行,这些活动将通过为初创企业创造更多退出机会而对创新产生影响。霍尔表示,过去10年涌入东南亚的资金之多非同寻常。随着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入、不间断的退出,但是总体来说资本一直在涌入,将为东南亚带来更多的机会和人才。

海投全球认为,东南亚近十余年创新生态发展速度之快,使得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市场资金看中这片蓝海,加速的竞争趋势使资源整合优化的需求慢慢浮现,海投全球预期,东南亚的科技公司的整合趋势将在未来几年开始加速,但是否能出现如BAT一样的庞大生态圈,谁将成为东南亚的BAT,还未见分晓。海投新兴科技基金在今年内已投资三家东南亚金融科技公司,积极参与东南亚科技创新生态的建设,也希望能够投出未来东南亚的BAT。

资料来源:
The roadmap to startup consolidation in Southeast Asia is becoming clearer

The roadmap to startup consolidation in Southeast Asia is becoming clearer

版权所属:家族办公室 - Family Office Time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ott.top/archives/14953/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12月22日 上午11:05
下一篇 2020年12月22日 下午12:5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